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13)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15 2020-12-23 19:47:18

  喻绯一边咬着瓶口,视线很无聊的四处看了看,等了好一会儿,巷子口才传来动静。

  她隔着玻璃慢悠悠的喝完了瓶子里最后一口牛奶,刚准备甩着爪子出去近距离观下战,看看少年时期的闻述声是怎么打架的。

  然后啪叽一声。

  闻述声就被人摁进巷子路口边的脏水里了。

  喻绯:“……”

  她默默缩回了脚。

  五官皱成了一坨。

  怎么说呢,这个巷子路面的水常年累积,沉的都发黑了,多多少少有一股异味弥散,削瘦冷白的少年被突如其来的力道抡进脏水里的一瞬间,喻绯着实嫌弃的往后躲了一下。

  好可怜。

  她同情的看了对方两秒。

  然后又恶魔的露出一个漂亮的笑。

  但是好爽。

  她苍蝇腿似的搓了搓手,打算缩在自己的小角落里默默再看会儿,于心不忍的系统默默拉响了小红灯。

  【嘀——检测到男主生命体征弱,请宿主不要再吃瓜看戏了!快去救人!】

  喻绯捏紧了拳头:“……”

  去你妈的。

  就不能让我多看一会儿吗。

  她拍拍手,一只脚迈出去,视线轻飘飘的一瞥,就看见人群中间,少年面无表情的阖了眼。

  疼痛顺着四肢蔓延,阴森的巷子里,冰冷渗人的温度缠绕着湿冷肮脏的水,少年修长的指节沾染泥垢,齿尖咬着苍白纤薄的唇瓣,几乎要印出血迹。

  就这样吧。

  少年蜷着身子,自暴自弃的想。

  这种情况不是一两次了,他也曾经试图反抗过,可他不行。他身上顶着闻氏养子的名头,一举一动都会影响着闻氏集团,所以他不能有一丁点儿的反抗动作。

  否则那些丧心病狂的媒体会胡乱报道,将受害者与施暴者的身份对调,而那些自诩正义的键盘侠会义愤填膺的说。

  ——“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人言可畏。

  这四个字,闻述声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

  “拿奖学金很了不起吗,你家那么有钱,给个两三千让我们花花怎么了?”

  “成天仗着成绩好就趾高气扬,进这个学校的人最后不都出国留学了?成绩好有用吗。”

  “你自己算算,跟我们越哥都起了多少次冲突了?你有病就去精神病院待着啊,出来祸害什么人。”

  落在身上的力道混合着狗言狗语落在闻述声身上,少年麻木的咬着唇瓣,愣是没哼唧一声。

  喻绯不乐意了!

  她一拍巴掌,妈的这狗比话说的有道理啊!你有病就去精神病院待着啊!把爷一个心理健康的人整那儿去有啥用啊,爷能替你接受治疗吗!

  但她不能鼓掌。

  因为现在的闻述声看起来真的没什么求生欲望了。

  他眼睛一闭,表情坦荡的就像是在说——“来吧,打死我吧。”

  喻绯觉得自己磨爪嚯嚯可以上,可要是她再不出手相救,那可能在闻述声进精神病院之前,他得先进一次ICU(重症监护室)。

  于是她咳了一声。

  在这个静谧的环境,喻绯的一声轻咳显得尤为清晰。

  “……”

  “……”

  刹那安静。

  女生老神在在的背着手,舌尖抵了下腮帮子,缓慢从暗芒处迈步出来,纤细指尖相碰,姿态有点懒洋洋的拍了拍掌心的灰。

  她的视线一寸一寸的从对方脸上扫过。

  然后“啧”了一声,唇瓣微张:

  “照目前这个情况来看,他还没被打死纯属是因为你们话多。”

  女生微冷的声音里掺了些掩饰不住的软,吓的巷边围着搞事的少年着实震惊了一下,喻绯晃着两条白生生的细腿走出来,神色是与声音对不上的冷淡。

  闻述声缩了下指尖。

  眼皮子太沉,他掀不开。

  他看不见少女的身形,但他能听见女生的声音——听起来是个不怕事儿的主,而且这嘴还挺、挺厉害的。

  “就我刚才搁这儿听了这么一会儿你们都毫无发现,但凡我掏出手机报个警,你们跑得掉吗?一个都跑不掉。”

  “你们要是实在无聊的话找个牢坐吧,真的。实在不行人生重来算了,反正都活了十几年都没见你们长个能用的脑子出来。”

  小姑娘吊儿郎当的,甚至都开始活动手腕足踝关节准备动手了。好歹下来做任务之前也算是天界最厉害的神仙之一,要是连这么点人都打不过,她这祗月的名号不要也罢。

  毕竟好久没动手了。

  喻绯还觉得挺兴奋的。

  即使对方是好几个一米八的汉子,喻绯还是眨了眨眼睛,有一拳打三个的迷之期待。

  不过这场架还没开始打。

  警察叔叔就一溜烟的窜进这个小巷子,把在场的这么几个人全都带走了。

  包括闻述声。

  **

  直到坐在警察局冰凉的小板凳上,和对面几个大高个面面相觑,喻绯还板着小脸,有点不太爽。

  少年小A与她对视良久,终于忍无可忍的开口:“是你报的警吧。”

  “报你妈个头,”喻绯一脸“是你有病还是你脑子不好使”的表情,舔了舔唇角,“如果是我报的警,你觉得我会跟你们坐一块儿吗。”

  少年小B非常不屑:“呵呵,刚才在巷子里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喻绯“嗤”一声,完全不把这些十几岁的小屁孩放在眼里:“我说啥了啊,我说你妈在火葬场上粘锅了吗?年纪小小不学好,学着别人玩儿霸凌你好像还挺嘚瑟。”

  身侧的冷淡修长少年耷拉着眼皮,浑身脏兮兮的,他后脑勺轻抵着墙,漆黑柔软的头发被泥水凝成一小撮一小撮的,下颚线条明晰冷白,虽然很狼狈,可侧脸依旧好看到不可思议。

  他神色痛苦的拧着眉,凸起的喉结上下滑动了好几下。

  分明还带着痂的指关节蜷着,死死的抓着衣角,看样子不舒服到了极致。

  浑浑噩噩之间。

  一双温软的小手似乎慢吞吞的覆上了自己冰凉的手背。

  “喂,闻述声?”

  ——

  《饲养反派少年时》纯属作者放飞自我之作,勿深究,书中观点不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深究并上升作者本人的杠精同志拖出去乱棍打打打打打死不解释

  

栖从

喻绯(冷酷):“你找个牢坐吧,真的。实在不行你人生重来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