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11)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27 2020-12-20 20:38:28

  仅仅只是回了个头的功夫,喻绯手上的火势便突然变得猛烈,火舌吻上她的指尖,她下意识松了手。

  “我操。”

  燃烧后的黑色灰烬落在了地板上,还剩点儿小火花在闪啊闪。

  喻绯恶狠狠的骂了一声,然后脚尖踩啊踩,看着光点彻底灭下去,才一仰脑袋,看向闻述声。

  那声低声低气的“我操”本应该对着这装神弄鬼的狗比男人说的。

  在这儿待着又不开房间的灯,还躲在黑暗里,与夜色融为一体。

  喻绯勉强抽了抽唇角,露出一个敷衍到极致的笑,白莲花到极致的开口关心他:“闻哥哥,你在这儿抽烟不热啊?”

  #你热不热与我无瓜但是你吓到我那就是你该死了#

  #有火不能发好憋屈#

  喻绯:ㅍ_ㅍ

  太可气了。

  好在闻述声只是凝眸盯了她一会儿,并没有闲心搭理她,指腹捻灭了烟,他便面无表情的在喻绯之前踏进房间。

  目睹全程的喻绯:“……”

  ???

  这狗比男人不嫌烫手吗。

  **

  闻家虽然比不上喻家,但家底也算不错,因此当喻绯在这个一室一厅一卫的房间里转了一圈,却发现只有一张床时,满脸忍不住挂满了问号。

  ?

  ??

  ???

  多埋汰啊这!

  一张床就算了。

  把沙发搬走的行为就过分了吧!!

  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老太太的心思压根藏不住,抱孙子的意图未免也太明显了点吧。

  喻绯略带审视的目光将闻述声上下打量一遍,然后小碎步往旁边挪了挪。

  一张床上睡事小,她吃亏可不行。

  于是她动作很麻利的在大床中间放了一排玩偶。

  并迅速占据了离门比较近的位置。

  然后盖好被子,一脸善解人意的看着神色不明的闻述声,眸子黑亮的像是只乖巧求表扬的猫咪。

  整齐笔直的首席执行官默默盯了她一会儿,随后扯了扯绷直的唇角:

  “不是刚才还把离婚协议书烧了?”

  “喻绯。”

  “你到底在搞什么?”

  语气挺嘲讽的。

  喻绯被这家伙莫名其妙的态度整的一懵,再回过神来时,面前挺拔的身姿便消失不见,屋内很安静,静的只有稀里哗啦的水声。

  “……”

  她决定不跟他计较。

  虽然现在她确实不打算跟他离婚了,但这并不影响她要和这个蛇精病相敬如冰。

  闻述声这个老狗比都直接把原主搞进精神病院了。

  狗系统还给她发布这么难为人的任务。

  她挺不爽的。

  并决定回去就申请换一个不会出幺蛾子的系统!

  **

  夜深了。

  “相敬如冰”的闻述声规规矩矩的占据着自己的地方。

  喻绯伸出恶魔之爪,不远几十厘米,越过玩偶山,一脑袋猛往闻述声怀里钻。

  起初还只是试探。

  后来察觉到闻述声跟睡死了似的毫无反应,某个偷偷摸摸的贼才毫无顾忌的上下其手。

  刚还打算相敬如冰的喻某人一本正经,并不觉得脸疼。

  安静了一两秒。

  喻绯缓缓闭上眼。

  脑海里响起系统温柔细心的一步步指导,听起来一板一眼的。

  喻绯在晃神之间想,这狗系统,大概是在念稿子。

  【请注意,宿主已进入闻述声少年时期——】

  【宿主切记,不要在梦境中暴露身份,否则您将被强制退出,并清除男主记忆,一切重来】

  喻绯:“……”

  狗东西。

  这个任务很坑的一点,就是她只能在闻述声睡着的时候偷摸的与他有肢体接触,才能通过他进入梦境通道,从而回到他的少年时期。

  面前视线恍惚一瞬,再定下眼,自己便已踏上教学楼惯用的大理石台阶。

  身上是规规矩矩的校服,妥帖穿好。她稍稍侧了下头,看见消防栓镜面映出的自己——一丝不苟的束着马尾,肤白貌美,看上去像极了乖乖女。

  喻绯极为不屑的“嗤”了一声。

  谁要当乖乖女喔。

  随后大喇喇的挽起校服袖子,将拉链拉开,披肩的小卷发被她解开束缚,顺便拆了个棒棒糖放嘴里叼着,略微痞气的才继续踩着楼梯上去。

  高二七班。

  她仰头看了眼班牌,然后跟着模糊的记忆进去,找到自己的座位。

  出乎意料的。

  上面又脏又乱,有人用口红在桌面上写下触目惊心的几个字:

  “一中败类!!!”

  “……”喻绯皙白的指腹蹭下未干的口红印记,捻了捻,放在鼻尖下嗅了嗅。

  班上鸦雀无声。

  一部分人是因为喻绯今天着实不像喻绯,一部分人是想看热闹,再有一部分人,就是看到喻绯今天居然没有看着桌子默默掉眼泪,而感到十分震惊和好奇。

  “干嘛呢这是?”

  当事人喻绯修长的指尖轻轻敲了敲桌面,咬着糖,轻松的勾出一抹笑。

  “桌子上的字是谁他妈给老子写上的?”

  软糯的音调,尾音却上扬,听上去张狂又肆意,毫无忌惮。

  “用着这么劣质的口红,也好意思说老子是一中败类?”

  “有时间整这些我小学时候就不玩儿的low比手段,不如多回火葬场找找你们粘锅的亲妈整点创新的高中生手段?”

  语毕,喻绯冷淡锋锐的视线在班上环视一圈,根据墙上的课程表随意抽了几本书出来,径直走向最后一排坐下。

  多说无益。

  看班上这群人的反应,也知道敢搞这事儿的姑娘伢不在这个班了。

  否则按照她刚才欠儿了吧唧的语气。

  对方早就该摁不住了。

  “……”

  喻绯早上的事迹很快就在高二年级流传开,临近放学,女生吊儿郎当的将修长笔直的长腿翘在桌子上,身子往后仰,脸上还盖着本书。

  ——颠覆般的变化。

  她没安静一会儿,讲台上的老师就见不得这副架势,一个粉笔头砸过来,把她抓上来做题。

  这道题在试卷上一般都放在最后,分为一二三四问,数据冗杂,计算方式繁复。

  这就叫存心刁难了。

  喻绯一脸肯定的点点头。

  然后大致扫了眼黑板上看起来乱七八糟的题目,挺纯良的侧了个头。

  纤白细嫩的小手指着某个写的很潦草的数据。

  非常好心的提醒:

  “老师,单位不对。”

  

栖从

火舌吻上喻绯的指尖,喻绯卒   本位面完结!【开玩笑】   强大的闻哥没想到   他现在觉得喻绯像猫   下个位面自己就变成了猫   人生嘛   追求的就是一个刺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