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10)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31 2020-12-19 17:26:32

  她觉得对方问了句废话。

  离婚还能是因为什么,不就是最近手头紧了想分你点家产吗。

  喻绯真情实感的翻了个白眼,面上却垂着眼睛,像个纯良无辜的小白花,有一种“我委屈但是我不哭哥哥开心就好”的端庄做作,捏着嗓子,顺便颤颤巍巍的翘起兰花指:“唔……我知道哥哥和我结婚之后过的并不开心,作为一个真心爱你的人,我愿意离开你,希望你能够开心一点。”

  呕。

  喻绯抖了下唇角。

  这个语气着实有亿点点令人窒息。

  豪门世家向来没有什么真感情,与利益关联上之后,即使是一开始鉴定无比信誓旦旦的那句——“我们真心相爱,无关钱财。”都会在潜移默化的变味,显得尤其可笑。

  喻绯向来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就算这是她快穿任务的一个世界,就算原主的意志对她来说有一定牵制,那她也不会委屈自己。

  这婚她必离。

  离了就去搞事业!

  事业搞到手,小白脸还怕没有吗!

  **

  这是个简单的家宴,闻奶奶上年纪了,不喜欢热闹,因此并没有大办的打算,坐落于山林的别墅灯火通明,闻述声立于紧闭的门前,意味不明的抿了下唇瓣。

  瞳底无波无澜,平静的没有半点风浪。

  表情甚至还有点压抑。

  喻绯眨眨眼,看了眼似乎不太愿意进去的闻述声,又看了看紧闭的门。

  她觉得哪里有点怪怪的。

  但并没有多想。

  “吱呀”一声,门便被推开了。

  里面没多少人,基本上都是闻家的直系亲戚,闻奶奶精气神挺好的坐在沙发上,面带笑容的与其他人交谈。

  非常温馨的画面。

  不过这点温馨只持续到了闻述声进门。

  “奶奶。”

  闻述声挺礼貌的低了下身子。

  闻奶奶:“哼。”

  周围都像是看热闹似的,没有人搭理她这位小准离婚夫。

  喻绯觉得挺新奇的勾了勾笑。

  哦豁。

  看来在闻家,闻述声的日子不太好过啊。

  喻绯抑制住疯狂上扬的嘴角,也跟着喊了句“奶奶”,然后手指一摸,就跟变魔术似的,摸出了一个檀木盒。

  里面是个翡翠手镯,质地细润,翠绿和深绿均具有透明感,如山涧清泉,抛光面细腻、光滑,呈带油脂的强玻璃光泽。简而言之,这手镯很贵,翡翠质地上佳。

  闻奶奶一见她就笑逐颜开,面对喻绯送来的礼物,更是爱不释手,她拉着小喻同志说了很多话,小喻同志则面带笑容,官方的回答了她的废话。

  而闻述声淡然站在那儿,就像是个外人。

  分明距离不过两三米,她却觉得闻述声离得很远。

  “……”

  人齐后,晚宴很快开始。

  晚宴后,喻绯被闻奶奶拽去书房,而在她离开的一瞬间,她听见一个傲慢的男声,音调很大的命令闻述声。

  喻绯:“……”

  她的指尖攥了一下。

  摸到包里离婚协议书的边页,冷的她颤了一下。

  “咔。”书房门被关上。

  “叮。”好久没见的系统风尘仆仆的在她坐下时敲响警钟。

  “宿主宿主,”系统奶声奶气的小声逼叨,语气又很严肃,“任务米有完成,你不可以离婚不可以离婚!”

  “你如果和他离婚,闻述声会彻底进入人生下坡路,之后无论是面对任何问题,他的手段都会很可怖!日后的压力病痛叠加,他最多只有五年可活哒。”

  【下面副线任务发布——】

  【回到任务目标少年时期,治愈闻述声,并与他消除误会,给他一个温暖的家。】

  喻绯眉眼一抽:“你有病。”

  根据她脑海里来自原主的记忆,喻绯先入为主的觉得闻述声就是个蛇精病,还亲手把一个花季少女送进了精神病院,并让她吃药吃到灵魂升天。

  这样的狗比男人。

  瘪犊子系统居然说他们存在误会?

  还让她给那个蛇精病一个家?

  还得治愈他!

  那谁来治愈一下可怜弱小又无助的我啊!

  喻绯攥紧了拳头,面色恶狠狠的。

  可怜的小系统缩在角落不敢说话。

  呜呜呜它命好苦……

  别人的宿主——就算是堕神!都没有这么难搞的!

  小系统鼓了鼓腮帮子,然后眨着泪眼汪汪的眼睛,摁下了对话键:

  “你可不能乱来!干扰快穿世界的平衡定律,你是会受很严重的惩罚的!”

  喻绯:“……”

  小系统强调:“你会遭雷劈的!”

  喻绯决定回去就把离婚协议书撕掉。

  **

  长辈将小辈拖进书房说悄悄话无非就是要孩子的破事,喻绯表面上微笑点头应承,内心却毫无波澜。

  闻奶奶:“绯绯啊,你和述声也结婚挺久了,他对你好不好啊?他要是对你不好你现在就跟奶奶说,奶奶替你收拾他!”

  喻绯:“没有,他对我很好的。”

  好到直接给爷整去精神病院了。

  感动的爷成天半夜爬墙去蹦迪。

  闻奶奶:“那就好,述声这孩子自小不在我们身边长大,转眼也成家了,奶奶现在也老了,你和述声……有没有打算什么时候要个宝宝啊?”

  喻绯表面上依旧温柔大方,回答的很得体:“在考虑了。”

  考虑个屁。

  别说孩子了。

  她连过程都不会跟他走的。

  她喻绯就把话放这儿!在这个位面结束前,但凡她对闻述声起了一丁点儿歹念!她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喻绯纤细的十指交握,搭在小腹前,作里作气的点点头,一派温婉居家的好架势。

  等到好不容易应付完闻家的奶奶,喻绯从书房出去,回到闻奶奶给她准备的房间里,背靠着墙,才缓缓叹了口气。

  落地窗大敞。

  室外一片漆黑。

  喻绯从包里掏出那份双方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纠结的瞅了一会儿。

  最后熟练的摸出打火机,走上阳台,点燃了离婚协议书的一角。

  “……”

  火舌迅速卷上来,漆黑中,唯有喻绯平静的脸被火光映衬,光影明灭。

  “在烧什么?”

  风过,阴沉的角落,一道挺拔的修长身姿融在黑暗里,指间夹着的星点火星烟雾缭绕。

  闻述声懒散的倚着墙。

  视线淡淡的投过来。

  

栖从

我:你也配称是花季少女吗   喻绯:不听,女孩子就算是八十岁那也是花季少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