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9)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22 2020-12-16 01:03:16

  闻家的权势其实还没有原主家里的权势来的大,于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喻家非常理直气壮的瞧不起闻家,更瞧不起闻述声。但喻绯不受宠,也没什么存在感,既然闻家要联姻,那就联咯。

  喻绯表面笑嘻嘻,内心被气到七窍冒烟。

  但凡原主不那么恋爱脑,稍微擦亮点她这双干净的眼睛。

  专注搞事业。

  她都不至于被搞到精神病院,最后落个英年成傻子的下场。

  穿着小白裙的女人依旧保持着面上的单纯无辜,垂在腿边的手攥紧,暗搓搓的想把他的脑袋摁在车窗上摩擦。

  **

  车窗外,敞亮的天光逐渐黯淡,深沉的色泽自天边向内晕染,路灯亮起,染着人造光的景物飞速往后退,喻绯的小脑袋困的跟小鸡啄米似的,一点一点的,微微蹭着对方的肩。

  闻述声:“……”

  他的神情不太好。

  但到底没将人推开。

  晚上八点多,闻家的车停在了半山腰,闻老人家尤其喜欢僻静的地方,于是有一段路,他们得徒步走过去。

  喻绯自车刚停下就清醒了,环视一周打量环境,倒是没什么犹豫,推开车门就迈步下去,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像是个吃干抹净就拍拍屁股拔吊无情的渣男。

  “夫人。”

  瞧着自家闻总着实不太好却又明摆着隐忍的脸色,再看看健步如飞的夫人,一贯充当和事佬角色的司机兼助理终于出声喊住喻绯。

  女人回了个头:“?”

  “天晚了,里面蚊虫很多,挺暗的了,安全起见,还是让闻总跟您一起吧。”

  见鬼了吧这是。

  小喻皱起漂亮的眉,漆黑潋滟的眼睛转了一下,随后往后退了一大步,勾着唇笑:“哎呀,闻哥哥工作一天辛苦啦,我怎么舍得让闻哥哥继续耗费精力照顾我呢~”

  呸。

  就这还安全起见。

  为了她的安全,她应该离闻述声远点才对吧。

  这里黑灯瞎火的,又是个僻静的地方,这要是出点什么事儿,那多好下手啊。

  他要是一时之间脑子出毛病了,抬手就给她推下去了咋整。

  ……噫。

  喻绯搓了搓爪子,一脸“我才懒得搭理你”的不屑表情,并很惜命且诚实的往旁边挪一步,再挪一步。

  “她闹脾气了。”

  于司机对喻绯今日反常产生的疑惑,闻述声只轻瞥一眼,态度挺随意的开口淡声解释,之后便冷着神色,迈开长腿,跟上喻绯的身影。

  司机摸了摸鼻梁:“……”

  想了想,他还是不放心,对着两个人的身形苦口婆心的喊了一句:“年轻人耗子尾汁,有矛盾要及时解决啊——”

  话音落地。

  司机转头就掏出手机,啪啪的就给闻老太太编辑了条消息发出去。

  **

  喻绯的白眼要翻到天边去了。

  闻述声人高腿长,刚好一六五的喻绯自然没办法与之抗衡,他平静淡然的走在她身侧,不咸不淡的始终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

  空气中细戈漂浮。

  鼻尖萦来清浅好闻的淡冷香气。

  这味儿喻绯很熟,宝格x品牌下大吉岭茶的味道,这款的市价并不贵,她还买了两瓶在家放着,小喻和小宋,整整齐齐的人手一瓶。

  大吉岭茶是款男士香水,出现在闻述声身上其实并不稀奇,但巧就巧在这儿——在他的身上,除了大吉岭茶的味道之外,还有一种不属于他的甜腻香气。

  女人不着痕迹的往他那边移了两步。

  然后吸了吸鼻子。

  沉默片刻,就阴阳怪气的开口:

  “闻哥哥今天工作辛苦啦,身上的香水味很好闻喔,你看看方不方便转头替我找那个妹妹要一下香水的链接呀~”

  “……”

  闻述声沉了脸,抬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不想解释,却又不得不耐下性子解释:“这是你自己身上的味道。”

  喻绯:“……”你放屁。

  她差点跳起来跟他掰扯。

  但喻绯猝不及防伸手抓住闻述声的胳膊,像小狗似的凑过来嗅,嗅嗅他,再嗅嗅自己。

  然后很嘴硬的将脑袋一偏:“呵,年轻人不拘小节,Who care。”

  她昂首挺胸大步往前走,然后被身后的男人皱着眉,伸手牵回来。

  喻绯睁大了眼睛:“不好吧这,小闻同志,我们都已经是未离婚夫妇了,再这么光明正大的吃我豆腐,你不怕我报警?”

  “我有事和你说。”

  看得出来其实闻述声并不太想搭理她,神色甚至有些冷淡的麻木,闻氏首席执行官低垂眼睫,掌心覆上女人柔软细嫩的手。

  喻绯愣了一下。

  闻家虽然比喻家垃圾,但好歹也不差钱,闻述声自小生活在家大业大的闻家,按道理来说,他的掌心不至于这么粗糙。

  还能摸到茧。

  她下意识多摸了几把。

  对方骨骼分明的长指顿了顿,回过神来后,便警告似的轻轻蹭了蹭她的手背。

  清隽漂亮的侧脸微微靠近。

  “离婚的事情,”他低声道,“先缓缓吧。”

  “?”

  喻绯突然警惕。

  你们有钱人不是最讲究诚信了吗。

  这临阵变卦难道是她没听说过的什么商业手段吗。

  喻绯觉得很不可思议,但她又不好意思表示的太迫切。

  怎么说也是个为了闻述声而花费了好几年青春的姑娘伢,她总不能表现的太过于离谱吧。

  崩人设和拆人设。

  还是有所区别的吧!

  于是她忍了忍,微微侧过脸,视线淡然的扫过路边的监控,笑嘻嘻道:

  “怎么了呀,闻哥哥,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是的,没错,她很急。

  装不下去了,她需要迫切的知道答案。

  闻述声这种行为,就跟占着茅坑不拉屎的恶劣程度可有得一拼。

  “为什么突然想和我离婚,嗯?”

  男人的声线清淡而低磁,清晰沉稳的说完后,两瓣温软的唇捎着湿润的气息平稳的俯过来,他漆黑冷淡的瞳微微闪了下,声音在这片僻静之处便显得尤为明晰。

  就像是风过穿林,万籁俱寂,世界倏尔只剩下他和她。

  ——亦如原主风声鹤唳的青春。

  喻绯不着痕迹的往旁边偏了下头,忽然挺危险的眯了眯眸。

  

栖从

晚安   我成年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