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8)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79 2020-12-06 23:37:56

  Liz自家就挺有钱的,一般新品发布会的承办自然不会肥水流入外人田,但这次工作室难得打开市场,向整个行业抛出橄榄枝,各大公司挤破了脑袋,结果没一个能干得过卑鄙的延栖集团。

  本来他们觉得,这次Liz和延栖的合作稳了。

  可最后当工作室最后在微博上公布此次发布会的官方赞助名单时,原本觉得延栖必赢的吃瓜群众同时陷入了沉默。

  宋银姝也很沉默。

  “喻绯,”她满眼复杂的看着在沙发上傻狗似的晃悠着纤细长腿的女人,“你和Liz是不是有什么不可描述的关系,你知道这次她新品发布会的两个承办商,分别是谁吗?”

  后者拽下了脸上盖着的书。

  神情非常鄙夷。

  “小宋同志,我看起来很像断网少女吗?”

  宋银姝:“?这是重点吗。”

  这狗女人知道她从闻述声的手里抢下了一个合作机会吗?

  很明显。

  喻绯知道,但并不在意。

  她做事从不看情面,自她接管了这具身体,拥有了原主的记忆开始,喻绯就决定要离这个真蛇精病远一点了。

  别说一个合作案了,她连家产都想跟他争一争。

  一个目光长远的女人可不能被这些儿女情长束住手脚。

  她喻绯。

  可是注定要成为富婆的女人。

  **

  与此同时。

  相比陈渊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反应,年轻的集团首席执行官要淡定平静的多。

  对方抬着纤长的眼睫,深沉的瞳底未起半分波澜,凉稳的视线自陈渊的面上离开,薄软好看的唇瓣微微抿了抿,修长的指节轻轻叩响了桌面。

  “给夫人打个电话。”

  与Liz的合作他确实很看重,但只要能与Liz合作上,是不是独家承办商,对偌大的延栖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影响。

  更何况——

  年轻的首席执行官随意扫了眼屏幕上Liz工作室的官方微博。

  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而已。

  能掀起什么大风浪。

  闻述声不紧不慢的起身,雪白衬衫妥帖而干净,墨黑的西装裤裹着对方笔直的长腿,衣袖微捋,挽至臂弯,露出一截流畅又富有张力的小臂线条。

  他的眉眼是一贯的淡。

  陈渊觉得自己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闻述声,你吃错药了?你没事儿给喻绯打什么电话?”

  “……”

  他连个眼神都没瞥过来。

  就好像懒得应付他。

  闻述声不关心喻绯,即使外面的人觉得他和喻绯的爱情有多令人艳羡——但年轻的执行官并不这么觉得,否则他不会对于喻绯逃出城南医院的事情不闻不问。

  对他来说,只要喻绯活着。

  以及还能被他联系到。

  不影响他的人设。

  那就没有任何值得担心的地方。

  人心,感情;他自小就不相信,从来没体会过来自名为温暖的情感,他便也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所谓的。

  **

  车缓缓停在城南医院门口。

  为了方便,喻绯就和闻述声直接约在了医院的北门,她知道闻述声对于原主的不在意,但也知道原主到底对他有多深情。

  就像不过是一个简单的摁下车窗的动作。

  一个清隽明晰的侧脸线条。

  以及对方平缓冷淡的视线。

  喻绯就觉得,自己的耳根子一阵滚烫。

  “……”

  她很明智的没有坐副驾驶的位置,而是爬上了后排,两个人自见面便没有开口说话,车内陷入一阵别扭而又冲突的低气压。

  她穿着原主习惯的小白裙,老老实实的端坐着,暂时不想没趣的作死。

  前排的助理开口于闻述声汇报晚上的行程,喻绯被吸引了注意,一边悄悄的挪着耳朵过来听,一边挺严肃的点头。

  淡漠的对方抿着唇线,冷沉的视线瞥过来,神色匿于阴影,晦暗不明。

  “……”

  前排的司机兼助理有一丢丢不习惯,通过车里的后视镜,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平常的夫人一上车就会叽叽喳喳,纯净快乐的就像只小蝴蝶扑进来,围着先生说很多的话。

  而今天。

  似乎有些安静过头了。

  “看什么。”

  后排的闻述声交叠着修长的双腿,身子往后微微的靠,好看的长指骨节分明。对方微低着眼,安静的翻看着手中的一份资料。

  路途很远,老年人嘛,一般都喜静,闻奶奶的老宅于是就安置在了挺有名的一处别墅区,车子一路疾驰,窗外的景色飞速倒退。

  喻绯很无聊。

  她觉得自己需要给自己找点乐子,不然等会儿会坐到屁股痛。

  就在这时。

  前方发生的追尾事件堵了一小段路,司机看了眼导航,掌心“chua”的打了个方向盘,车子一个急转弯,喻绯一个没坐稳,晃了会儿神。

  下一秒。

  闻述声就这么伏在了她耳侧。

  女生反应过来时,首席执行官的指节还搭在对方纤细柔软的腰肢上,呼吸间,是她身上特有的暖淡香气。

  “……大哥。”

  喻绯特无语的抬头看他。

  然后脑子一抽,接着开口:

  “你想投怀送抱啊?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闻述声:“……”

  他静默的收回手,淡棕色的视线移开,压了压眼睑,冷着压低声音:“喻绯,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虽然闻述声人挺狗的,但不得不说上帝给了这狗比优秀的外貌条件,他缓缓眯了眯眼睛,喻绯便有一种压迫感缓慢涌过来。

  “就按照书面文件来呀,闻哥哥,我这么喜欢你,我怎么舍得看你失去一丁点儿东西呢。”

  闻述声的呼吸沉了沉。

  又在说屁话了。

  舍不得看他失去,却想离开他。

  喻绯的嘴里,还有什么可信的话么。

  她知道对方说的是离婚的事情,在外人眼里,她喻绯有钱,嫁入豪门,还有一个特别特别爱她的老公。权,势,她都不缺,似乎只要是她想要的,闻家都给得起。

  可她并不想要这些。

  闻家给得起的东西,她都不要。

  她最想要的,恰恰就是闻家给不起,也最缺失的东西。

  ——

  ——

  ——

  晚安,章节末尾求个五星推荐票评论呀

  孩子想冲个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