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6)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80 2020-12-02 23:28:24

  闻述声纤长的眼睫微微阖了阖,遮住没什么情绪的墨深瞳孔,优越的下颚线条冷白流畅,随着他向后靠的动作,显得略微有些紧绷,凸起的喉结滑了下。

  陈渊究竟是个什么语气,他听得出来。

  喻绯于他就是个小尾巴,自高中开始,她就一直在他身边转悠来转悠去,穿着一袭小白裙,黏人的就像是个萨摩耶转世。

  闻述声捏了捏眉心,抬手合上电脑。

  平淡深沉的视线落在一旁的EMS文件信封上。

  随后眉头一皱,修长的指尖随意一揉,将其扔进了黑漆色办公桌边的垃圾桶里。

  冷笑一声。

  这家伙又在医院里整什么幺蛾子?

  *

  丽岛漫城。

  悠哉吃着哈密瓜的喻绯第28次拿起手机。

  看着干干净净的微信界面陷入沉思。

  菜鸟裹裹显示文件于今日上午11:16就被签收了,闻述声这人怎么回事儿啊,签完离婚协议都不需要告知她一声的吗。

  霸总难道都这样?有了离婚协议之后,离个婚都不用去民政局的?

  喻绯皱着眉头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主动给他发个消息,提醒一下。

  “《婚姻登记条例》第十条,内地居民自愿离婚的,男女双方应当共同到一方当事人常住户口所在地的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离婚登记。闻总,划重点,男、女、双、方,共、同。”

  发完消息之后,喻绯略微有些期待的搓了搓指尖,转身进了浴室。

  她喻绯真是这么好心的人?

  不,她只是怕闻述声进局子之后,那些可观的遗产易了主。

  “……”难得冒个泡的系统抬着白嫩嫩的爪子趴在墙边,似乎没想到她真能这么干脆利落的寄出离婚协议,奶声奶气的弱弱提醒:“漂亮宿主,你好像有一点点崩人设喔……”

  原主对闻述声深情不移,自十六岁开始,她就一颗心扑在对方身上,喜欢他喜欢的人尽皆知。

  她好不容易嫁给闻述声。

  绝对不会同意喻绯离婚的。

  但这是个什么情况,宿主的行为不会被原主影响吗?

  这也太离谱了!

  这不是它所熟知的套路!!!

  “?”啥也不知道的喻绯关上浴室门,诡异的沉默的一下,回想自己开始快穿之前,在凡间历劫时曾看过的快穿类文,眸光闪了闪,随后张了张唇,挺认真的问它,“会有惩罚吗?”

  这个问题问得好。

  系统认真的翻了一下第十八届快穿系统学员手册,然后用一种极其不确定的语气,试探性的回复这个略强的宿主:

  “按道理来说,为了让您适应一下快穿生活,第一个位面基本上都是试水位面,不会有太针对性的任务,也不会有太多的束缚,所以这个位面崩人设,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喔……”

  喻绯没什么感情的打开淋浴:“好的。”

  随后。

  毫无防备的,系统觉得自己的世界突然就黑了。

  被强制屏蔽的系统:“……”

  垂在身侧的奶白小拳头攥紧了。

  但想起主神留下的嘱托,小团子又丧气的低下了小脑袋。

  这位宿主是个大佬,可不是它能打得过的。

  要是真激怒了这位堕落的神祗,喻绯一抬手,它这一尾漂亮的翎毛可就没有了。

  系统心酸的摸了摸自己的长尾。

  喔。

  天呐。

  **

  闻述声开完会,迈着长腿自会议室踏出来,掌心的手机振动了一下,他低眸扫了一眼。

  屏幕上除了广告,还有十几分钟前,来自喻绯的一条微信。

  “离婚”一词入眼,闻述声静了片刻,沉冷的视线偏移,没再说话。

  随后阖上会议室的门,首席执行官从容而冷淡的吩咐秘书:“联系一下城南医院,询问一下我夫人的近况。”

  表情是一如既往的淡漠,看不出具体情绪。

  秘书习以为常的拿起听筒,态度挺恭敬:“好的闻总。”

  但这一次,闻述声的耐心似乎出奇的好,修长笔挺的执行官静静立在落地窗边,瞳孔如墨色晕染,冷淡垂下眼睫。

  秘书偷偷瞄了他一眼,随后很识趣的摁了公放。

  那边接电话的动作倒是快。

  属于延栖集团的号码于那边来说再熟悉不过,电话一接通,那边人甚至来不及说出那个“喂”。

  秘书就直截了当的开了口:

  “我们夫人最近情况怎么样,一日三餐有认真在吃吗?”

  对面的回答滴水不漏:“夫人一切正常,现在在窗户边趴着晒太阳呢。”

  这确实是她常干的事情。

  秘书应了一声,并不觉得有问题。

  首席执行官修韧的指尖挽起一截雪白妥帖的衬衫袖口,清清冷冷的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深潭般深静的眼里却没半分笑意。

  “叫她过来跟我说句话。”

  如果她真有这么安分的呆在病院,又怎么会真老老实实的在寄件人那一栏填上城南医院的地址?

  人是他送进去的,喻绯住进去之后,连带着医院的整个环境都来了个大升级,他们的胆子倒是大,喻绯从医院跑出去了,都敢不告诉他?

  公司座机还静躺在那儿,对面安静的像是把电话挂了。

  “……”

  喻绯入住一年多了,这还是闻总第一次要求与她对话。

  很明显,他们打算糊弄过去。

  他们说,夫人在半个小时前趴在窗边睡着了——但十几分钟前,喻绯才给他发了微信。

  这家伙能耐倒是大。

  闻述声眉头微蹙,没再继续听对方胡扯,转身,直接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苍白的长指探入桌边的垃圾桶中,拾起方才被随意丢进去的文件,似是丝毫不嫌弃。

  拆开。

  首行的五个字加粗加黑,尤其吸睛。

  ——“离婚协议书”

  视线往下偏移,“女方签名”那一栏里,清秀又略微张狂的字迹安静的摆在那儿。

  年轻的首席执行官忽然抿紧了唇。

  他低咳了一声,打开与喻绯的微信聊天对话框,敲下了结婚几年来所说的第一句人话。

  “你想好了么。”

  喻绯:“想好了。”

  回消息的速度快到她好像一直在盼着他回她微信似的。

  闻述声:“……”

  闻述声:“这周奶奶七十大寿,我来接你。”

  那边短暂的沉默的一会儿。

  一分钟后,喻绯似乎很愉悦又挺为难的回复他:

  ——“你是打算把离婚证当贺礼送给奶奶吗?”

  

栖从

嘿嘿,嘿嘿嘿嘿嘿   《婚姻登记条例》第十条,内地居民自愿离婚的,男女双方应当共同到一方当事人常住户口所在地的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离婚登记。中国公民同外国人在中国内地自愿离婚的,内地居民同香港居民、澳门居民、台湾居民、华侨在中国内地自愿离婚的,男女双方应当共同到内地居民常住户口所在地的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离婚登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