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4)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172 2020-11-30 08:54:31

  喻绯深深皱起眉。

  大、事、不、妙。

  在这个地方碰到这个真·蛇精病·狗比,只会有两个下场。

  1.干一架,然后被送回去。

  2.被送回去,然后加大药的剂量,再然后她人迟早就没了。

  这两个下场,喻绯当然都不想要。

  保住自由就在一瞬间,喻绯来不及思考一整套完整的对策,坐在闻述声腿上的姿势甚至都来不及改变。

  短暂的一瞬过后。

  她的眼睛一亮,立刻切换成了小白花模式,柔柔弱弱的“哎呀~”一声,跟无骨似的,侧脸果断的靠上对方肩头。

  论“如何在酒吧撩汉被逮还能顺利而光明正大的溜走?”

  答,“唯有装醉。”

  “……”

  喻绯顿了顿,声音清浅又软,女人的呼吸略微显得凌乱,扑在他怀里,嘤嘤嘤的哭,“闻述声,你好凶啊,我好歹是你的遗产合法第一继承人,你为什么不能对我温柔一点嘤……”

  她一边说,脑袋一边往对方的颈窝里蹭,撒娇撒的非常自然。

  闻述声瞥她一眼,墨色的发丝散在额间,冷淡的瞳色轻微泛起了些波澜。

  他修长削白的长指随意搭在座位的靠背上,指尖轻轻扣了扣,语调懒倦的重复她的话,“……遗产合法第一继承人?”

  闻述声嗤笑了一声,觉得好笑,低沉的近似喃喃,“遗产合法第一继承人”自对方薄软的唇瓣吐出,入耳是明显的嘲讽意味。

  纸醉金迷的环境,绕的喻绯脑子也出现了短暂的空白,两秒过后,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什么,面上小白花似的表情出现了瞬间的龟裂:“……”

  !!!

  糟,酒后吐真言了!!!

  这狗比男人耳朵里是装了个过滤器吗。

  除了钱,其他啥也听不见!

  喻绯诡异的安静了两秒,再开口,就决定明智的绕过话题,眼睛一闭,就一脸“你在说啥我怎么听不懂”的表情,抱着他脖子的那只手力道收紧,周身萦着的浅淡香味愈发浓烈,女人发丝肆意张扬的披散于身后,纤长漂亮的眼睫微微颤了颤,而后抬起。

  看着闻述声的脸。

  深情款款又无厘头的来了一句:“我好爱你。”

  因为你个狗比虽然没良心也没脑子,但遗产的数目非常可观。

  闻述声:“……”

  闻述声:“?”

  他看起来像是脑子不好使么?

  她以为她这么说,他就会相信了?

  “真的,闻述声,我跟你说,你别不信,”喻绯在他怀里轻微的哼唧一声,鼻息炽热喷洒,尽数落在男人的脖颈间,“在爱你这件事上,我还真做了挺多的。”

  “爱?”喻绯话音刚落,闻述声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唇瓣上挑,轻浮而讽刺的弧度,“你喻绯,也配说爱?”

  喻绯:“……”他令堂的。

  我今天不编出几件感动华国的事迹。

  我喻绯这两个字就倒着写!

  她暗暗磨了磨牙。

  下一秒——

  “你还记得吗,闻述声?”

  “每天晚上我都会对你说,闻述声,你要是晚上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吧,我睡着了也接,可你一次都没有打过,”喻绯的眼尾微瞥,牵出略微黯淡的凉,语气拿捏着恰到好处的委屈,“一次也没有。”

  但凡你要是打过一次。

  就一次。

  你就会发现,其实你早就被我拉黑了。

  其实喻绯一直觉得这男的肯定是被她迷住了,毕竟按照一贯的小说套路,这狗比男的应该“浑身燥热”,“恨不得就地将她吃入腹中”,但闻述声面对她时一点反应也没有,不反抗,也不顺水推舟。

  就他吗跟看戏似的。

  这狗比样让她心里没底啊!

  喻绯心里略忐忑,但她没打算退缩,也没打算适可而止,毕竟她已经立下“今晚搞他”的Flag了。

  那这个Flag必须倒。

  没办法,命重要。

  女人抖了抖纤长卷翘的眼睫,被眼帘遮住的眸底流转微芒,她依旧伏在闻述声肩上,并不太老实的饰演一个酒后吐真言的深情款款小醉鬼。

  “闻述声。”

  她继续逼逼叨叨。

  “你没见过我在洗澡时因为你发来信息就擦干手秒回你的样子,你也没见过我在很困的时候,依然硬撑着和你说,等你睡了我再睡的样子……你从来就不关心我,也从来没有正眼瞧过我,我为你做了那么多,可你从来就没有看见过,从来都没有。”

  喻绯的语气低软又委屈,近似低喃,便更显语句中的真实性,旁边啃着哈密瓜的陈渊虽然听不见,但也被她这副精致又可怜的表情漂亮的心头一软。

  有一瞬间他觉得,闻述声真不是个东西。

  但喻绯不觉得自己委屈,她只觉得自己牛逼。

  因为以上事迹都是她编的。

  闻述声当然也不可能看见。

  因为这些事情她都没有做过。

  不过可能是喻绯与之前给他的形象反差太大,即使她身上没什么酒味,他却低了低眸,目光落在喻绯抿起的唇瓣上。

  虽然他没说话。

  但眼神中明显透露着一种“你喝醉了吐我身上试试”的嫌弃意味。

  喻绯简直觉得不可思议:“……”小白花还挺坚韧?

  他有点好骗,但撩不动啊这。

  喻绯觉得她应该直接给他来一剂猛的。

  最好猛到他瞬间抬手把她推开,然后她趁机逃跑。

  于是她瞬间收紧虚揽着对方脖颈的那只手,温软的唇瓣有目的的扫过他微冷的耳垂。

  “哥哥,我考你一个数学题吧。”

  闻述声:……

  闻述声:???

  他觉得这家伙脑子有病。

  男人不动声色的将目光缓缓偏移,忍耐似的沉了沉眸,深色漆黑的瞳底,映着杂乱而纷扰的光。

  喻绯胆子挺大的揪揪他的耳朵:“这样吧,你要是能回答出我这个问题,我给你点你想要的东西怎么样?”

  不得不说,这句话倒是勾起了闻述声好不容易的搭茬:“什么?”

  喻绯:“……”我说什么来着,这狗比的耳朵里果然有个过滤器,除了钱,啥也进不了他的脑子!

  喻绯磨了磨牙,保持神秘感。

  先把底子都交出去了,那事情的发展多没意思啊。

  她要他先回答问题。

  闻述声默了一会儿:“……”

  而后挺模糊的传来一声低哑又不耐烦的:“说。”

  大鱼上钩,喻绯忽然无辜的歪了歪脑袋,唇角一勾,笑容清甜的露出一只酒窝:

  “帅哥,水饺多少钱一碗?”

  *

  “咔”。

  酒吧角落某处,一道并不显眼的闪光灯短暂的亮起了一瞬,喻绯似是有所察觉,但并未回头。

  只是意味不明的勾出一笑。

栖从

好了   我该爬起来去上思修课了   如果我上完课回来推荐票和五星评论还是这副狗样子   我就亲死在座的各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