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3)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360 2020-11-30 08:52:09

  喻绯迈步过来时,陈渊花了好几秒才认出她来。

  面前的女人踩着细高跟,露出的肩颈线条优越流畅,弧度精致绝美,收腰短裙下的一双腿细长笔直,神态妆容都是酒吧必备行头,不过……

  他不可思议的揉了揉眼睛。

  这女人是喻绯?那朵爱述哥爱到死乞白赖的娇弱小白花?

  她现在这幅打扮,跟小白花哪还搭边啊。

  活脱脱的夜店女王!

  陈渊目不斜视的望着她的方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双眼顿时写满了惊吓。

  乖乖女喻绯来酒吧!还撩汉子!

  结果意外撩到他述哥。

  就算是他述哥再怎么不在意她。

  也不能纵着她在自己头顶上种草吧。

  “?”

  喻绯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将柔软的头发往后捋了两下,只一脸“你怎么这么不来事儿”的看了他一眼,表情很嫌弃,她握着酒杯:“这位大兄弟,麻烦让一让。”

  陈渊默默的看了眼始终没动静的闻述声,双手合十朝他拜了拜,露出个“你控制住”的同情眼神,往旁边撤了一下。

  半秒后,他的动作及表情又同时猛地凝住。

  等等。

  如果他没记错,喻绯现在应该在城南的精神病院的待着?

  那边又远又偏还没网,这女人是怎么出来的!

  *

  喻绯在男人身边落座。

  鼻尖掠过一阵熟悉的甜梨香,闻述声半阖的眼皮轻轻动了动,眉间微微皱起。味道很好闻,带给他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

  他这才睁开眼。

  入目的是指尖执着高脚杯的女人。

  对方侵笑,坐在他身侧,纤柔的手轻搭在男人的西装上,上半身往前倾,几乎整个人都要扑在他的身上。

  “……”

  女人离他极近。

  红艳勾人的吊带裙,冷白优越的肩部线条,细软的腰肢,披散在身后的大波浪,以及上挑的眼尾,喻绯勾着唇角,离得近了再看他,眸底划过一丝惊艳的满意。

  卧槽这个狗男人。

  长的真的人模狗样的!

  “这位先生,”她微微扬了扬下巴,与垂眸凝视她的闻述声对上视线,执着的高脚杯轻晃,喻绯不怀好意的继续凑近,唇瓣微张,雪白的齿尖磨了磨,轻含住对方的耳垂,恶劣的咬在唇间,含糊的轻声道,“有没有兴趣喝一杯?”

  她对这个男人,有一种势在必得的自信。

  不单单是冲着她这张脸。

  她身上的这件衣服都是她下了血本的!

  滟红的吊带短裙漂亮的过分,布料也不知道是设计师从哪儿整的,手感极软极好,后背半镂空,皙白骨感的背部线条若隐若现。

  战甲在手,喻绯眯了眯眼睛,她觉得,没有人能够拒绝她!

  如果还有人能坐怀不乱,那就是他不行。

  “喻……”

  闻述声手腕一动,面无表情的握着对方单薄的肩,将人嫌恶的推远了些。他对她的靠近并非一点感觉都没有,但她是喻绯。

  一想到这两个字。

  他便冷静下来。

  纸醉金迷的灯光之下,闻述声纤长的眼睫垂着,不耐的吐出一个字后,又顿了下。

  不动声色的看着她。

  喻绯直勾勾的与他对视,神色很淡定,笑容依旧带着纯净的欲。

  不过一会儿。

  她的笑容就多多少少有点僵硬了。

  喻绯忍不住眨了眨眼睛,这狗比看啥呢?

  目光在桌子上环视一周,最后停在了男人面前的酒杯上。

  她忽然露出了然的标准笑容,倾身执起对方面前的酒杯,顺势直接递到了他的嘴边。

  闻述声并没有张嘴的意思,色泽单薄好看的唇瓣微抿,只是眼神冷了片刻,没有一丁点犹豫,捏着她肩膀的那只手力道收紧,将她再往外推了一点点。

  喻绯:“……”

  这家伙怎么……隐隐约约的还有点幼稚呢。

  欲擒故纵的进阶版?

  这个狗比男人在吸引她的注意!

  空气凝滞片刻,喻绯盯着他,觉得她好像get到了对方奇奇怪怪的萌点。

  对视几秒后。

  男人移开视线。

  “陈渊,”闻述声眸色慵懒清贵,低沉磁性的缱倦嗓音,没打算搭理她,迈步就要离开,“走了。”

  这态度,莫名让喻绯觉得心底有什么东西正在逐渐暗淡,她的心脏漏跳一拍,下一秒,女生放下酒杯,伸出了手。

  ……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窝火。

  男人起身时的语气,态度,包括明显的厌烦。

  都让她觉得自己心里堵得慌。

  就像是塞下了一大团沾了水的棉花。

  这股子难掩的情绪绝不可能来自喻绯——那便只可能是来自原主的感受了。

  “这位先生。”喻绯舔了舔唇角,眸光深沉的氤氲开大片墨色,指尖拽住对方骨感凸起的手腕,唇瓣抿了抿。将人直接拽回至身侧,同时在他惊愕的视线中,坐在对方的腿上,眯着眼睛,揪住他的领口。

  “——不打声招呼就走,您这是不是也太没礼貌了?”

  这人居然真当自己是朵冷艳禁欲的高岭之花了?

  那她偏要把这小白花掰下来!

  “……喻绯!”

  闻述声猝不及防被她摁在身下,睫毛在眼睑下投下一片深沉的阴影,轮廓清冽,眸底暗潮汹涌,瞳色冷淡如霜。

  身侧,指节分明的长指瞬间攥紧,下颚线绷直,淡青色的青筋自手背上凸起。

  “喻绯”这两个字自他齿间吐出来,带着浓烈的“想弄死她”的感情色彩。

  “你叫你妈……”

  【叮——】

  随着男人低声的斥喝,喻绯的脑子里猛然的传来一阵来势汹汹的疼痛。

  她的神色有一瞬间的白,掌心下意识的抵住自己的额角。

  脑海里,奶乎乎的小团子弯着一双干净好看的眸子,挥了挥小小软软的手,奶声奶气的开口。

  带着一丝小小的邀功。

  【宿主宿主,我修好啦!现在给你传输剧情哦!】

  喻绯:……

  喻绯:???

  等等!睁大你的狗眼,现在是接收剧情的时候吗!!!

  然。

  反抗无效。

  喻绯视线一晃,随之伴随而来的,是飞速往她脑子里灌的记忆。

  几秒过后。

  接收了这个世界完整剧情的喻绯。

  忽然有点心虚的咳了一声,不太敢直视到现在还被她摁着的闻述声了。

  ……

  这个位面的剧情是典型的霸道总裁替身文,被她压迫着的男人就是狗男主,一个非常有钱的,心里住着白月光的辣鸡总裁。

  偏偏原主又爱他爱的死去活来,费尽心思用尽手段才嫁给了他,没过几天安生日子,就被这狗比搞到了精神病院。

  在整个剧情里,原主除了感情没有回报,其实基本上也没受什么虐心虐肾虐肝的苦。

  毕竟闻述声长的是真好看,清冷干净如上弦月。

  在外人眼里,这家伙简直是个二十四孝好对象,但喻绯痛心的知道,他就是个斯文败类,是个真真切切的蛇精病!

  不然他也不会把原主搞到精神病院差点让她吃药嗝屁,还给他自己立了一个深情的人设!

  妻子精神失常多年。

  有钱有钱还有权有势的闻家执行人依旧情深不许,默默守护。

  喻绯忍不住抖了一下。

  麻麻的,这他妈是真有病!

  他不应该在这里。

  他应该在精神病院里!

  

栖从

呜呜呜呜呜好冷啊真的好冷啊   这么冷了都你们真的不打算给我点评论票票五星来安慰一下我受伤的小心灵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