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2)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190 2020-11-29 09:52:27

  陈湛突然之间陷入茫然,不知道现在是应该把自己的眼睛堵上,还是偷偷摸摸的瞅她。

  墙根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陈湛担心夜间巡视的人来了,动作有点严肃的蹦跶下去,起身的空档,少年出于本能的,往喻绯那儿看了一眼。

  只一眼,目光就顿住了。

  喻绯的病号服里早就穿好了吊带裙,明红的肆意张扬,肤白腰细,勾勒出曼妙又漂亮的曲线。

  “我操。”

  陈湛下意识捂住自己的鼻尖,目瞪狗呆。

  他眼眸一眨不眨地盯着喻绯,脑子里闪过一个不合时宜的问题。

  这女人哪来的吊带裙?

  然后陈湛就看见喻绯随手就把病号服团吧团吧藏起来了。

  “……”

  女生拿出镜子补妆的间隙,明艳嚣张的眉眼一勾,对上少年的目光,很嫌弃的打量他一眼,语气非常不屑的“嗤”了一声:

  “你就穿这个出去,不怕别人把你抓了送回来?”

  陈湛:“……”大姐,你穿这个出去,不怕今天晚上有去无回啊?

  “等等,你裙子哪来的?”

  喻绯懒懒回道:“上次出门顺手买的。”

  陈湛:“……喔。”

  她白天蔫的就跟朵没有太阳的向日葵似的,一到点儿就成了车载DJ娃娃。

  陈湛默默在心里吐槽。

  天呐。

  怎么会有这么精分的家伙啊!

  *

  喻绯老早就叫好了车,等在了一个没有监控的路口。

  同时,陈湛在她的胁迫之下,不得不换上了备用的衬衫+牛仔裤,装扮乖的一批,耳根子红的像个纯情弟弟。

  喻绯瞧不起他:“弟弟,你是去夜店写作业的?”

  “你懂个屁,”礼尚往来,陈湛回以同样的鄙夷神情,“在这个渣男遍地走的年代,像我这样单纯又涉世未深的男孩子,一看就会激起各种小姐姐的保护欲好不好?”

  于是喻绯更瞧不起他了:“你确定是保护欲,不是母爱?”

  陈湛眉心突突一跳:“……”

  你闭嘴吧。

  但喻绯明显不是一个会乖乖闭嘴的人。

  她“啧”了三声,边啧边摇头:

  “我看你还是带几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吧,比较符合你想立的人设。”

  *

  十几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HOLA BAR酒吧门口。

  喻绯昂着下巴,踩着细高跟,也不管陈湛付完车费有没有跟上来,朝卡座的方向走过去。

  已经有人在那儿等着了。

  等在那儿的妹子叫宋银姝,是喻绯上次勾搭到的小姐姐。

  两个人的友谊开始的很奇妙。

  某晚,宋小姐在眼含热泪仰天长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的时候,喻绯莫名激动的砸了个杯子,茫茫之中,她脑子空白的吼了句,“你说得对!!”

  两个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露出“知己啊”的眼神,而后迅速交换了微信。

  革命友谊正式开花。

  “你又是逃出来的?”宋银姝对喻绯的经历略有耳闻,觉得挺好奇,等喻小姐一落座,她就眼睛晶晶亮的询问起来。

  喻绯一脸无所谓的张开了双臂,“当然,我今天可是做好了足够准备,就等着泡个傻不愣登的新男人了。”

  以往她就是单纯来玩儿的,因此前几次也懒得花心思打扮自己,不过她的素颜也挺能打,晚上依旧有不少人蠢蠢欲动,试图搭讪。

  结果这姐们唇瓣一扬,特高贵冷艳的亮出了自己的手:“爷已婚。”

  宋银姝听她这么一说,视线才下意识的往喻绯的手上看,果不其然,戒指飞了。

  我靠!来真的!

  “不过喻绯,”宋银姝一脸佩服又激动的朝喻绯的嘴里塞了块西瓜,“你这么待在精神病院也不行啊,既然都能翻墙出来,你就不想着直接逃了?”

  喻绯:“……”

  要不是系统死机了,她至于苟在那破地嘛?

  待在精神病院里,多埋汰啊。

  喻绯面无表情地冷笑两声,“你还小,你不懂。我对他爱得深沉,任他虐我千百遍,我待他如初恋。”

  宋银姝:“……”

  你他吗在放什么屁?

  “那你还来夜店蹦迪泡男人?”

  喻绯理直气壮,瞪宋银姝一眼,道:“那我又没说只爱他一个!”

  宋银姝:“……”不愧是你。

  喻绯今天很漂亮。

  她的底子本就极好,如今又有金迷纸醉的灯光做她妆容加持的陪衬,对方的肩颈线愈显漂亮优越,泛着冷白的光。

  吊带裙勾勒身姿,双腿纤细而修长。

  临近十一点,酒吧里已经逐渐热闹起来了,喻绯端着酒,四下瞄了两眼,直奔隔壁卡座。

  **

  酒吧内节奏已经起来了,声音嘈杂吵闹,气氛暧昧。

  隔壁桌的几个人在十几分钟前才落座。

  喻绯强势而肆柔的靠近,单手撑着下巴,坐姿慵懒。

  她坐的位置离他们极近,一转身就能摸到对方的头发。

  几个人来了酒吧,气氛却很正经,在一片嘈杂闹哄的声音中,对方的交谈声依稀飘过来。

  “过几天就是闻老太太的生日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把那位弄出来?”

  另一个人沉默了两秒,才缓慢开口,嗓音冷淡,他似乎低嘲了一声,道:“不弄。”

  “闻老太太喜欢她可喜欢的紧,要是她生日当天还见不到那个小姑娘的影儿,她铁定怀疑你们之间的关系……”

  “陈渊。”

  闻述声神色带着倦意,指尖捏了捏鼻梁,开口打断他。

  “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么。”

  男人抬眸,卷翘浓密的睫毛张开,眼尾拉出一抹漂亮的弧度,底下的那一双眼眸,漆黑如深渊,掩藏着几分难以发觉的压抑。

  喻绯皱了皱眉,见了鬼,她居然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

  在这个地方,碰到可疑的熟人总归是有风险的,更别说自己这个从精神病院里逃出来的了。

  喻绯悄悄的起了个身,飞快的往自己身后看了一眼。

  卡座上,坐着几个男人,看起来都是贵公子类型的。啧,人模人样的。

  喻绯一眼看去,视线只被其中一个吸引了。

  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清对方棱角分明的侧脸,他半阖着眼,侧脸轮廓绝美,身上是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的矜贵气息。

  他神情很淡,衬衣领口处,喉结的弧度精致而诱人。

  “……”

  美色在前,喻绯心里却莫名“咯噔”一下。

  直觉告诉她,得跑。

  但佛曰迎难而上,越难她就越想上。来自原主的意识果断被她屏蔽,喻绯晃了晃指尖执着的高脚杯,嫣红的唇瓣邪意盎然的勾起来,微卷的发丝衬着暧昧的灯光,她的目标很明确,直勾勾的盯着最中间的男人。

  舔了舔唇角。

  今晚就他了!

栖从

嘤嘤嘤我手脚冰凉的跟死了好几天似的冬天还是别来了爷没命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