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1)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36 2020-11-28 00:03:08

  《饲养反派少年时》

  文/栖从

  首发于阅文集团,2020/11/28

  ——

  “祗月,你对不该动心的人动了心,情劫未过,你可认罪?”

  “认?我认令尊。”

  -

  暮色将倾未倾。

  天边残阳洒下的丝缕光线漫天遍地,散漫透过窗沿,在女生的侧脸上拢了一层精致的柔光。

  喻绯面无表情的趴在窗沿上,皙白的脚丫子微微晃荡,好好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翻成了死鱼眼。

  她已经穿到这个位面一周了。

  呆在这个精神病院也呆了整整一周。

  精神病院啊!!!

  哪个狗比给她送过来的?

  喻绯揣测过自己是不是卷入什么了不得的豪门恩怨中了。

  盯着外面撒欢奔跑的病友,她苍白漂亮的指尖随意垂着,轻轻晃悠,垮着张脸,心情非常不美妙。

  她想砸了这个破地儿!

  烦了,毁灭吧。

  漆黑眼珠子扫视了四周一圈,喻绯幽幽地叹了口气,想着,其实这个精神病院的环境挺好的,砸坏了多多少少有点可惜。

  环境好归好,可少了花生啤酒矿泉水,甚至连个网都没有。

  喻绯就觉得,这是个破烂地方。

  她“咔”一声磕碎了从别人那儿抢来的瓜子儿,在脑海里恶狠狠的掐着系统的脖子:“狗系统,你什么时候才能把你自己修好!”

  是的,说来挺惨。

  在她被传送到这个世界的时候。

  系统坏了,进病毒了。

  剧情仅仅传送了百分之十,然后就精准的卡住了。

  “……”

  她只知道,原主喻绯,已婚,莫名其妙的被自己的便宜老公送来了精神病院。

  再然后就没了。

  狗系统的小身子抖了一下,然后又委屈又敬业的开始干活,奶声奶气:“快啦快啦!”

  意料之中的答案,喻绯内心毫无波澜,爪子从身后掏出一块板砖,朝上面吹了口气。

  #系统太没用了怎么办?打死吧打死吧#

  这都一周了!

  这四个字她都已经听了一周了!

  在精神病院里待着属实无聊,喻绯每天也就只能摸摸脑瓜子,抠抠手指甲,再趴在窗沿看着她的病友们一边跑一边快乐的哈哈哈!

  他们的快乐。

  喻绯冷漠的表示,她不懂。

  百无聊赖之际,她眯着眼睛,放空自己,开始神游。

  *

  她是祗月,一个很牛逼的神仙。

  但是她渡劫失败了。

  她记得一道惊雷从天上闪过,狠狠朝着站在历劫台上的单薄身形劈下,这惊雷开的太过突然,喻绯避闪不及,后背硬生生挨了这么一下,电流急闪,将她瘦弱单薄的身形整个包裹住。

  再然后,当她渐渐恢复意识时,看见的只剩下大夜弥天了,这个地方太过于陌生,以至于她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子被萝卜啃了。

  周身漂浮闪烁着零星的光点,头顶三丈之上是大片大片的翻涌着雷霆的黑云,墨色如漆的鱼在云中游摆穿梭。

  【宿主醒醒啊你不要再睡惹!】

    一道微软的小奶音在这暗到极点的空间内响起。

    “醒你娘亲。”

    喻绯刚想一胡萝卜扔过去把那家伙戳晕,便猛然意识到,自己居然还有意识哎。

    但她被雷劈昏之前,唯一看见的那根雪白雪白的绒白兔子发簪,摸不着了。

    【宿主,你准备好了吗?】

    “没有,”喻绯环视四周,对着虚空,理直气壮的伸手,“我的簪子呢?我要找我的簪子。”

    那根簪子值不值钱无所谓,主要是……那可是她陪凤诩下凡历劫时,花了他所有的家当辛辛苦苦为她淘来的。

    她堂堂祗月上神,好歹也是个重情不重财【划掉】的人。

    那道声音沉默了两秒,然后很欢快的响起来。

    【簪子没有惹!被主神捡走供起来惹!】

    喻绯气炸了:“主神?哪个主神?你回去好好问问他是不是脑子有点儿毛病,社会责任感没教会他什么叫拾金不昧吗?”

    【别急嘛宿主,簪子等您完成任务之后就会还给您啦~】

    喻绯不依,铁了心要跟他杠到底:“不把簪子还我,我把世界都给你毁了,试试?”

    【宿主,您历劫失败,身体已经被劈没了】

  纠结两秒,微软的小奶音再次开口。

  【您目前只是一道神识,是主神指定的任务者,可通过绑定本快穿攻略系统,在每一个小世界里完成相应的任务,获取信奉值,重塑神体。】

    “懂了,”黑暗里,喻绯冷笑一声点点头,“说你们主神脑子有坑都是抬举他了,我历劫刚失败就要做任务,他是嫌我挂的不够彻底?”

  【您误会辽!您不能这么想!主神可委屈可委屈他会嘤嘤嘤惹!】

  喻绯:“历劫失败的可不止我一个神仙,让我离开,下一个更乖。”

  【不听不听兔子念经,好了宿主,闭眼数三二一,我带您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开什么玩意儿——”

    【您即将进入第一个世界。】

    喻绯:???

  *

  呜呼哀哉,她一睁眼就来到这儿了。

  没安静几秒,一个少年就冲破了静谧。

  “没看我烦着吗,哪个小王八蛋这么不长眼。”

  喻绯毫不客气的就把人撵出去了。

  他和她还算是熟稔,而且对方还是个很正常的正常人,刚得知事实的时候她还觉得,这人会不会是被人送进来谋害她的。

  但后来一想。

  派这么个瓜皮来谋害她,那幕后主使也应该来精神病院看看脑子了!

  她轻哼一声。

  “手里……捧着窝窝头……”

  喻绯心情不错,撵完人,双手插兜,无比自在的出去遛弯了,像个老大爷,一边摇头晃脑,嘴里还叼了根棒棒糖。

  只可惜。

  弯儿遛到一半,喻绯就被护士给薅回去了。

  因为原主吃药的时间到了。

  她冷静的当着护士的面把药塞进嘴里,等护士走了,再把药吐出来用纸包住,扔进洗手间里冲掉,动作熟悉的让人心疼。

  虽然没接收完剧情,但喻绯有个清清楚楚的认知。

  那就是——原主既然没有精神病,是被自己那便宜老公搞进来的,那这药肯定有问题!

  果然,原主也确实老老实实吃药把自己吃成了傻子。

  别问,问就是喻绯最初是在医生摇头叹息的时候,突然穿过来,“咻”的一声,就跟诈尸似的睁了眼。

  就差那么一点点,她就要给医生盖布了。

  不过,既然这个壳里换了个魂,那这个药就谁爱吃谁吃去吧。

  她脑子又没问题,她才不吃。

  喻绯无聊的理了下自己的思绪,然后眼神一瞥,瞄到了钟表上显示的时间,忽然强迫式直接掐断了自己的思路。

  到点了!

  蹦迪去!

  思考这些鬼东西哪有蹦迪好玩!

  为了不打草惊蛇,喻绯裹着病号服就出来了,等她轻车熟路走到精神病院某处角落的时候,陈湛已经在那儿猫着了。

  看到喻绯,陈湛站起身来兴冲冲地朝她晃了晃手。

  两个人是老搭档了,没事儿就从这个小矮墙那儿直接翻出去,这个地方离市区不远,打个的十几分钟就能到。

  喻绯心里美滋滋,翻墙的动作利落的一批。

  十几秒后,陈湛也翻上了墙头,下面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飞快的看了眼墙边。

  只一眼,他就傻了。

  方才还穿着病号服翻墙出来的喻绯,现在居然躲在墙根里光明正大的解扣子?

  陈湛惊恐脸:“……草?”

  来人啊抓变态!

  他节操不保!!!

  【一群满啦,新来的小朋友加一下二群叭

  943839048,快来找我丸!】

栖从

易烊千玺步入20岁的第一天   这是来自一名认真渺小普通小粉丝的贺礼   我不能做些惊天动地的大事   但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为他庆生   易烊千玺二十岁生日快乐   我也在努力通过我擅长的方面靠近你。   ——   新书发布啦,严格来说我不是一个纯新作者喔   有意见可以提,你的语气决定我的态度   欢迎入坑   共同成长   创了个群,里面有车车   群号:973965590【满】    943839048【二群可加】   敲门砖很简单,记住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