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十三的光辉岁月(3)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105 2020-11-01 18:33:20

  瘦老头儿停下了抚胸的枯手,对十三又是一笑后,才打了个千儿道,“贫道见贵人周身望之有紫气,故一时禁不住拦住贵人去路,望请贵人担待。”

  哦?十三听他说话有点意思,便来了趣味,他咽下拒绝的话语,转而问道,“深秋雾浓露重,别是先生看花了眼?”

  “非也非也。”瘦老头一捻胡须,“贫道自幼学习先天演数,至今六十余载,卜卦之道路也见过一两个异人,却从未见过贵人您这样身笼紫气之人,实乃不凡,不凡至极。。。。”

  十三见瘦老头话语十分玄妙,脸上的表情却十分滑稽,他禁不住一乐,“这么说,我得累请先生替我卜上一卦,方不算辜负我这一身紫气?”

  瘦老头一听赶忙拿出铜钱,“最好最好。”

  他恭敬请十三摇卦,“道法自然,贫道与贵人在此相遇实乃天道机缘,贵人在贫道这卜卦亦更是顺应天道机缘”

  十三摇着铜钱心下暗笑,这小老头好一张巧嘴,说的若是自己不在这卜卦便是要逆了天道呢!

  十三摇了三回便请瘦老头解卦,

  瘦老头子瞅着卦相默了一默,便沉吟道,“乾,元,亨,利,贞。”

  “乾,天下第一卦,俯罩上下与四方,进退与动静皆利,乃天下正义之所在。”

  他抚一抚胸口摁下咳喘才继续道

  “用九,天德不可为首也。《象辞》说:六爻全阳,纯阳纯刚正是天道之性,至高无上,不可能再有别的首领。孔子曰:“乾元用九,天下治也。”又说:“乾元用九,乃见天则。”

  见十三不言,瘦老头瞅了十三一眼又道,“见龙在田,德施普也。”

  还要说却被十三打断,“我不与你打这哑葫芦,你只告诉我好还是不好。”

  瘦老头闻听赶忙赞叹道,“贵人您摇出的乾卦乃天下第一卦,大吉大吉,”

  十三一乐,“那你刚才说的那云山雾罩的话是何意?”

  瘦老头一听便道,“是说您是天生的不平凡之人,现在正是运势享通之时,龙之所见,万事顺遂,步步高升,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您必能建功立业,统领群雄,造功立德,广施福泽,呼风唤雨,笑傲云端。”

  十三听了又是一乐,“卖卜算卦的多会说讨巧话哄人,我再摇一次,若还是吉卦便信了你这谎话儿。”说着又拾起铜钱又摇了一回,卦毕,只听瘦老头儿笑道,“不消说,贵人摇出的自然又是吉卦。”

  哦?十三得了彩头似的又添了兴味,“什么卦?”

  “济卦。”老头回完就要接着解,却被十三放在桌上的两块大洋打断,

  “不用解了,既是吉卦就好,我就信了你的话,这两块大洋你收着当卦资。”

  瘦老头赶紧拾起桌上的大洋收到怀里,又忙向十三道谢,十三哪里在意这些,只带着人向凤栖阁里面去了。

  瘦老头没想到自己胡诌的几句便换来两块大洋,他见十三一行人进去了,便又贼兮兮掏出大洋吹了几下放在耳边听响,及至欢喜完,他又看了看桌上那副未解的卦,似是自言自语地叹道,“情不敢至深,惟恐大梦一场,卦不敢算尽,只畏天道无常。”

  十三一进门却未见凤栖阁的掌柜来迎接,他心道这凤栖阁的罗掌柜好大的架子,自己在门外的卦摊站了有半晌,竟连他的影儿都没见,此刻自己带着人进来,他更是连个身都不现,

  十三平日里哪曾受过如此慢怠,若不是刚才被算卦的一番恭维还没甜过劲儿,他非得立个威不可。

  此时他咀嚼回味着算命的说的话,便十分有觉悟的认为:自己一个即将飞龙在天的人,没必要理这些琐碎杂事,等一会先从这柜上弄出多多的保护费才是正经,毕竟这龙飞天前也需要些经费补给,飞天后还得广施德泽。

  他一面想着一面便走进了苑堂,只见苑里的戏台下高朋满座,台上却空无一人,而台下的众看客无一不盯着二楼的楼梯,一个个瞧的津津有味。

  十三循着众人的眼光望去,只见二楼的楼梯口正站着一群人,围困着一个抱琵琶的女子,女子后面的一个长衫男人被俩个人制住。

  而那女子却是被人围堵,挡住前后去路,她一只手抱着琵琶,另一只手使劲地扳着楼梯扶手,似躲避着怕人强拽她一样。

  光天化日,这是要强抢民女啊!

  怪不得众看客皆扬脖瞪眼,纵是戏台上空无一人也不像以往一样吵嚷着要退票,敢情是这边楼梯上正上演着镇关西强娶金翠莲!

  也罢!既有镇关西哪里能少了鲁提辖?既是让自己碰见了。没准真是天道机缘,让自己扮一回鲁提辖罢了!

  十三脑中此时都是那算卦的瘦老头说过的洗脑话,他大步向前直奔楼梯处。

  及至上了楼梯走到一半,才发现那女子并不是单单被群汉子围堵住,却是一个光头男人正在拉扯着拽她,只因这光头男身量矮挫,又被众大汉挡住了,故而在远处看不到。

  见那女子去拣被人摔了的琵琶,刚站起来就被推推搡搡扔进光头怀里,十三大喝一声,“放手!”

  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十三一扬胳膊就把堵在下半截楼梯的人扒拉到一边,直过去把抓着女子的光头男的领子一拎,“我叫你放手,”他桀骜地一扬俊眉,逼视着被自己拎住的光头男,“你耳朵塞驴毛了?”

  光头男被十三的一水儿行云流水的动作弄的没反应过来,直至楼下的众人发出哄笑,他才从呆愣中回过神,他松开抓住女子的手就要去拽回自己被十三提起的衣领,“哎,,哎!你谁啊你?!你放开我!”

  十三见这光头男长的葱头脸老鼠眼,眉毛发黄眼球发蓝,一张口,瓜瓤子嘴还向一边儿歪,出口的话还带着一股唐山味儿,他心下暗乐,这货要是上戏台表演肯定叫坐。

  十三忍着光头男滑稽的表情,故做严肃道。“让本爷放了你可以,不过你得守这里的规矩,向这位姑娘赔礼。”

  “咋儿着?我凭什么向她赔礼?是她得罪我在先!”

  光头男把脖子一梗,脸一抬嘴一歪,“今天爷爷揍是要带她走,谁敢说个不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