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十三的光辉岁月(1)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118 2020-10-31 19:48:32

  十三带上数十号人马直接一窝蜂冲到自家在云城最大的钱庄,先是赶跑了钱庄里的顾客后,他不顾大掌柜的请安问候,直接一屁股大喇喇地坐在了桌子上,张口就是要万八千的保护费。

  钱庄的大掌柜蔡老头外号老帮蔡,现已过耳顺之年,是个眉毛胡子头发都白了的小老头儿。他受儒派熏陶大半辈子,一生致以仁义礼智信,是个最守礼不过的老实人。

  他先是被十三的突击弄的俩眼一抹黑,直至十三的一群凶神恶煞的手下把他团团围住,他才展了展老花镜后混浊的老眼,像活见鬼似的使劲儿辨了辨了十三的脸,尔后颤悠悠着一把老嗓子问道,“敢问三少爷要支钱,是老太爷吩咐吗?”

  十三顶看不上这老帮蔡,明明手里天天过着千钱万钱,估计心肝脾肺肾都沾满铜臭了,却还总是一幅教书先生的老儒做派。

  此刻十三见这老帮蔡又是个要开始说教派头儿,他干脆利落地放下支在桌子上的一条腿,“蹭”地一声跳下地,不耐烦地冲着老帮蔡道,“你管谁吩咐不吩咐?怎么?我的吩咐就不算数?”

  老帮蔡见十三走到自己面前,怕十三一时兴起又像以前一样拿他这把将近风烛残年的老骨头陪练,他赶紧躬着半驼的背把十三又请回桌边的椅子上坐下。

  “三爷您请坐,三爷缘何说这般话?您自来身份尊贵,没有说话不做数的道理,只是……”他说及此一转头,吩咐给十三斟茶的伙计下去,才撅着白胡子继续道,“只是自来在柜上支钱必要出示老太爷的手令,俗语道,无规矩不成方圆,我也只是按章程行事,您是个尊贵人,不应……”

  “谁要支钱?”眼看老帮蔡就要唐僧念经似的说教起来,十三把正要掀起的茶盖碗又“啪”!地一声合上放回桌上,干脆利落,“本爷是来收保护费!”

  老帮蔡闻言以为自己的老耳没听清,由不得问了一句,“您说什么?”

  “保护费!!”十三不耐烦地冲他重复了一句就又站了起来径直向柜台后走去。

  醒悟过来的老帮蔡赶忙跟在后面颤巍巍道,“我承蒙老太爷器重,自打接手此钱庄到现在有三十来年了,自来对这保护费一说也是只闻其声而未见过其形,听说罢了……”

  “那是我没来收,现在你不就见着活的了?”十三回头对他促侠一笑,“怎么样?传闻中的传奇人物都现身了,你还不为表恭敬速速拿出份子表礼来充当保护费上供?”

  老帮蔡闻言只是一抬老花镜儿,老嗓子平平稳稳,“纵是如此说,可本店历来安定泰和,并不需什么额外的保护,也就不用交……”

  “你这个老朽木雕子!脑袋读书读的都锈腐了!这怎么不需要保护?哪里不需要保护?”十三打断老帮蔡的话,对外略一扬下巴,跟随来的几个打头的青年就立马把铺里劈哩呯啦一顿乱砸。

  店里的伙计们慑于十三的氵yin威,全都缩立墙角不敢上前。

  及至铺里的摆件都成了砾片,十三才抬手制止。

  他抬起大皮鞋一踢脚下的碎瓷片,向颤颤巍巍的老掌柜笑道,“现在这店还安定吗?还泰和吗?”

  “呵,你是老头子器重的老人儿了,我看您也挺贵重的,不若让我这群兄弟也像伺候这些摆设家伙一样伺候您一番,那时您就知道“保护”二字的重要,这“保护费”交的不冤。”

  老头子被十三一番云淡风清的话吓的差点心脏病复发,他一按胸口,见刚刚砸店的七八个青壮年和店外站成两排的守门差使个个威武雄壮,他禁不住吓的直冒冷汗。

  别说被这帮人打一顿,就是被一个人忤两下也足够送他这把老骨头上西天了。

  可自己受老太爷赏识信任,纵是拼了这把老命交待至此,也决不能让柜上的钱无令而失。

  他打定主意,正要慷慨陈词做一番就义的表态,却见十三不知什么时候早趆过高柜进了后房,此刻正坐在那储钱的箱子上。

  见老帮蔡跟进来,他忽然敛了威吓,换了十分讲道理的语气对老帮蔡道,“您在我家做事几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并无意为难你,只是……”

  他一转话头,“老头子如今已一百多岁,再怎么叱咤风云也是过往旧事,英雄迟暮,没准儿哪天就归了西,”

  他说着就冲手脚都不知放哪的老帮菜一笑,“可能眀天就‘卡吧’一下咽了气也未可知,将来这霍家还不是由我继承?我大哥二哥那样的早在老头子那被否决了,这你们也都知道。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得不得罪我这个未来的家主,你看着办。”

  老帮蔡惴惴难安的听十三说完更是站不住脚,他抬了抬老花镜儿,踌躇片刻才道,“三爷说的有理,只是……”

  “不用只是,既然你也承认我的话有道理,便痛快交出钥匙把这钱箱子打开。”十三坐在箱子上,把支起的那条腿一收,用脚点了点钱箱。

  见老帮蔡一直没动静,十三慢慢从钱柜上站起身,他长长地伸了个懒腰,才对只知站着装死的老帮蔡道,“看来蔡老掌柜真是对老头子忠心耿耿,堪称赤胆忠仆,”他使劲盯了只知垂首的老帮菜一眼,便扭头对外面的随从下令道,“来人!给我把这个箱子直接搬走!”

  老帮蔡一听,这回也不站着装死了,直接要扑过去保护那钱箱子,誓与钱箱子共存亡。

  却是他的老胳膊老腿还没碰到钱箱子,便被外面的青年像提弱鸡崽子一样缚住了身体动弹不得,最后在十三带着人抬着钱箱子大摇大摆地去了,他才得了自由。

  好不容易见十三一行人没影了,老帮蔡才松了口气似的看了看西墙上的松鹤图,須知这图后藏着的密室才是真正储大钱的地方。

  他心下暗自庆幸,还好十三拿走的那箱钱只是为应急,怕有土匪来抢以备不时之需所放。没想到这箱钱备了多少年,土匪倒没来抢,今天却被本家的小少爷抢去了。

  思及此,老帮蔡叹息带摇摇头,及至中午,众伙计才收拾好钱庄,他刚要写单子,却见一行人急三伙四地抢奔了进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