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十三的光辉岁月(2)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190 2020-11-01 18:08:43

  老帮菜刚要写单子上报,却见一行人急三伙四地抢奔了进来。

  这群人正是云城霍家各分号钱庄和当铺的掌柜。

  原来十三从老掌柜这走了后,立马依着刚刚抢钱的路子,对云城霍家的各大钱庄当铺洗劫扫荡了一遍。

  愁眉苦脸的众掌柜七嘴八舌地控诉十三的行为,纷纷向老帮菜讨主意。

  及至午后,众人一致在血书上签了字按了血手印,未多时,这封众掌柜联名上告十三的血书便被送到了老头子手上。

  而十三回家的时候已至深夜,他和手下的弟兄们为抢钱顺利砸店痛快二件快事摆酒庆祝,直喝的东倒西歪才回来。

  老管家带来着一行人在大门口见了十三便立即赶上前左右缚住,此时十三醉的一双桃花眼都眯了,还以为众人是来恭迎他大驾。

  直至被大绳捆上他才反过味来,囫囵被众差人扛到肩上后,他玩命挣扎,却无济于事,依旧迅速被扛到了老太爷的上房。

  十三本是一路挣扎一路痛骂,直到被扔到了个灯火通明的地方,他才得以挣脱大汉们的肩头。

  挣扎着站起来后,他不顾身上绑着的绳索,只还是连声愤嚷着,“敢绑你爷爷!欺主的狗攘的蠢才们!吃了熊心狗胆!非等我打断你们的腿不可!”

  “你要打断谁的腿?”一声低沉威吓的声音传来,十三闭了三四回醉眼才辨认出来面前要吃人的面孔是谁。

  他吓的登时酒醒了大半,连忙恭声道,“太爷爷……”

  原来是自己的太爷爷绑了本爷爷,那也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吞了。

  他晃晃头,正想着怎么编个对策跟老头子混过去今天在外喝酒晚归的事,却见一张纸摔在自己脸上,接着雷鸣电掣的声音扑面而来震耳欲聋,“不孝的狗东西!看看你干的好事!”

  十三本自搜肠刮肚地想着对策,忽然见一张写满红字的纸迎面袭来,接着被老头子雷霆之声差点震的耳鸣,他往后退一步,想拣起那张纸一看究竟,却是因上身胳膊都被绑紧了而够不着。

  老头子一见他那缺德而不自知的流氓样更是气不打处来,他敲着拐杖,气的快要冒了烟儿,也顾不得再给十三两下对质了,只直接叫人拿大棍来直接打死十三。

  十三在下见老头子像发了疯的老公牛,只一连迭地声称要打死自己,他却倒不甚害怕。

  声称也只是声称罢了,老头子从来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没动过真格。

  毕竟以前他大错不犯小错不断,老头子也只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没道理自己向自家的买卖淘弄点钱花,就动了真格。

  十三心想,这么芝麻绿豆大点的事,还值的一提?

  没想到老头子此次却动了真怒,要不是赶来的老大老二拼死拦着,十三的屁股得开了花儿。

  纵是如此,先前那擂下去的大棍也不是闹着玩儿,到底把十三打的在家足足休养了一个多月。

  等十三再偷溜出门时,却发现城里的各号钱庄当铺都突然间长了志气,一改前状。

  任十三带人怎么威逼利诱都死抗着藏好钱箱不给。颇有舍身赴死之风。

  十三好了伤疤忘了疼,此刻早把老头子的大棍和一个月来提着耳朵的谆谆教诲抛到了爪哇国去了。

  他碰了一鼻子冷脸灰后,便命人把死抗的掌柜们纠在一块,绑结实后又用绳栓成蚂蚱串儿,后面顶着枪游街,

  本以为吓唬他们一圈,他们一害怕就吐口了,没想到这群掌柜们个个效仿文山叠山之节,以老脸抗蘅十三的没脸没皮。

  十三心下纳罕,估计自己养伤一月,没准这群掌柜都是以吃秤砣为生,要不然心怎么这么铁呢?

  游了一天街,掌柜们个个赚得了不屈强权仁义礼智信的美名,十三留下了恶贯满盈混世魔王的恶名。

  十三不在乎名声,名声二字远不如钱权二字好使,他招人买马就是为了能有朝一日坐上一方司令,如今没处抓钱现在的手下过几日都养不起了,更徨论扩大队伍建兵立业?

  上次抢的保护费被老头子夺了回去,自己手下也只有卖老头子宝贝花剩下的一笔钱,幸好当时置办了枪炮。。。。。十三思来想去未免有些焦头烂额,现下有两大难,一是无处弄钱,一是老头子对自己实行软禁,无钱自己当司令的想法就会落空,至于软禁着不让出门。。。

  ——————

  他娘的!没有天天关家的司令,关家不让出门的的那是狗。

  此处不发爷自有发爷处!他一寻思,眼清心明,大不了离开云城,向外闯出一番天地,听闻各小军阀有个百十号人就能占一处城,难道自己胆色还不如他们?

  未了,他决定从小做起,先上南市的买卖收点保护费——以前自己只可着钱庄当铺抢未免太过狭隘,那南市的戏园饭庄应收入不少,再说,或许那边儿没听见这边儿的信儿,

  毕竟算是自己的丑事老头子不会外大四宣扬,自己先去那一片儿搂够了本儿再出去闯世界也不迟。

  计议已定他十分安然,却浑然忘了自己捆着掌柜们游街威吓的事,纵使老头子怕丢人不提,那看热闹的人们却当新鲜异事早传的沸沸扬扬,

  当十三去南市时,云城的人对此事早已十停人知道了九停半,尤其那霍家买卖的掌柜们,个个如惊弓之鸟,草木皆兵。

  十三带着一郡人浩浩荡荡来了南市,小买卖他无甚兴趣,他一向信奉吃大户得便宜,便带人径直奔着自家在南市最大的戏苑凤栖阁去了

  十三一进风梧街,却见平常摆摊叫卖的小贩好似减了不少,并不似以往一样人声鼎沸,而周围摆摊的小贩们见了十三一行人便都受了惊似的不敢吆喝了,车驻足彩买的行人也都是紧着付了钱携货匆匆而去,一副生怕惹事的做派。

  十三微一纳闷不甚在意,他快行了几步正要进那凤栖阁,却被人叫住,原来是大门口摆着的一个小小的卦摊,刚刚叫住他的正是一个身着宽大道服的干巴瘦老头儿,见十三停下打量自己,瘦老头儿向十三一笑,就呼哧带喘地去抚自己的胸口。

  十三知他是个卖卜为生的人,必定是要给自己算卦换俩钱花。

  但十三此刻并无此闲情逸致,正要开口拒绝,却见对面的瘦老头儿停下了抚胸的枯手,对他又是一笑后,才打了个千儿道,“贫道见贵人周身望之有紫气,故一时禁不住拦住贵人去路,望请贵人担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