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可能找错了?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010 2020-10-31 12:54:28

  “一顿饭,就至于乐成这样?真是个小孩心性。说你小不点儿还老梗着脖子硬犟。”

  “三爷你这就不懂了吧?一顿饭乐不乐,那得看是什么饭、跟谁吃,”

  小洋火儿说着话,就已经利落地整理好烟筐子挎在脖子上,一副老成的派头,“自打有您罩着我,我还能少了那一顿饭?”

  十三见他挎好烟筐子就要下楼,忙叫住他,“都晌午头儿了,还干什么去?”

  “我再去卖会烟,我可是个能懂生计会养家的大人了!”

  小洋火儿自豪地一扬下巴,“这不我看老迷糊头爷爷回来得有段功夫了,他又迷迷糊糊不咋认路,等他来,还不知要等到哪个猴年马月呢!”

  “你个小猢狲儿!又在三爷面前给我上眼药儿!”

  小洋火话音未落,便被正上楼梯的老迷糊头听了个正着。

  老迷糊头呼哧呼哧地上了楼,一只枯爪手一拍小洋火圆圆的脑袋,便打发他走,“去去!”

  小洋火一见老迷糊头来了,便不想去做能证明他是个懂家计的成人的生意了,他冲老迷糊头一翻眼皮,“三爷答应我,你来了就去广和楼吃酒席呢!”。

  “脑瓜崩吃不吃?你就知道吃!咳。。。。莲蓬虽小一肚子心眼儿!送个东西还要收利息!咳。。。”

  老迷糊头一手抚胸,另一手拍着小洋火强梗的圆头,“先去逛逛卖你的烟卷儿,回来跑不了你的好饭!”

  小洋火机灵地瞅一瞅十三,再瞅一瞅老迷糊头,知晓他们有正事要谈,便利落地向俩人应了一声,挎着烟筐子跑下了楼。

  老迷糊头见小洋火没影儿了,才回身向十三打了个千儿问安,一面说一面走到了十三桌前,“三爷,这小滑头把东西交给您了吗?”。

  见十三点头又示意他坐下,老迷糊头笑着抚着胸坐在十三对面,他一抚袄袖,便直接向十三回禀了容城的情况。

  及至他把王二毛子的行踪习惯一一汇报完毕,又呼哧了一阵儿,才犹豫不决地道,“三爷,怒小老儿讨个明白,容城那陈仓粮栈的掌柜……是不是膝下只得一女?”

  十三闻言颔首。

  老迷糊头才接着又道,“兄弟们得来的那陈仓粮栈的消息实在是有些……有辱您清听……。”

  十三闻听一挑眉,“无防,你据实回便可。”

  老迷糊头闻言眨巴了下眼才向十三回了情况。

  原来容城那边的眼线收到令就去了陈仓粮栈,刚进去就瞧见那家在吃早饭,原来那米聚山的闺女一直在家,见了来人还一脸傻乐,要不是米聚山一口一个乖女儿,眼线人都得惊掉大牙,如此精明之人怎会生出个痴傻丫头?

  十三闻言只微微有些迷惑,“问出什么来了?”

  老迷糊头忙道,“去的人还没等上前,就被米聚山用大扫把轰出来了,还嘴里好一顿没干没净的做践。咳。。。。。叫花子长叫花子短的乱骂了一通。”

  见十三一直不言,老迷糊头禁不住道,“听说那米老板穿着打扮堪如乞丐,比我还不如,咳。。。。天……天下还有这样的大掌柜?兴许线人一时大意,可能找错了?”

  十三闻言往椅背后一仰,想起铁公鸡王的一惯的做派张致,不由哂了一声,“错不了!穿的体面才不是他呢!”

  “那。。。。。”老迷糊头一时犹豫,呼哧了两声才抚胸道,“是否派人再去探听一下。”

  十三一摆手,“不用,我自有主意。”说着便要起身,叫老迷糊头一齐寻了小洋火去广和楼吃饭。

  “三爷稍候,等会还有人要来给您问安。”老迷糊头见十三要起身忙拦道。

  “什么人?我够安了,下次吧。”十三说着便不太耐烦地往后一挪椅子。

  老迷糊头嘿嘿一笑,“恐怕等不到下次了,”他枯爪手往楼梯口处一指,“这不,人来了。”

  此时十三屁股还未及抬起来,闻言一瞧,果见楼梯口已上来了俩个人。

  来人一男一女,男人身着灰叽长衫袄,肩上搭着黑色的毛线围巾,女人穿着铁锈红的老式旗袍,外罩着一件米色的毛线开衫。

  俩人都是三十来岁年纪,见了十三便赶紧上前行礼问安,身形做派都十分拘谨规矩。

  十三抬手叫俩人起来,见女人梳着妇人发髻,便心下了然,向二人笑道,“看来喜酒我没赶上,回头叫人送上迟到的贺礼。”

  男人一听忙躬身微微至敬,“三爷说的哪里话?这不是折煞我们夫妇,当初要不是三爷仗义搭救,我二人早已化成一坯黄土,连尸骨都不知掩埋何处了。”

  他顿一顿,又是微微一躬身,“只盼他日能为三爷做事报答一二。”

  男人言辞恳切,气质彬彬,一脸肃然之色。

  十三闻言一笑,只叫二人落座,二人再三谢坐后,才半坐在椅子上,都是受礼遇而十分不敢当的模样。

  原来这二人便是这栖凤阁常驻的两个技艺先生,男的名叫何此君,从事彩指,通俗讲就是变魔术,女的名叫花疏影,从事水仙,也就是卖唱。

  二人曾经受过十三的救命之恩。当时十三走的急,二人未曾得及报答,此番听闻十三回来便赶紧来请安问候。

  想当初还是因为十三在云城的胡做非为才碰巧遇到这段公案,而未想这段公案消了后,又引出了十三后来在容城那一年的胡行乱做。

  却说一年前,十三刚丢掉书本弃学后,便纠集了一帮人马成日家惹事生非不务正业。

  他先是偷了老头子的宝贝换了钱,充做开拓人马整肃队伍的一概花销。

  后来渐渐觉的银子钱紧手,再加上想试试自己的威严手段,便打着劫富济贫的旗号盯上了自家的钱庄当铺,决定劫他太爷的富济自己的贫。

  十三信奉知行合一说干就干。

  在一个风和日丽艳阳高照,十分不适合抢劫的上午,他带上自己的数十号人马直接一窝蜂冲到自家在云城最大的钱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