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三爷您这是为情所困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110 2020-10-29 21:04:46

  “三爷,怎么着,这次来找我,嗬儿……是不是还要淘换两样好东西回去献宝?”。

  十三闻听一皱眉,不知想起了什么,也往桌上一顿洒盅,才摆摆手,“别提了,上回你给我找的那幅做旧的仇十洲的汉宫春晓图,让老头子看出来了,给我好一顿劈头盖脸的骂,钱没蒙来一个,还差点没跑了一顿好打。”

  老迷糊头见十三满脸沮丧,想了想又说,“前几天有信儿说鬼愁街收来了一批石像,要不我给咱请几尊来,再试试老爷子的眼力?”

  十三正是刚给老迷糊头儿斟完洒,闻言便示意他举杯,“是试他的眼力,还是试我的屁股禁不禁的起大棍?”

  他想起前几日老大老二被捶打的凄惨样,不由心有余悸,扬脖儿灌一盅酒,他悻悻地收拢了稍微活络的心思,捻着酒盅道,“算了,今天来不为这个。”

  老迷糊头儿点点头表示会意,饮尽杯中酒,见十三还要倒,赶忙用枯枝手虚按住十三的胳膊,“三爷,莫要倒了,再饮真成了借酒消愁了。”

  他嘿嘿一乐,指着桌边上摆着的十几个空酒壶,禁不住对十三调侃,“小老儿我自打认识了您就没见您喝过这么多酒,”

  他眨一眨眼,“三爷光风霁月,惊才绝艳之人物,敢情也会为情所困扰么?”

  十三本自还想招呼已去里屋歇息的老板娘上接着上酒,一听此言不由耳朵有些发热,他掩饰着笑骂,“你个老风匣子,一年不见连我也敢胡乱打趣起来了!凭空胡诌,你倒说说,本爷哪来的什么情?什么扰?”

  老迷糊头儿见十三笑骂自己也浑不在意,他面上一肃,故做正经道。“三爷,小老儿可不是生下来就这么老的!都是过来人,再说您脸上可都写明了,为情所困借酒浇愁嘛,写的真真儿的!只要有眼珠子的就能瞧出来,小老儿肺不行,眼神却还好使着呢!”说着就笑的连呼哧带喘直抚胸。

  十三被他说的一时哑口无言,本来是想找他说些新鲜段子解解郁闷,怎么此时自己反倒成了他嘴里的段子了?

  只是此次十三没有从前的玩笑之心,闻听老迷糊头儿打趣他也不欲接荏儿逗乐儿,只淡淡对快要笑的喘死老迷糊头哂道,“你个老砍头的破风匣子,快喘死了还要找笑话看,合该你得这个病,不然天下人都让你当了笑话看,早就都把你笑死了,哪还容你活的到今天。”

  “怎么,照三爷这么说,这病还是我小老儿延年益寿的好依靠?”

  他促侠地赶快用抚胸的枯爪手紧紧袄襟,一面正色道,“那我可得好好揣着,以后活上个百八十岁,争取能看到三爷您子孙满堂,福寿绵延。”

  十三见老迷糊头儿又要耍起嘴吹捧起来,赶紧拿起那被油纸包着的酱切牛肉,推到他面前塞他的嘴,“多吃,少说话。”

  他知道老迷糊头儿是最会耍贫嘴的,可不敢让他打开话匣子恣意扯山南海北。不然不知道哪句就被他绕进去,自己跟着笑掉了大牙都不知道被嘲弄的对象其实是自己个儿。

  老迷糊头最是圆滑世故会看人脸色行事,此刻他见十三一脸深沉,便收了插科打诨想逗十三开怀的心,

  只像得了好宝贝一样把那包着酱牛肉的油纸一拢,一掀破棉袄襟就揣进怀里,“这玩意儿费牙口,小老儿这几颗老玉米牙哪干的过它,只好揣回家半夜想媳妇儿时慢慢用牙床子磨罢咧!嗬儿!。。。。”

  见十三脸上有了些许笑意,他便收了油滑的脸色,两下一拢袄袖正经起来,“三爷,有事您示下。”

  十三知道老迷糊头儿的这个小习惯,一拢袖子便是正经不再玩笑了了,他沉吟片刻,才从大衣襟的里袋里掏出个红布包,“这个你拿着,给我换两把十六响并一千子弹。”

  老迷糊头接过红布包,打开一看,见是两条金光灿灿的大黄鱼,昏暗的油灯下十分显眼。

  他伸手只取了一根,揣进跑了絮的大棉袄的里襟口袋,另一根却包好还予十三,“三爷,一根就足够了,还有富余。”

  十三往后一推他还金条的手,“拿着吧,剩下请你打酒吃。”

  老迷糊头不接,又把手伸向十三,金条就要往十三手上撂,“谢三爷打赏,”他嘿嘿一笑,先是低头抚胸赶紧呼喘两下,才抬头露出只剩一颗的大门牙对十三笑道,“就是用剩下的打酒,一根也尽够了。”

  十三摆摆手没接,侧过身掏出烟,边点火边对他道,“那就请众兄弟们喝酒。”

  老迷糊头闻听此言,只得收回手,把刚刚揣进口袋的另一条金条拿出来,和这根金条用红布一齐包好,才又揣进怀里。

  他起身打了个千儿,笑回道,“那小老儿就先替众兄弟们谢过三爷。”

  十三边摆手表示不用,边放下一块大洋充当会帐后站起身就要走,“容城那边盯紧点儿。”

  老迷糊头忙点头称是,

  出了老酒馆,十三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又回头向他低声嘱咐道,“让容城那边的兄弟打探下陈仓粮栈的情况,到时候让小洋火儿到栖凤阁跟我一总儿汇报。”

  见老迷糊头儿利落地应了,十三才满意地点点头,他扔了烟屁股,深吸一口风中的雪气,“尽快。”

  丢下这句话便大步出了青石胡同。

  十三酒醉微醺夜半归家,携着满身风雪进了门,见内外屋里一片漆黑没点灯,四下俱是寂静,

  他脱了大衣,轻手轻脚地上了榻,刚要躺下却发现被子里似有东西在动。

  吓了一跳的他连忙开灯,打开被子一看,原来是小妖女穿着毛绒绒的睡衣蜷缩成小小的一团,正轻轻浅浅地呼吸,不甚安稳地睡着。

  十三见她雪肤乌发,长长的睫毛在白嫩的脸蛋儿上投出两道小扇似的阴影,俏挺的小鼻子如腻鹅脂,花瓣一样的小嘴唇却像是满布心事似的翘嘟的,他不由用手一点那能挂油瓶的粉嫩娇唇,全然忘了自己下午离去时放的狠话。

  他手指刚点上小妖女的唇,却见小妖女在梦里一皱好看的秀眉,嘟嘟嘴巴又睡过去了。

  十三见她十分玉雪可爱,禁不住慢慢凑近她如画的脸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