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白择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237 2020-10-26 20:32:09

  “三哥!三哥!”

  十三睡的正香,被这声音吵醒便有些烦闷,他一睁眼看见满面春风的白择。

  刚要起身,却觉得腿上发沉,再一看,原来是小妖女正伏着他的腿睡的正甜。

  他一抚额,不顾白择嘴拗成0形,便麻利地一拉旁边的毯子往小妖女身上一遮,轻手轻脚把小妖女抱起来,又轻手轻脚地放到了里间的床上,扯了毛毯又为她把被子盖好,才又出来斜靠在软椅上。

  白择眼见十三行云流水地做完这一套,眼都惊直了,直至十三又回靠在椅子上闭眼了,他才敢走近前倒出心中的问号诧异,“三……三哥……那小女孩是谁?”

  见十三闭眼不语,他大胆揣测,“是你妹妹?没听说你有表亲啊?难道?。。。。”

  白择难道了半天没敢说出来,他怀疑是老头子给他们生了小姑奶奶?

  想想不甚合理,白择心里好奇至极,只见自己说了半天,十三都浑似没听见似的不搭理自己,他不由上去拉了十三一把,本是斜靠软枕的十三就被他拉的坐了起来。

  见白择还在小狗摇尾巴似的三哥长三哥短,十三不由慢慢睁开了双眼,他漫不经意地靠着椅背,双腿搭上对面的椅子,斜挑一眼白择才低沉道,“听说你到处和人说我被弄死了?”。

  他声音带着一丝刚睡醒的沙哑,俊眉微拧,似是在隐忍眉间的戾气。

  说完这句话,十三便不再言语,眼角眉梢慢慢挂上了一丝狠戾,吓的正兴冲冲谈天说地的白择一哆嗦,空气顿时陷入一片死寂。

  白择感觉自己从他眼里读嗅到一丝惊恐绝望的气息。

  见十三一直危险地盯着自己不说话,他脸上霎时像开了染料铺,在十三一动不动地逼仄盯注下,他尴尬地开了口,“咳……嗯,不是……我是说那个是我说的……不,但不是你理解的那样。。。”

  他嗑嗑巴巴艰难地解释了个七零八落,最后一咬牙像豁出去似的不敢看十三的眼睛,只盯着茶碗快速道。

  “嗨!我是对我姐说过,这不是怕她骚扰你嘛,他找不到你就拿我撒气,所以……我就。。。。”

  他说完赶紧抬眼偷看十三,见他脸上的表情没什么波澜,不像个要暴发的意思,便把一颗心忙偷空放到肚里,才又接着道,“就算那时我乱说也不是纯属无中生有哇!前一阵你那不是被王二毛了一锅端了吗?这边传的可邪乎了,说你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人间蒸发了!”

  “我一心思覆巢之下无完卵,你这颗出头的大个儿蛋十有八九被王二毛子扼杀在摇篮里了,再加上我姐天天烦我,我心一橫就说了哈……这不也是让她死了心别再纠缠你嘛!三哥,我这也算用心良苦,可以理解哈!”

  白择为了择出来自己,便把炮火引向他姐,出卖起来轻车熟路,不费吹灰之力。

  十三闻言不置可否,淡淡一挑眉,“告诉她,我生死她都休想纠缠,”他一口饮尽碗中的茶,才瞟了白择一眼又道“我有媳妇儿,让她自重,至于你,有多远滚多远。”

  白择本是正朝着十三做殷勤状,正拎起茶壶要给他续水,忽然闻听这句着点没摔了茶壺。

  他放张着嘴放下茶壶,又边揉被刚刚差点倒地的椅子蹭疼的屁股,边像听了天大的荒唐事似的张嘴瞪眼地向十三求问。

  “不……不会吧三哥,你几时成亲了?我承认你虽是说谎中的翘楚,骗人的英雄,但你换个谎吧!你这谎编了可不好圆,到时候他们都管你要媳妇儿,可不好收场,你上哪弄个人充媳妇儿?”。

  十三听他像话匣子一样嘚嘚个没完,话里话外还全是揭自己的短儿,他桌下的长腿一抬,上去一脚踢在白择小腿上。

  “你放什么胡诌屁?!刚刚我抱的就是我媳妇儿,你眼瞎呀没看见?”

  “呃……那小女孩儿?”白择揉着小腿沉吟,刚刚因小妖女脸冲里他没看清她的长相,只看到她身量小小,感觉一副还未成年的样子。

  十三不答理他的满脸疑虑,骄傲地一抬下巴,“我媳妇儿!”

  白择见十三如此郑重其事,不由信了七八分,腿也不揉了,赶紧上前一把挪开十三要吃的点心盘子,搂在自己怀里。

  “三哥你可别开玩笑,我姐早都把嫁妆备好了,今天还来信说婚纱都选好了,就等过年回来和你成亲呢!”

  十三闻言不欲理他的鬼话,只伸手去彀他怀里的点心,白择忙把身体往旁边一扭又退后两步,拣了声点心放在嘴里边吃边说,“真的!那信还是我亲自取回来亲自念的呢!”

  十三见他大睁着眼说的煞有其事,便收回了抢点心的手,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他瞟了白择一眼满不在乎的道,“滚她的蛋!谁说过要和她成亲?”

  白择掏出胸前兜里的靛蓝小手绢,一抹嘴边的点心渣子,“这不明摆着,两家都同意,心照不宣。你俩又是青梅竹马,就等长大了喜事一办。唔……这点心不错,回头给我带点回家。。。。”

  “去你大爷的青梅竹马!“十三扔给他一个大石榴,“你老子七年前才调任过来,咱俩十几岁才认识,我上哪和她青梅竹马去?你家碰瓷碰的也忒不要脸了点儿。”

  十三斜他一眼扭头又道,“要讹钱上赶着嫁我干嘛?直接嫁给老头子多好多便宜!家可是他当着,金库钥匙也是他拿着,我还穷的底儿掉呢!”

  白择受了十三一顿皴得也丁点儿不恼,他双手接住大石榴后,赶紧一抹大石榴砸在他胸前的地方,生怕把他时兴的象牙白新西装给砸皱了。

  从打认识十三他就认定了他当主心骨,别说损他家两句,就是让他烧自家院子他也乐颠颠儿,利落地心甘情愿去。

  还好白择是个带把儿的,否则哪还轮的上他姐粘十三,他早就上赶着求娶了。

  此刻他笑呵呵地把大石榴一掰两半,把一半推在十三面前,自己就对着手中的另一半石榴,一颗一颗垫着手绢拈着吃起来,石榴籽颗颗粒粒饱满整齐,红艳艳的像小宝石一样品莹爱人,几粒下去就把白择的嘴唇染上了些许红色。

  白择全身上下透着一股乖巧文秀的阴柔之美,是家长最喜欢的小辈类型,却是十三最看不上的娘们样儿。

  十三见他长的女气,行事也女气,不由嗤了一声,有些看不下去,偏白择用手帕托了十几颗石榴籽凑过来。

  “三哥,这玫瑰醉石榴果然名不虚传,又香又甜,入口真竟有玫瑰味的清洌味道,你吃不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