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你这个小骗子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312 2020-10-27 19:19:29

  十三用墨镜腿儿一挑帐单,不欲再和他打哑谜,“你只比这这帐单往上加十倍的价钱报与我府上的管事,回头送来衣服领了钱,再来我这领这张帐单子,可明白吗?”

  洪云裁此时才反过味来,连称明白,“三爷放心,您的这张帐单才是老朽该领的数目,老朽明白,老朽明白,”

  十三闻言满意地笑道,语带双关,“洪老板技艺高深,大有前途。”

  洪云裁闻听连呼不敢,“能为三爷办事,是老朽之幸,老朽虽眼花耳鸣舌头却紧,请三爷放心,放心。”

  十三闻言不语,深看了他一眼,便叫张妈送客。

  洪云裁无故受了一顿吓,冷汗连连的走了。

  霍三爷的钱难挣,挣不好不行,不挣还不行。他苦着老脸,又回去按十三的吩咐拟了比先前多十倍的帐单,才赶着去筹画设计衣服样子了。

  接下来几天十三十分小心殷勤,事无巨细地讨好小妖女,裁衣裳做鞋子打首饰,安置的十分妥贴,而小妖女接连大吃大喝了几天,亦十分惬意。

  冬至那天,十三早早打发人备了一桌子好菜,又亲自给小妖女斟上老头子前几日派人送来的雪梨花甜洒,再三殷勤礼让劝杯。

  及至小妖女洒足饭饱,像小猫翻肚抚肚皮时,他才笑眯眯地凑过去。一脸诚挚地软磨硬泡,连骗带哄,

  “小呆瓜,吃饱了没?”

  小妖女正抱着金碗舒舒服服地靠在榻上,见十三凑过来笑问,她便也向十三眯着眼点了点头。

  十三见她把张妈刚洗净擦好的金碗倒扣在平平的肚子上,便试探着抬手抚上金碗的碗底,碗底的鸳鸯纹触手清晰,把十三的心都烫热了。

  他一手搭在金碗上,一手撑在小妖女身前,俯身笑道,“这么贵重的家伙还是要交给哥哥保管,否则失了盗就不好了,”说着就去看榻边闭眼趴着的昏昏欲睡的大獾。

  大獾迷糊中感觉有锐利的目光射来,它一睁眼瞧见十三的鸡贼样,想他定是没憋好屁,为免牵连自身的清白,它撩起眼皮儿瞅了十三一眼便又闭上,毛绒绒的大身子掉了个儿,用屁股对着十三。

  十三正一盆火似的上赶着小妖女,也无暇理会它,只顾一连声地央求哄骗小妖女。

  小妖女本是松松的抱着金碗,闻听十三的意途后,手不由两下收紧,讲道理似地盯着十三认真道,“老爷爷说这是金饭碗,给我用来吃饭的,有它就不会挨饿了,”

  十三闻言无奈地一笑,欺身上前,出言尽是蛊惑,“在这个家还怕饿着你,放心!在这里你就尽力吃,只怕撑死的,没有饿死的!”

  说着就要劈手去夺,小妖女伶俐地从他臂弯中一闪身,慌忙爬到榻的另一边,躲开后紧紧捧着金碗不给他,

  十三见小妖女抱碗闪身极快,都快赶上移形换影了,一错眼就见她一扭身已脱离了自己的臂弯,跑到了榻的另一边。

  十三见哄不过来,便更换了个路子,他仿若摇摇欲坠似地地坐在小妖女对面,双手抚胸,俊眉深拧,装做十分虚弱的样子,骗她说自己伤神难寐,金子安神最适合自己用来吃饭,若能睡觉时放置枕下必有疗效,若能时时带在身上更是药到病除,立竿见影。

  小妖女不信,她隔着炕桌,探身向十三近了几步,两只黑亮的大眼睛定定瞧了十三几秒,清甜的小嗓子全是质疑,“你说谎话!我观你魂魄安定的很,你从里到外都十分健壮,表里无恙。”

  十三闻言立即打了蔫儿,心道怎么一时竟忘了她有这个本领。

  见自己百般施计都哄骗不过来,他不由颓然坐在一旁,胳膊慵懒地支在炕桌上,俊脸上写满失落,一向悉堆风情万种的眼角眉梢此时饱含无奈,“有你这样的妹妹吗?你和我想象的妹妹真是太不一样了!”

  小妖女无视他的美色,心如磐石,“我是媳妇儿,”

  “你太不听话了,妹妹就要听哥哥的话,知道吗?给我金碗!”十三还想苦口婆心。

  小妖女不看他,“我是媳妇儿,”

  十三见她油盐不进,不由有些急了,“你是妹妹,不是媳妇儿!你连妹妹都当不好还敢给人家当媳妇儿?给我金碗。”

  小妖女斜睨他一眼,又敛首低眉,柔柔的小嗓子蕴含着十分的坚定,“我就是媳妇儿。”

  她十分纳闷,为什么自己和十三明明白白说了这么多次,他还总是坚持不懂呢,她不是妹妹,她是媳妇儿呀!

  小妖女捧腮,十三扶额,一个冷月一个娇花,俩人隔着一张桌子两两相对,默默无言。

  十三感觉碰到有史以来的最强劲敌,又不能真为个金碗随口认了她是媳妇儿,万一到时候她当了真,拿住这荏口不放,自己岂不是永远都不能把她送回去了。

  十三认为自己又没真要娶她当媳妇儿的打算,他自己还幻海沉浮呢,哪敢耽误别人,尤其更不想耽误她。

  可这小女孩比一百个王二毛子还难对付,无论十三千言万语她都有自己一定直规,

  每每一拳打在棉花上的十三,一看到她油盐不进,心似铁打一般的样子,十三真想干脆掐死她算了。

  对,要不是对着她的倾城可人的脸蛋下不去手,他早把她的脖子掐的像手指一样细。

  末了十三被铁打的心做的小妖女差点气成哮喘,他整整心神,心想不然干脆就算了,不就一个金碗,难道凭自己的手段,没它还办不成事?

  当时不过以为能容易到手才与小丫头周旋一二,现在既然她死活不肯松手,自己也无谓再在这上面浪费时间。该办正事要紧。

  计议已定,他便潇洒利落地站了起来,对依旧紧抱金碗防着他的小妖女道,“放心,不就一个金碗嘛,我不要了便是,本爷有的是方法。。。。”

  他下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小妖女抢白了过去,

  “碗丢了就是你偷的,我就去告诉老爷爷!”

  她提起纤细的小嗓子说完便抬眼定定的看向十三,原来她错会了十三的意,以为十三的“有的是办法”是为偷她的金碗。

  如此悦耳的声音说出的意思,差点把个正要说话的十三噎了个气结,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长的像贼吗?还是我打过盗窃官司入过贼情一案?还是我脸上刻着字?”

  娘的!就算老子脸上有字也是玉树临风四个字!

  自己眀明一个司令现在竟落到由一个小女孩奚落猜疑的田地!

  十三委屈的只差撞墙,

  他却浑然忘了当初容城的兵马人枪都是偷老头子宝贝换的。

  小妖女说了一句后便一直安安静静地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十三见她又是一副乖的不像话的样子,不由气的口不择言,咬牙切齿,“你这个小骗子,当初装的好个乖,现在,,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