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行商玉佩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171 2020-10-25 18:58:42

  十三见小妖女吃的正欢,不由的趣味道:“别人吃饭是为活着,你活着是为了吃饭。吃吧,吃吧,吃成小胖猪过年好多卖点儿钱。”

  小妖女正咬着色泽晶莹的肘子皮,肘子加了火腿冬笋香覃炖的鲜香软烂,入口即化。

  她正得其味,闻听见十三正笑盯着她念念有词,她不由叼着肘子抬起头迷茫懵懂地看向十三,“唔?”

  十三见她吃的忘乎所以,连话都没进耳朵,果真是一见好吃的就变成小迷糊蛋。

  他勾唇一笑,不由给她碗里又夹过去一整只云林鹅,“吃吧吃吧,小迷糊蛋,多吃点,回头卖的时候压秤。”

  小妖女此时吃的正欢,压根儿听不见十三调侃她的话,她眼里只看的见十三夹过来的那只诱人的云林鹅。

  这云林鹅是霍家最常上桌的好菜,做法亦简单,只用肥鹅剖净,鹅腹里塞好秘制香料,鹅的外皮用上好的蜂蜜涂抹均匀,锅中倒入一半酒一半水,把鹅放置于蒸架上,盖严锅盖蒸。蒸熟后,酒香四溢,酒和蜂蜜渗透进鹅肉里,鹅腹内的香料也透入肉质,入口香甜,鲜嫩无比。

  小妖女此时闻着鹅香不由涎涎,连筷子也不用,就左手蹄膀右手蒸鹅地大吃起来。

  旁边张妈见俩人的气氛融洽,还以为是小夫妻之间的调笑,不由为俩人的和合美美又高兴了一番。

  张妈边笑边要去厨下端汤,一打帘子却见大獾头上顶着个放了汤碗的大托盘。它两爪举过头顶,扳扶着头上的托盘就稳稳地进来了,活生生一副正经跑堂的做派。

  张妈见怪不怪,从大獾头上接过托盘,便把汤盆放在饭桌上。

  “少奶奶尝尝这碧涧汤,用香芹香覃制的,解腻正好。”她一面笑说着,一面就给小妖女和十三各盛上一碗。

  十三端着汤不由黯然,俗话说,“将靠枪,厨靠汤”,现在他没了枪,也只能勉强喝碗汤聊以**。

  嘴上喝着汤,心里想着枪,他的双眼就一直盯着小妖女面前金碗出神。

  见大獾进来就自动站靠到了小妖女身边,活活一副家生子的死忠相,十三不由鄙视地斜了它一眼,又想着怎么利用这花痴家伙把金碗给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地弄过来。

  十三见小妖女把下剩的鸡汁芋艿头和笋尖豆腐都一一吃尽了,连那绿油油的碧涧汤都舀着喝光了,而那桌边的一盘爆双脆和另一般孜然炙羊肉却一动没动。

  十三思摸着能让无饭不喜的她一口不动,必定是她十分不喜欢羊肉了,便叫张妈以后这两道菜不必再做了。

  他又见小妖女拣着那些精巧的小馒头一口一个,蘸着香梅卤酱吃的十分喜欢,便又告诉张妈以后这些小女孩喜欢的精致点心可以多添点。

  见张妈应了出去,他一张妖孽俊脸立马绽成花朵,眼角眉梢皆是诱人之色,直凑上前问,“怎么样?哥哥对你好不好?以后听哥哥的话,想什么好吃的都应有尽有,管保能让你吃够。”

  小妖女见他凑近的一双桃花眼里全是蛊惑,不由放下了手里的小老虎豆沙馒头,舔了舔唇边的香梅卤酱看着他。

  十三见她不解,便更凑近了一步,手伸向她的金碗,“乖孩子,把这玩意儿给哥哥怎么样?”

  小妖女本是呆瞅着他,闻言立马抱住金碗,奶声奶气地反抗,“不可以!”

  十三不意小丫头反应这么大,凶巴巴的一点都不可爱了。

  他用力夺,“你给不给?”

  小妖女往回用力,“不给!”

  十三见她十分认真地驳回,不由咬牙吓唬她,“不给我以后就不给你饭吃!”

  小妖女瞅瞅十三,又低头瞅瞅金碗,忽然想起老头子说有了金碗就再不会挨饿的话,她立刻牢牢地抱紧了金碗。

  清甜的小嗓子全是倔强,“就不给!就不给!就不给!”

  十三见她还学会耍赖了,一时无辙,四下一寻摸便瞄准了大獾,“你去抢!”

  大獾莫名接到命令,看了小妖女一眼便一低头,直接两手抱胸装雕塑了。

  十三见状气极,“你个叛徒!花痴!色胚,。。。”

  正还要骂,只见张妈端着茶打帘子进来了,十三咳了一声赶紧坐好。

  见张妈把茶水放到炕几上,又收拾完饭桌后,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十三便问她有什么事。

  张妈见问赶忙回道,“刚刚管事的差人来问,请示三少爷什么时候拨派新差人过来使唤。”

  说完又问十三园子可要添几个人?要什么秉性的?请示下后自己好得了主意去找管事的分派。

  十三俊眉深挑,“要那些白吃干饭的做甚?统统打发了,省得扰爷清静。”

  张妈犹豫道,“可那园子,,,,还需要料理,这一年园子又添了不少花树,花草树木总得。。。。。”

  十三不耐烦摆手,他瞅一眼刚刚敢公然违令的大獾,对张妈道,“放心罢,自有人料理。”

  十三赶走了张妈,一转头对正在向小妖女献殷勤的大獾懒洋洋道,“听见了吗?以后园子院子都归你了。”

  大獾听的真真的,它两只大爪子垂在胸前,耳朵藏起来,脸还瞅向小妖女,显然并不想搭理十三这茬儿。

  十三见这一向装老实的大獾居然也敢装充耳不闻,摆脸子提抗议了,他本是斜躺靠在椅子上,见此状不由火气向上涌,他蹭地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插腰向大獾发令,以显示他才是正头主子。

  “过来!”

  “给我过来!!!”

  十三叫了大獾三四遍,见他还是拨嘴不动,便一个箭步跨过去,准确无误地拧住了大獾的耳朵,

  他把大獾直揪到自己面前,迫使它平视看自己因恼怒而有些发青的俊脸,“看看,老子才是你主人!”

  他一手拎着獾一手指着自己鼻子气呼呼地道。

  “还敢造反?猪狗不像的玩意儿的!小心把你做成獾头磨牙!”他咬牙切齿,末了又加了一句,“见色忘义的东西!”

  大獾被十三拎着训的一声不敢吭,它不会说话,若它会说话此时一定会反驳十三,它自认为和十三没有什么情义,只有契约,所以也谈不上什么忘义,至于说是见色忘义,更是冤枉了它。

  天地良心!它只对母獾感兴趣!

  虽然它从出生到现在都没见过母人脚獾。

  大獾看看十三,又偷眼看看小妖女,末了它一低头瞧见了十三腰间挂着的行啇玉佩,只好的认命地耷拉了毛脑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