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欢聚一堂上大型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066 2020-10-22 13:37:01

  “老二!上来吧!地上没人!!”

  老二从洞口伸出头来时已是晕头脑涨,正要四下察探,只见老大抓着他瘦削的两肩卯了个小劲儿一提,便像倒拔垂杨柳一样把老二拔了出来,稳放到了地面。

  可怜老二两眼还胡乱冒着金星,面前就闪现映出了老头子咬牙切齿恨不得撕人肉的脸。

  老二本就瘦削身弱,此时乍见了老太爷的凶神恶煞,刚刚因缺氧喘不过气的胸口,经此一吓,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儿背过气去,他只觉腿上一软,就要悠悠向后躺倒。

  眼看就要倒地,却被老大及时拎住,老大像抓小鸡子似的一拎他的肩膀把他扶正,在他耳边偷语,“现在是共患难的时候,咱俩至亲兄弟,你他娘的可不能装晕假死,让老头子光练我一人儿。”

  老二闻言,紧闭的双眼只得悠悠转醒。秉心提气靠着身后的小海棠树强自站直了身体。

  俩人慑于老太爷的锅底脸色和吃人眼神,一时踯躅原地不敢上前。

  而突然从地下冒出俩人,把院子里的人都齐整整吓了一跳。

  众仆人强撑着不敢出声,及至俩人全上来了,人们这才看清二人的真面目,原来二人就是今天的罪魁祸首:霍家大少爷霍有一,霍家二少爷霍九二。

  俩人一僧一道的打扮,身上因刚滚过地洞,统一沾满了泥土,俩人虽相貌体面却不甚干净。

  瘦道士的长发半散,洁白的拂尘被泥土粘的打了绺,他五官端秀,清癯俊逸,面色晃白,身形颀长,十分赢弱,浑身上下一副被掏空的光景。

  壮和尚的光头又光又大,此时却也被土蹭的不亮了,他身形魁梧壮硕,熊腰虎背,红光满面,浓眉巨目,阔鼻厚耳,一把刺猥似的扎虬胡,根根扎在他的大下巴上,他胸前挂着一串沾满土的大佛珠,整个儿一个鲁至深转世。

  午后的光影透过疏枝,斑驳地洒在俩人的身上,把俩人本就怪异的形象衬托的更加神秘莫测,甚至还散发着一种莫名的滑稽。

  此刻十三看着老大老二如入网的鸟儿。

  若不是此时俩人脸上都是一副赴刑场的光景,和高阶上老太爷一副要行刑的监斩官表情,他恐怕得乐的捶胸跺地。

  十三想起这两天为老大老二白白葬送的骂,又见俩人滑稽的形态,他一时不由嘴皮子做痒,禁不住想要上去嘲弄几句。

  “大哥二哥天天出门回家都要问佛打卦,今天敢情是大哥的佛祖没告知感应,还是二哥的六爻卦不灵了?怎么俩人都组团儿往老虎鼻子眼儿下撞了?”

  众仆人听了都是想笑又不敢笑,,一个个吭哧吭哧憋的脸面通红。

  突然上方传来老头子的一声厉声咳嗽。

  十三瞧见老头子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脸色,便赶忙收了笑,只得凝眉静气,抿着唇悄悄地走到了老头子身后。

  众仆人亦被这声咳嗽震慑的统一噤了声。

  一时间空气凝固成死一般的宁静。

  一柱香的时间过后,俩人同时开了口。

  “南无阿弥陀佛。”

  “无量天尊寿福。”

  只见壮和尚和瘦道士同时向老头子各自揖了佛道礼后,便齐声恭敬喊了声,“太爷爷。”

  这一声问候像睛日惊雷一样炸动了老头子的神经,忍耐良久的他活像触碰到什么恶心至极的事物一样,他山羊胡猛地一抖,大拐杖使劲往地上一戳,声如钟气如洪的向老大老二发起了狮吼功。

  “不孝的畜牲!还敢回来?!滚!都给我滚!仔细站脏了我的地!浊污了我院里的气!滚!!!”

  二人闻听到一个“滚”字便立时统一点头应了一声,如蒙大赦一样回身就要走,没跑两步却见四周已被仆人团团围住。

  老太爷在上怒发冲冠,“来人!拿大棍大绳来,给我捆结实了!往死里打!”

  他本是痛心疾首,想做出一点喘息虛弱的样子,奈何中气太足,话一出口便像是要唱老生,此刻他洪亮浑厚的声音波及到院子的每一处角落,连大门外的街道都不放过。

  众仆人受令,一时便把老大老二捆成了粽子,旁边抄大棍的差人在老太爷一连声“打!打!打!往死里打!!!”的催促下正要上手打,却见老大点头恭念了句佛号,“南无阿弥陀佛。”

  十三一见,老大挨打前还懂得讲礼貌,真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不愧学佛的,觉悟高。

  正暗自钦佩,只听老大话音一转。对持棍的仆人中气十足地喊道,“小施主!贫僧佛法高深,你要敢打我我就念经咒死你!”

  老二在旁闻言立即效仿,也对着自己面前持棍的差人中气不足地喝道,“贫道术法高明!你要敢打我我就画符制死你!”

  见仆人犹犹豫豫不敢上前,老头子三步并作两步直奔过去,他抄过碗口粗的大棍,便直接往老大屁股上招乎完就往老二屁股上招呼,

  “咒死你!制死你!不孝的狗东西!你们锦衣玉食吃饱喝足,实在闲的没事就该在家对着镜子互打嘴巴玩儿!干什么出去胡做非为?!活着也是丢人现眼!现世包!!不如今天一并打死了干净!!!”

  老头子骂一句便狠打一下,棍棍都下了死劲,一时看的众人是心惊胆战低头默然,打的俩人是呲哇乱叫,鬼哭狼嚎。

  十三在旁,见老头子气的狠了,棍子打的愈发像雨点般落下,他不由想过去劝拦,还没走近战场,只听被揍的老大一改嘴上的不绝于耳的“哎呦”,忽然改发出“锥儿”锥儿“的猪嚎,直结结实实把十三吓了一跳,还以为谁家的公猪被强敲了。

  十三还没转过弯老大这是唱的哪一出,只听旁边的老二有样学样,紧跟老大的步调,忽然“咯咯噔噔”地学开了公鸡打鸣,浑似改行下了蛋公鸡正抱窝邀功。

  一时间院子里猪嚎鸡鸣乱声不绝!

  见俩人被捆成粽子,只能边嚎边乱蹦,边乱蹦边打鸣,十三正纳闷俩人何时练就如此绝技,忽然听闻一阵笑声,他四下一瞧众人,皆是敛气噤声死死咬唇不敢发笑。

  再循声望去,只见东墙上一个脑袋一伸一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