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传说中的败家子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087 2020-10-21 18:58:04

  十三眼瞅着人群散去,留下一片果皮烟屁股,他不由明白了为何刚才景况愈看愈不对劲。

  嘿!敢情这帮孙子这是把自家当免费的戏园子了!怪不得刚才叫好叫的如此熟捻!

  这老鸨子,这黑老疤,分明是上这故意搞场闹剧打自家的脸。浑不吝的招数让他没法使狠,而外面看戏的众人更是让人治无可治,更可气的是这群人竟似来惯了似的。

  原来十三猜的没错,这些看热闹的人自半年前偶然看过霍家一场免费戏后,都惊觉霍家的唱法竟比戏园子还绝,关键还不要票。

  而众人一年来抓住了规律,便三天两头来瞧个免费的新鲜热闹,尤其是礼拜天这日的戏,众人都自发掐着点儿来等,绝不舍得错过。

  久而久之,竟有人还自觉带上糖豆瓜果烟卷茶水来瞧便宜戏。

  还有那挤不进前来的老者便拿个马扎靠坐在墙根喝着小茶壶就图听个热闹。

  甚有那天桥说书,茶馆讲段子的,也经常会在这天来取点现成的实事素材,听回去真事假说,自有看客天天爆满光顾。

  一说起云城首富霍家小辈的老大老二,城内谁人不能背出个几段俩人的荒唐事儿?

  经过好事儿人一年来的渲染,霍家和霍家的两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不孝孙儿,竟真个倒是成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十三见打扫的佣人自动去清理了大门前的杂乱,轻车熟路,做惯了似的只等看热闹的人一走便上前打扫,才了然刚刚他为何一直备着扫把簸箕伫立在门前。

  十三奇怪如此丑事老头子竟故意大敞门任人观看取乐,他不由上前想一问究竟。

  “太爷爷。”十三站定到老头子椅子旁一躬身,“刚刚何必开着门交涉,今日一行,恐怕明天咱们家就得成了云城的笑柄。”

  他顿一顿,窥着老头子的脸色又揣摩道,“再说我大哥二哥都几十岁的人了,总还是要给他们留些脸面。”

  老头子闻言并不看十三,只轻蔑地“哼”了一声,两只鹰般的眼神像能把人活活看死,他对着大门恶狠狠地咆哮道,“野猫浪狗都比他俩体面些,我霍家的脸都让他俩当了擦屁股纸!这俩不孝的东西还敢谈要什么脸面?!”

  说着老头子又回头快速吩咐管家,“叫人把所有的小门都一律堵死了!苍蝇老鼠也不许放进放出一只,今天我就在大门候着他俩!”

  十三见老头子真动了怒,不由有些惴惴,生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若波及了自身,到那时也是白白填陷在里头。

  他心思一活络,便慢慢贴着墙根儿向后退,打量趁着老头子不注意便要开溜,正小心翼翼地挪了两步,却未想老头子突然厉声叫住了他,“你想去哪儿?”

  十三见问,只得停了脚步,立定笑回道,“没,没去哪。”

  他两条大长腿装做无聊的一踱,“这不是有点冷嘛,想活动活动身子好暖和暖和。”

  老头子见他上身穿着大狐皮夹克袄,领上一圈浑厚的狐狸毛,下身穿着毛皮裤长靴,浑身上下明明是一副密不透风的厚实。

  他不欲拆穿十三,只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才道,“你去门囗等老大老二,给我远远看好了,一进门就抓住捆死了,谨防他们回来溜了。”

  老头子见十三脸上一幅事不关己的模样,便抄起拐杖一指十三又接着道,“他们今天不回来便罢,若回来再溜了,就拿你试问!”

  十三闻言只得答应,心里一百个不情愿,却也只得领了这苦差去门前的台阶充当哨兵去了。

  此时大门前已被仆人打扫的一干二净,老头子独自坐在厅前的太师椅上,仆人都垂首而立。

  闻讯而来的众小姨太太本想着来瞧个热闹,不想来晚了没赶上,见此状也不敢直接折回,都讪讪地自觉站在老头子身后,悄悄声声,大气也不敢出。一时整个院子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十三站在门前的高阶上向路两边左望右望,半晌都没瞧见他大哥二哥的踪影,他不由嗐叹,两个大的惹了祸反倒练自己一个小的,累及自己当个门神戳在大门口喝穿堂风。

  正心下发着牢骚,忽然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十三循声看去,原来是院子正中的小花坛处传来的声音。

  此时正值隆冬,花草早已凋零,几株小海棠树也只剩光秃秃的枝杈,只剩几块点缀的大青石块三三两两地随意躺在花坛四处。

  十三见花坛正中树根下的那块大青石块似有松动,他不由走近,想一探究竟,刚走到花坛前,只见花坛正中那块大青石忽然一滚,接着就从下面冒出一个人头!

  十三先是吓了一跳,定睛一看转而又乐了,只见那人头刚伸出地面便又立时缩了回去,片刻后又钻了出来,原来是一个光秃秃圆咚咚的大脑袋。

  此刻这颗光秃秃圆咚咚的大脑袋面对着十三便是一乐,“哎呦,原来是老三啊,什么时候回来的,吓我这一老跳!”

  不等十三回答,他又紧接着问,“有钱吗?”

  十三摇头。

  “有饭吗?”大光脑袋又接着问

  十三再摇头。

  “有酒吗?”大光脑袋还继续问。

  十三还是摇头。

  大光脑袋三连问后都没得到想要的答案,连连失望后他不由大骂,“这个老而不死的人精,一点儿没去上西天的觉悟,抠的人抓心挠肝,钱都自己掖藏着垫棺材板哩!”

  他声音浑厚,十分响亮粗旷,骂着骂着他忽然意识到什么,“看见老太爷了吗?”

  大光脑袋愤愤抱胸等着十三继续摇头却未等来,只见十三满脸同情,抬手一指他身后。

  大光脑袋回头一看,登时顶梁骨走了真魂。心头砰砰乱跳,他下半截还在洞里的腿打开了摆子,然而面上纹丝不露,却十分镇定。

  只见他默了一默,念了句佛号便爬出洞,边爬边心里直暗骂杂毛獾——吃饱了撑的!力气没处使!又瞎乱挖洞,害自己摸错路!

  及至他整个人都爬出了洞后并不做别的,却是又回身,大屁股翘的老高,跪趴在洞口边,一双大手扩在嘴边充当喇叭向洞内喊道,“老二!——上来吧!——地上没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