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黑老疤要债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177 2020-10-20 19:16:07

  黑脸大汉对着老太爷一拱手抱拳,“老太爷!黑老疤给您请安问好!”

  老头子闻言“哼”了一声。

  黑老疤见老头子坐在太师椅上依旧如以往自己来时一样一动不动,不由有些抓耳挠腮,他自然知道霍家是云城一霸,除了赌娼没涉及外其他行业都垄断的差不多了。

  黑老疤生的人高马大,心思却细如发,他之所以能在云城屈指一数的赌坊当了十几年的看场打手而屹立不倒,全都因为他不但心狠手辣,更主要是能看人下菜碟,他自有他的一套标准:到高门大户收账绝不得罪人。

  此刻他对着威然正坐的老太爷,一时想不出什么新鲜招数,只能尽量放低姿态,生怕一个不防头得罪了他。毕寬自己只是混口饭吃,给坊主收回账虽事大,自己一个小差使不得罪人的事更大。

  他想了想又是上前一抱拳,咧着嘴笑道,“老太爷!二爷此前在鄙处豪赌几天几夜,输了钱又跑没了踪影,小人只得来霍宅讨还,老太爷只要支付些利息能让小人回去交差便可。我们兄弟都是刀尖上舔血的货色,混口饭不容易,万望老太爷给个面子!”

  他模在鼻梁延伸到左右脸的大刀疤,因强笑显得十分狰狞,偏他不自知,说完还自以诚恳之至地,冲高阶上的老太爷咧嘴笑了笑。

  黑老疤黑的泛光的大阔脸煞气十足,再配上那因笑牵动的刀疤,简直像是要活吃人。

  地上跪坐围抱成一团的老鸨子们见了这笑直疹的抱臂。

  见老头子仍旧威然不动,黑老疤一咬牙,便想使出自己的手段,只见他三步两步跨到院中间,左右胳膊一对拍,接着“嘿!嘿!”两声,便脱了大皮棉袄。

  他先是对着门口众人一个三百六十度的亮相,接着便左青龙,右白虎地耍将起来。

  他胸前一巴掌护心毛直窜到腹沟,后背上的刺青密密麻麻十分唬人。

  十三眼尖见他后背上纹着左青龙右白虎上朱雀下玄武,不由暗自嘀咕,得亏这黑老疤的后背地盘够大,不然这四圣也纹不了这么齐全。

  未多时,十三盯着正舞的生风的黑老疤忽然愈看愈不对劲,怎么这刺青,好像他娘的掉色了?再定睛一看,可不是怎么的!

  原来此时正值正午大太阳,黑老疤一晒一动便出了一身细汗,他大粗脖子上的汗往下一滴答,背上鲜艳的刺青便立时被洇湿了一大片。

  十三一看乐了,合着这刺青是画上去的?

  他边乐边走到黑面前,黑老疤一见十三便停下了正舞耍的大熊掌,“嘿!三爷,您是行家,看我这式耍的怎么样?!”

  他左右哐哐一对拍胳膊,“怎么样?还够上道吧?”

  十三只眼瞅着他身后,闻言便故做正经地一点头,一双桃花眼漾满深意,“我瞧着倒是不错,你看你这后背都耍掉色了,”十三一挑眉,“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催化掌?”

  黑老疤一听大惊失色,“掉色?哪里哪里?!”

  他一面问一面慌乱回头看自己后背,边看边转圈,却无奈他后背宽阔脖子又短,浑似个蛮牛咬自己尾巴似的半天没得要领。

  十三见状一笑,而门外的众人因背着光看不清黑老疤身上洇湿的刺青,忽然一时瞧见他像狗咬尾巴一样姿势,不由都停了巴掌想看看究竟。

  黑老疤转了几圈便停了下来,他伸胳膊一招乎旁边的小弟就赶紧送上来棉袄来,他边穿边对十三讪笑说,“三爷您大人物不拘小节,别看那些,就说咱这几步几爪怎么样?”说着还抄起一对大熊掌对着空中空捶了几下又挠了一番。

  十三见状故做严肃,“不错,上天桥卖大力丸足够用了,”他一拍黑老疤的肩膀,“你这两下子不去天桥卖艺可真屈才了!”

  黑老疤一听,忙一抱拳,“知音啊!”说着就要报答十三的知音之情要给十三当众翻几个空心筋斗。

  十三一听忙蹿出去老远,生怕被这蛮牛撂蹶子不慎误伤自己。

  此时门外挤着看热闹的人愈来愈多,黑老疤见门外有入叫好,便像垄地一样在院子里左一行右一行地耍起来,他耍的十分卖力投入,连差点撞上了小花坛的大青石都不自知,一连串的跟头翻的围观的众人都一时炸了锅。

  这一下连旁观的十三都忍不住掴掌了,却见他的“好”字还没喊出口,只见门外看热闹的人都争先恐后地伸着脖拍巴掌,边拍还边大喊,“好功夫!再来一个!”

  “来一个!来一个!来一个!!!”

  眼见门外众人欢呼掌声愈来愈齐,高坐太师椅的老太爷脸一时黑成了锅底,他朝身旁的老管家一示意,老管家便回厅里抱出两个小木箱子。

  老太爷见了木箱子只一点头,身旁的两个听差便一人捧一个小木箱子打开了盖,里面正是一裹裹齐整整的大洋。

  此时门口人群里有那眼尖好事儿的,一见那大洋眼立时都亮了,他扬着脖儿振臂高声呼到,“老太爷要打赏了!”

  闻听此言,人群中又是一阵沸腾,更是使劲伸长了脖儿瞪大了眼向院里瞧,那股兴奋期待劲儿,活像是自己要得赏似的。

  黑老疤眼疾耳聪,一听见“打赏”二字,便立时放弃了接下来要胸口碎大石的打算,他身体一打旋,直奔到高阶下,忙给要去院中花坛搬大青石的众兄弟使了个眼色,然后领头弯平了腰,手伸过头顶等着领钱。

  此时旁边一直跪坐在地、好似相拥抱团取暖的老鸨子们也都福至心灵,都不约而同地一骨碌爬起来,囫囵拍拍屁股上的土,也争先恐后地过来领钱。

  老头子在上黑着脸咳了一声,底下捧着大洋的听差便把盛钱的箱子交到了老鸨子头水上漂和黑老疤手上。

  两行人拿了钱立时喜笑颜开,浑似撞了大运,忙不迭地对着高阶上的老太爷抱拳的抱拳,行礼的行礼。

  此刻门外攒动的人群又是打哨又是叫好,直夸霍家财大气粗,果然百闻不如一见。

  黑老疤和老鸨子头水上漂一行人在人声鼎沸中喜气洋洋地出了门。

  众人见两场大戏皆已收尾,不由咂咂意犹未尽的嘴唇,便也三三两两地散了。

  十三眼瞅着终于散去的人群,不由纳闷,再看大门口,人群散后的地上铺着一片果皮烟屁股,活像海水退潮留下的一层贝壳,他不由明白为何刚才景况愈看愈不对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