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今天礼拜几?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116 2020-10-18 18:31:41

  小妖女睡里间的大床,十三就睡在外间的罗汉床上,他长胳膊长腿在罗汉床上施展不开,睡梦中感觉不甚舒适。

  黎明时分,十三被自己的鼾声吵醒,忽然想起屋里有个娇滴滴的小女孩,他立马规矩躺好盖严被子,向屋里望了望,见小女孩已经合眼安睡了,他才抬手拉灭了榻前的电灯绳。

  笠日日上三竿,十三耍了一通刀枪棍棒才回屋吃饭,一进门就看见小妖女披头散发地穿戴整齐,正和大獾并排坐在饭桌前大吃大喝。

  见十三推门而入,小妖女和大獾都是只统一鼓着腮帮子抬了抬头,就又在桌上埋头苦吃起来,并没有多余的嘴分给十三说话。

  十三见小妖女穿着奶杏鹅黄色斜襟小袄并配套的褶裙,脚上蹬着一双洒花软拖鞋,长长的乌发随意披散着,周身无饰品。

  那袄子宽大的袖口和衣襟领口上,并连拖鞋面上都滚镶了柔软的白兔子毛。愈发显的她容色出尘,身姿单薄,腰肢楚楚不盈一握。

  再看她因为塞了太多肉包子而鼓鼓囊囊的小脸蛋,十三不由深深怀疑,她吃的东西都溜到哪里去了?

  十三接过张妈递过来的毛巾随意一擦额上的汗,便坐在了饭桌前也要用些吃食。

  他抄起个蟹黄包咬了几口感觉不甚合胃口,便把那大景花汤盆里的暗香粥舀了一碗放在面前,正要吃,却见旁边的小妖女站起身三两下把一碟子玉豆糕塞进嘴里,紧接着直接把那一大盆暗香粥端到面前,不顾张妈一连迭的“少夫人慢点,小心烫”,她把大汤勺捞出放到一边,直接噘起小嘴对着粥盆沿往嘴里流水介的送。

  十三见她呼呼吸粥连气都不用换一下,一时愣地把手里的小汤勺掉到了粥碗里,勺子把碗里白粥上漂浮的梅花砸变了形后直陷没到入粥里,最后只冒出一个勺把尖。

  “少夫人真是孩子心性,能吃是福,能吃是福,这样以后才好生养,”张妈脸上的褟子笑开了花,乐呵呵地又给小妖女的金碗里续上热牛乳,看她吃的十分开心自己亦十分欣慰。

  十三眼睁睁看着小妖女风卷残云般吃光了桌上的饭食,又看她正和旁边的大獾似地把脸扣在碗上舔干净,不由怀疑自己娶的不是媳妇儿,而是个八辈子没吃过饱饭的小兽。

  小妖女舔光了碗又直勾勾盯着十三面前仅剩的那一小碗暗香粥,十三会意,赶忙把粥碗推到她面前,“你吃。”

  小妖女对十三眯了眯眼,抄起粥碗张开小嘴刚想一饮而尽,忽然余光注意到十三和张妈都整整齐齐直勾勾盯着她,她只好把捧起的碗又放回了桌面,略带羞涩地想用勺子舀着喝。

  十三一见不由莞尔,小野兽还知道害羞了?

  他看了眼小妖女面前空空如也的大金碗,想了一想便回首问张妈,“厨下还有饭吗?”

  张妈忙回,“有,有!还有蒸好的八宝肉圆和煎好的虾饼,本是预备当点心的,怕早餐腻了便没端来。”

  十三便命张妈去取了来,又对已打起帘子的张妈说,“厨下有什么现成的点心都端来,给少奶奶加餐。”

  张妈一连声地应着就出去了。

  小妖女听到十三与张妈的对话,唇边小勺子进的更快了些,她咽下口中粥,对着十三弯了弯眼睛。

  十三见她十分娇憨可爱,不由刮了下她的鼻子,为她拈去沾在唇边的一朵红梅花瓣,“真是个小呆瓜!”

  他一指那碗里所剩无几的粥,“这暗香粥是用雪水同白米煮熟,再洒上梅花点缀,吃的就是一个风雅。暗香浮动,淡中始知真味,你这样囫囵吞粥,可尝出什么味?”

  小妖女对上十三弯弯的桃花眼,想起怪不得刚刚粥里混着红梅花瓣,她不觉一笑,露出雪白的贝齿。

  十三见她满眼天真,乖的不像话,不由拍拍她毛绒绒的头发,“呆会张妈给你送八宝肉圆来,那个是鲜猪肉酿制的,滋味浓郁,肉制鲜美嫩滑,十分可口,但也不可多吃。不然午饭就吃不下了。”

  十三见她点头了,便眼盯着她的金碗,心中暗暗思量。

  不多时张妈便端来了一小铜锅八宝肉圆,两碟子虾饼,并一些杂类点心。

  十三见其中还有一盘台鲞,便拣了放到小妖女碗里,“这舟山鱼干滋味不错,小馋猫正该多吃”。

  小妖女闻言夹起鱼干忙边送到嘴里忙不住地点头,连旁边的张妈见状也笑了。

  他笑说完便自己亦随便吃了些,边吃边思摸着怎么把那大金碗骗过来。

  厅中一时默然,只闻听饭桌上的咀嚼声,大獾吃饱后便自动靠立在小妖女身旁。

  十三见它一副花痴狗腿子样,便不由想让它背这个黑锅,先把金碗偷过来再说,正暗自打算,却忽然远远听到外面传来女子喧哗的声音,十三侧耳一听便皱了眉头。

  他吩咐张妈呆会给小妖女梳头发,又嘱咐小妖女乖乖吃自己的不要动,自己便抬脚出门奔向园外去了。

  一出园子便有差人上来回话,原来是几个妓院的老鸨子结伴来要帐。

  因十三的园子西墙挨着大门近,故一有响动便听的十分清晰。

  十三一面大步踏出园子沿着甬道,那嗲里嗲气的脂粉声音听的更真,十三正要询问差人,只听大门处又传来了一阵铿锵的脚步声,接着传来莾汉的瓮声瓮气的胡乱叫唤。

  十三不由纳闷,后面的听差见十三皱眉赶紧上前快回道,“这是赌场的黑老疤的声音。”

  黑老疤便是云城首屈一指的赌坊里的看场打手头子。

  十三早就对此人有所耳闻,此刻听到差人的回话后他便了然于心,一面加快脚步,一面不由地发起了牢骚,“他妈的,一刻不都不得消停,赶场子似的唱戏,从昨儿个闹到今天早上,一个个都知道本爷回来了,都是冲我来的是吧?!”

  旁边紧跟随其后的听差叫小候,从小跟着十三,机灵狡黠,惯会察言观色,他闻言快追两步上前陪笑回道,“哪能啊三爷,您出外一年不清楚,这都是家常便饭了,要嫖债的一三五来,要赌债的二四六来,若赶上礼拜天,两家儿就凑到一块儿堆来。”

  十三闻言立即停住脚步,“今天礼拜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