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小妖女的过去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224 2020-10-17 18:57:24

  十三面上不露,强自按平静心中乍起的波澜,他不由暗骂自己,“妈的,心跳什么?你是司令不是花痴!”。

  真把她当自己媳妇儿了?

  他自问后,几不可查地一摇头。

  江山和美人他只想要江山,就算没有江山他也不想要美人儿,因为美人儿会耽误他打江山。

  沉迷女色的君王可都没好下场,什么帝辛,幽王,成帝……,他心中鄙视告诫了自己一顿,提醒自己换上一颗报仇雪耻的雄心后,胸前才微微平复。

  十三呆完,依旧无赖似的,装做打了个哈欠,半耷着眼告诉完小妖女睡里屋的床他睡外屋后,便想兀自跳上罗汉榻安歇。

  小妖女轻“嗯”了一声。

  十三转身时,却忽然瞥见她腕上的铃。

  他想起今晚十六姨太之事,又结合上次山上小妖女退众兵之事,不由问道,“你的腕铃哪来的?”

  小妖女闻言摇摇头。

  十三一时来了疯兴,“你会道法?还是巫术?妖法?”

  他见小妖女怎么问都不答言,便索性上前拉着她的手,一撸袖子,小妖女纤细柔嫩的皓婉便露出了一大截。

  十三见自己唐突了,不由面上尴尬,讪讪又给小妖女拉下袖子盖上那一大片皓白凝脂,只管对着铃细看。

  近看时他只觉此铃绝非常物,便是老头子屋里珍藏的那商代古鼎也没有此铃的历史沉淀气息浓重。

  只见那怪铃周身呈土黄色,似是什么东西的骨头制成,镌有异纹,铃铛腹中却空空没铃舌之类,近看反而更像口小小的古钟。

  这口无铃舌的小钟亦不知道被什么骨制的的东西圈在小妖女的腕间。

  没铃舌怎么响的呢?而且那乐声也不似外力敲击所至。

  他心下纳闷,不由问道,“你这铃铛怎么出的乐声?”

  小妖女任他拉着腕,闻言只轻轻道,“心有所想,铃有所声。”

  十三更惊,“那是,难道是……念力?念力催动铃铛出乐声,便能瞬间摄人魂魄?”

  小妖女抿了抿唇,并不说话,只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小巧的下巴。

  “乖乖,好神奇的东西,若是我有了这本事还不一人可抵千军万马?”

  十三顿时心痒,不由放下她的手腕,眼中忽然闪现无限光芒,“把铃卖与我,再教与我那新奇术法怎么样?”

  小妖女摇头。

  十三俯身看她,“别小气嘛,都叫我哥哥了,哥哥发达了以后你也有肉吃。”

  小妖女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敛了睫毛,“我不知怎样教授。”

  十三一时语结,“呃……”

  小妖女一转腕,“念力,心神意动而发。”

  十三更觉不可思议,心有所想,铃有所动,难道是传说中的人器合一?

  这可比摘花飞叶,百步穿杨厉害大了!

  他心思活络,“那你跟着哥干,给我当个副官军师先锋什么的,一打仗前你就用念力催铃,把敌方都干死,咱们不就不战而胜,到时候统一世界……?哎!你别走嘿!还没说完呢!”

  小妖女并不理他的荒唐话,兀自进了卧房上床睡去了。

  十三见状只得咽下满心的雄图宏志,无奈躺在外间地罗汉床上,他大长腿伸出床沿,两手枕着头不由叹道,“果然美人儿不可靠,娇滴滴的小美人儿更不可靠!”。

  小妖女躺在里屋十三的床上,小小的身体安静的埋在松软绵厚的被子里,床单被褥都是老头子派人送来的云绵苏绣,挑的是淡紫粉绣碧色梅花的花式颜色。

  外面天寒地冻寒风冷洌,屋里却生着地龙炭炉温暖如春,炭炉是十三给小妖女额外加的,像怕是冻坏了他的小娇妻似的。

  布置的时候被张妈背地里笑了好半天,笑一向粗枝大叶的三少爷也会疼人了,果然是有了媳妇儿能转性。

  十三并不在乎张妈的调侃,也没解释小妖女不是自己的媳妇,反而他乐得让大家都知道自己有了媳妇儿琴瑟和鸣,这样对老头子对外都能避免不少麻烦。

  至于疼人,他想,虽然自己是不可能娶她的,但她既然赶又赶不走,但怎么说也为他当了一把挡箭牌,本着优待盟友的道理,对她这点好也实在算不上什么。

  而且他认为,就算她是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人,她是很值得被疼的,很应该被疼的。他笃定,她做为一个豆蔻年华的小女孩,显然是枝头最娇美的那一朵。

  正此刻小妖女温暖地躺在被子里,小手抚摸着被面上绣着的一整棵绽放的绿梅树,她感觉自己好似也变成了树枝头的一朵梅花,是一副含苞待放的样子。

  两个光着的小脚丫翘来翘去,她借着灯光看墙上自己脚丫的影子,看挨着炭炉蜷成一团呼呼大睡的大獾,再看帘外睡在榻上轻轻打鼾的十三。她心中忽然莫名生出几分欢喜。

  暖意正浓的房间中,十三的呼吸声有条不紊地一起一伏,小妖女的思绪却从很远的地方飘将过来,倏然间,又飘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小妖女其实不用大獾来接,也能自行回来,她记忆极好,只要是走过的地方,听过的话,她在百十年间便不会忘记。

  至于再追朔到几百年以前,她就记不太清了,再往千年前追朔,她就只能想起些零落的片段。

  而太多时候她大都是如何也想不起来,就像她脑海里潜伏的深不可测的漩涡,等她一触碰那久远的记忆时便立时吸了过去。

  所以她不能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永恒的时光洪流中,她只有本能的法术和腕间的骨铃为伴。

  她依稀记得自己上次入世时还是几百年前,当时天下大乱,战祸灾荒瘟疫横行,她当时一醒来并不知晓情况,刚一下山就被人当小乞儿抓到了一个诡异的门派还差点被献了祭。

  她自然是在那里闹了个人仰马翻,饱餐了一顿跑出来后便又回了山里,一睡就又是几百年。

  没想到前几天被人炸了自己的洞穴,她出来后只感觉肚子又是极其地饿,吃了个小胖姑娘送的鸡腿儿后又莫名其妙地遇见了十三。

  她跟着十三一路走,只想大大地饱餐一顿,给肚子存下足够的粮食好支撑下个百年的长睡。

  没想到十三却娶了她当媳妇儿,她不记得自己与人长久地相处过,记忆里也没有媳妇儿一词的解释,她懵懵懂懂不甚明白,却不知为何忽然间想有了与十三亲近的心思。

  彼时她并不能懂得喜欢的真正含义,只是不由自主地想粘着十三就觉得快乐。

  是她记忆里从没有过的滋味。

  她想,若是在此能停下来,看看人世的繁华也很不错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