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一起洗澡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242 2020-10-16 19:43:33

  小妖女低头一瞧,原来是拥有神出鬼没绝活儿的大獾,小妖女一拍它毛绒绒的大脑袋,“你怎么来了?”

  大獾见小妖女竟然摸了自己的头又出乎意料地跟自己说了话,它不由受宠若惊,更加卖力地摇着大毛尾巴,整个身体站立了起来。

  它一只大毛爪子掬在胸前,另一只大毛爪子指向门外,乐呵呵的眯着小狗眼瞅向小妖女,猪鼻子一皱一拱,做出了个含羞带臊的表情。

  小妖女见大獾笨拙可爱不由好笑,“你是来带路的?”

  大獾闻言忙点了点头,它见小妖女从椅子上坐起了身,便哧溜一声跑到前方,给小妖女充当引路獾去了。

  小妖女拒绝了大獾带自己钻假山下的地洞,而是轻车熟路地穿过花园子,准备无误地踏入通向十三院子的甬道。

  此时已是后半夜,甬道两边的路灯都已熄灭,月光星子皆隐没在云层,四下漆黑不见五指,小妖女却怡然自若,视物如昼。

  她与常人不同,黑夜白天,对她来说是没什么区别的。

  她带着大獾一阵风似地回了十三的园子,上夜的人正倚门打旽,因她脚步极轻,打旽的人此时竟没有惊醒的意思,反倒睡的兴浓,鼻中呼出了鼾声。

  大獾上前利索地开了门闩,小妖女一进门却不由地吸了吸小鼻子,和旁边的的大獾一对脸儿,一人一獾就循着香味儿,撒丫子直奔二院的小厨房去了。

  大獾又驾轻就熟地打开了厨房的门,俩人默契地对着大条桌上的饭菜就是一顿狼吞虎咽,原来真园厨房上的差人见十三和小妖女在老头子上房用完晚饭了,便把预备好的饭菜搁了下来。

  此时赶上喝茶喝饿了的小妖女回来,正好给她和大獾充当了夜宵,

  待大塞大嚼一顿后,小妖女才进了十三的院子,院子亦是一片漆黑,只有东侧房里亮着灯,她未及多想便上前推开了门。

  一进门,她就被十三“啊!”的一声活见鬼似的狂嚎惊的呆在了门口。紧接她就见十三赤果的胸肌慌乱中忙向水中沉去,口中一连迭地对她乱喊。

  原来十三前日被乱兵追捕,回家又折腾了半宿,还差点被女艳鬼凌辱,急匆匆回来后便把衣服鞋袜头一股脑儿脱了个精光,兜头扎进了浴缸。

  此刻他正美滋滋地泡着热水澡,悠哉哉喝着他曾经嗤之以鼻的发小送的红葡萄酒解乏,不防被小妖女猛地推开了门。

  十三一时未反应过来,一身精壮结实的的腱子肉无处遁形,还没来的及藏就在亮堂堂的电灯下见了天日,直吓的他手里的红酒全泼在了胸前,

  他惊嚎了一嗓子后,才想起自己还有个媳妇儿。

  慌乱之下他一面想找东西掩住自己的身体,一面有些羞涩地道,“你,你进来干什么?”

  小妖女见十三整个人泡在水里,便微微了然。

  她一时福至心灵,有了做人的自觉,低头瞧了瞧自己的衣着打扮,感觉也不甚干净体面,她便也想洗一洗。

  她有了想洗澡的念头,便不欲理十三的乱叫,反而更朝向盛着十三的浴缸走去,一面走就一面伸手解下外罩的大氅,

  十三眼睁睁直愣愣看着小妖女脱了大氅,等她小手伸向脖子要解扣子了,他才反应过来,一连往水躲,“你……你别过来!!”

  小妖女微微一顿,解扣子的手并没要停的意思,她侧头认真向十三解释,小嗓子清清甜甜,“我要洗澡。”

  “住手!”十三见小妖女不但已解开了脖子上的纽扣,魔爪还已朝着胸前的扣子下手了,是个非但不停反而更还变本加厉的样子,他连忙抬起已半被水淹没向下巴,猛地伸出沾满了泡沫的胳膊指向她,“男女授受不亲!你不许再脱了!”

  他情急之下语无伦次地乱喊,“快住手!别动!出去!”

  小妖女被他胳膊用力朝自己一挥,上面的泡沫就顺势飞在了她的脸蛋上,她懵懵懂懂一抹脸,终于停下了解扣子的手,不解地看向十三,却不知道接下来是该别动还是该出去。

  她实在想不通捉摸不透人类的心思,感觉比鬼麻烦的多了。

  她认为自己现在看十三和看大獾是没什么区别的。

  见十三奋力反驳,面上神色又活像受惊的兔子小鹿,她十分不解,认真向十三道,“为什么不可以洗?”她微微嘟嘴,“以前和兔子,狐狸都是一起在河里洗的啊。”

  十三此刻惊已半平,见小妖女浑然无知,他不欲在此情况下和她讲理,只想速速赶她出去,“因为我不是兔子狐狸!你现在出去,不然明天没你的饭吃!”

  他看向小妖女还抱着的金碗,一挑眉无赖道,“不出去碗就归我。”

  小妖女闻言不由收紧了抱着金碗的手,她抿了抿唇转身出去了。

  十三见终于送走了小妖女这颗炸弹,他长长一呼气,刚想起身穿衣服,错眼却见大獾还在门口正扬着毛脑袋贱贼兮兮地盯着他,他不由愤愤,一个香皂扔过去让它赶紧滚蛋。

  大獾被突然飞来的香皂吓的抱头獾窜,一路小跑到院子里,蹲到小妖女身前边充当守护獾了。

  十三匆匆忙忙穿好衣服,出了浴室便见院子里的小妖女正托腮坐在月台上若有所思,仿若入世不明的小精灵,

  他“咳”了一声便上前一脚踢开紧挨着小妖女的大獾,一面不甚自然地说,“现在你可以去洗了,”他一指西边的侧间,“你的沐浴室在那,里面东西一应俱全,一会张妈会来帮你放水。”

  小妖女闻言“唔”了一声便起身进了西偏房,十三勒令大獾不准偷窥快滚回窝睡觉后,便打内线电话叫张妈来伺候小妖女沐浴。

  及至小妖女沐浴完进屋天已过寅时,十三靠在小花厅的罗汉床上微微打了个哈欠,见了面前的小妖女不由一愣,差点把打了一半的哈欠憋回去。

  沐浴后的小妖穿着宽大的衣衫,长长的头发墨亮柔滑,锦缎子一样随意披散在脑后,她沐浴过的皮肤更是白皙光滑,透出淡淡的粉色,仿若出水芙蓉,冰肌玉骨。

  十三见她懵懂瞧着自己的眼神若小兽般干净清澈,不掺一丝尘埃,注满露水似的粉唇微微张着,嫩滑的脸蛋仿若凝脂洁白无瑕,直美的让人心颤。

  她如玉的肌肤一直延伸到脖子的领扣处,再往下她亭亭玉立含苞待放的身段被宽大的衣服勾勒出一点轮廓,十三喉头一紧,他敛下睷毛,不再看下去了。

  十三面上不露,强自按平静心中乍起的波澜,他不由暗骂自己,“妈的,心跳什么?你是司令不是花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