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不听话就该长教训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131 2020-10-14 19:15:42

  十三正闭着眼,想是硬着头皮驭鬼,还是先逃为上,却忽然撞上女鬼的魔爪,他猛地睁开眼,只见面前冲自己淫笑的女鬼上来就要扒自己的衣服,女鬼力气极大,十三又急又怒竟挣脱不开,眼看女鬼的伸出的濡湿的长舌头就要舔上十三。

  忽然

  一声轻轻的铃响,女鬼就像被下了定身咒一样一动不动了。

  与此同时,那耳房里的诡异的红灯笼也忽然熄灭了。

  十三在千钧一发时际,脱离了女鬼的淫威,想起刚刚自己险被女银魔玷污,他不由羞恼至极,三步做两步走到正在扣腕的小妖女面前,他并不道谢,反而气呼呼地道,“忘了你有这个本领,刚刚为何不早使出来?!敢是成心想看我出丑?!”

  小妖女面对十三又羞又恼的质问浑不在意,她清甜的小嗓子平平静静,毫无波澜,“是哥哥自己不听我的话。”

  十三闻言更气,“你!……”

  小妖女小嘴一撅,忽然又笑了,“不听话就该长个教训。”

  十三不意在此伤心之际,却被小女孩教育了一通,他刚刚甚为受伤的心灵又莫名添了一层哀戚。

  去前院门房开灯闸的老管家此时也匆匆赶了过来,一见站定的果体女鬼不由低了头。

  十三见状想起自己刚才的窘态,不由一腔恼火转发在了管家身上,他愤愤然,“低什么头?没见过女人?刚才那耳房倒地的人甚多,快去找十六姨太!”

  老管家闻言却不动,他嗫嚅着踌躇道,“这……这就是十六姨太”

  十三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又看到了一丝/不挂的女鬼,他不由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赶紧回过头,“照你说,这十六姨太不知何故发了疯,把这几个人……凌辱了?”

  他一指地下,却见几个听差人皆衣衫不整,甚至于不能裹体,身上脸上皆是血牙印子,刚刚不过是因为天黑没有看清。

  “这是……”老管家看过地上昏过去的几个听差便又急匆匆地跑去那耳房,片刻只见他匆匆来报,“回三少爷,房里都是十六姨太的四个丫鬟并两个婆子,皆全身是伤,还有一个老婆子奄奄一息快没气了。”

  十三闻言不欲再多言,吩咐老管家叫人来处理,便自领着小妖女去老头子的上房复命去了。

  十三不欲让小妖女知晓内宅脏事的来龙去脉,进了老头子的园子便把她安顿在水榭旁的会客厅,让她吃点心喝茶,乖乖等自己回来。

  待小妖女点了头,十三才穿过甬路直奔老头子的上房,一进大厅却见仆人正在向老头子回话,老头子打发了仆人,便叫十三去了小花厅。

  “刚刚管家差人来报,帐房和十六姨太都死了。”老头子呷了口茶慢悠悠说道。

  十三闻言刚坐定的屁股不由又起了身,他上前回道,“太爷爷,十六姨太和帐房的疯病似乎有相似之处。”他说完便等老头子示下,不欲说出俩人同是果身淫奔之状。

  老头子闻言却未见丝毫惊讶,“恐怕不是疯病,而是鬼病。”

  鬼病?

  老头子放下茶碗点了点头,“这十六姨太从邪道婆子那里买了恶鬼符下与我的饮食中,想致我于死地,好谋夺家产。”

  “那为何帐房也死了?”十三不由问道。

  “我得知二人奸计,把那掺了恶鬼符的食物让人和帐房的食物掉了包,帐房不明就理,吃了下去,便被恶鬼残害了,”

  “十六姨太和帐房……”此时十三心中已半知半解。

  “奸夫银妇,自做自受!哼!”老头子不屑冷哼,“帐房想害人终害己,亦成恶鬼,他或是心有不甘,便又去上了十六姨太的身了,以至于今晚荒唐闹剧。”

  十三微一沉吟,还是幽幽问道“那……他们为何都爱赤身果体袭击异性?”

  老头子不动声色,“艳鬼上身,自然毫无廉耻,淫奔放荡。”

  十三不由惊奇,“原来这恶鬼还是艳鬼一流。”

  “用艳鬼上身的手段害死您,看来十六姨太心机颇深,若太爷爷一旦中招,外人只会说是您年已过百依旧纳妾成瘾,必是银魔一流,银魔发淫病而死,自然是名正言顺情理之中了。”

  十三一顿,“她与咱家有什么深仇大恨?”

  老头子闻言并不直接回答,只道“人心不足蛇吞象,锦衣玉食没个足厌,人眼一红了,心便黑了。”

  十三想了想,“太爷爷如何洞悉二人的奸情?”

  老头子道,“今年夏至帐房来报季帐,我碰巧看到他别着的扇子上的白玉扇坠儿就是十六姨太从我这偷走的。”

  “自此,他们一举一动便都在太爷爷眼皮子底下了?”十三佯装一拱手,“太爷爷真真心细如发,运筹帷幄,孙儿佩服。”

  “别拍那没屁的话,”他一哼,“我房里丢了什么东西我能不知道吗?便是哪件东西是谁偷的,我心里都有数,不过不说破罢咧,我一一门清。

  “这些年你偷去了我多少宝贝,”他一指正欲分辨的十三,“你以前偷去的我就与你算了,那时你年岁小,不予你做计较,现在你也娶了妻的人了,该干些正经事,不可再混了。”

  十三未料自己假装娶妻还有这等短板,他心下暗叹,悔之不及。早知就不该为那点彩礼钱说瞎话。

  “太爷爷……”十三还欲说些什么。

  老头子却不理他,又继续肃声道,“以后再敢来偷,决不与你干休,看腿不给你打折了。”

  十三闻言心里惴惴,知道这老头子说的出做的到,真会狠心打折腿,以前老二的腿就被他打折过,三个月都没能下床出门。

  老头子见十三被自己说的缄默不言,便也觉得不该一时间管他太紧,他略微一思索,便从炕桌抽屉里取出两根金条交与他。

  十三捧着金条立马不打蔫儿了,他喜上眉梢,兴冲冲对老头子一乐,“谢太爷爷赏,孙儿就知道太爷爷最疼我……”

  “先别忙着摇尾巴,”老头子一摆手打断了十三,“你不是想要那彩礼吗?这就是了。”

  十三一听笑意顿时僵在脸上,“什么?就这么点儿?”他把金条往桌上一扔,桌面立马泛起两声闷响,“这点儿玩意儿够干什么的?”

  见老头子不说话,他转一转眼珠,“难道我那天仙似的小媳妇儿就值这点钱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