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十六姨太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085 2020-10-13 20:10:48

  众人团团靠拢在静的瘆人的院子里,不由纳闷,老管家禁不住颤悠悠地出了声,“难道……真是闹鬼了?”

  “笑话,便是真有鬼,爷也会让他再死一回。”十三沉声道,“这院子里除了姨太太还有不少丫鬟婆子,那些人都哪里去了?”

  “鬼害人还会连着毁尸灭迹不成?”他拉紧了小妖女,对众听差下令道,“你们几人分头去这后院里的屋子搜寻,不论上房耳房一一不能放过。”

  众听差齐声应了,便分散去后院子各处的房里搜查了。

  乌漆嘛黑的院里一时只剩了十三小妖女和管家三人。

  冷硬的夜风呜呜地刮着,似怨鬼呜咽般,在这诡异的环境下更加瘆人。

  管家年老体弱,被北风一刮就有些撑不住,他上前劝道,“不如三少爷先回去,等这里查出了眉目,老奴再去向您禀报……”

  “不必,我便在这等着,看看究竟是个什么邪崇。”他一歪头斜睨了老管家一眼,黑暗中并看不出什么神情。

  “我不在家一年,这家里似乎变了许多,是不是啊,郑伯伯?”

  “不敢,”老管家听见十三如此称呼自己,连忙低首,“三少爷说的哪里话,霍宅有老太爷治下,自然无人敢造次。”

  “太爷爷也老了,眼花耳背,”他淡淡一笑,“不知这十六姨太是个什么来历?”

  老管家先前闻听十三说老太爷眼花耳背时,只低首不敢插言,后来又听到十三问十六姨太的来历,便上前轻声回道,“十六姨太本是西洋新学校的女学生,她父亲是天宝班的掌柜,一次老太爷请人看戏时,他父亲叫她来给老太爷请安,老太太见她知书识字算术又好,便瞧上了她。

  他父亲对她说了后,她执意不肯,这也罢了,咱们家也不是那强娶豪夺的人家,此事若到此也算结了,可谁知她那父亲为攀附咱们家,就和老太爷打了个商量,让他姨太太生的二女儿代嫁,这样,她庶妹就代姐嫁了过来,也就是以前的十六姨太。

  不想这一两年她见她妹妹得了人上人的富贵了后,便又反悔了,成日吵着寻死觅活,说该是自己的好姻缘,平白让她妹妹抢了她的富贵位置。

  她父亲无法,只能卖着老脸来说和,说自己愿意将俩姐妹都嫁过来,老太爷却说自己无福消受一对姐妹花,给驳了回去。

  他父亲正要沮丧而归时,老太爷说可以让现在的十六姨太换她小妹子回去,又说从前姐妹易嫁,也是委屈了小妹妹,就给了原来的十六姨太一笔钱,资助她出国留学。

  这么着,现在的十六姨太就在今年春天抬了进来,虽说比现在的十七十八姨太进门还晚,但她的名份却还是延袭以前的。”

  十三听了不置可否,“如此说,这十六姨太还是个泼皮破落的主儿?”

  老管家噤声不敢回答。

  十三微微挑眉,“十六姨太来了一年可得宠?”

  老管家顾左右而言他,只恭声回道,“十八姨太最受老太爷器重。”

  十三呵呵一笑,“老头子这又是捣的什么鬼?”

  “啊!!!!——丨”

  十三正再要询问,只听后里院忽然传来一声惨叫,却是刚刚听差人的声音。

  他忙拉着小妖女,带着管家向后院奔去,一进后院,只见此院却不似外院漆黑一片,西边耳房里似乎点了盏红灯笼,从院内望去,只一豆殷红隐在黑暗中,气氛着实诡异。

  十三正要上前,却听见一连声的惨叫直从里面传来。

  “是刚刚那几个听差的声音。。。。”未等老管家话音落地,只听一声凄厉的女鬼笑声似夹着哀怨更是直灌人耳膜。

  “哥哥别去!”小妖女一时没拉住十三的胳膊,只见他猛地一抬脚踹开了耳房的门,门一开刺鼻的血腥味就兜头散了出来,“咕噜咕噜”从里面滚出了几个血葫芦似的人,定眼一看正是那几个听差的。

  十三见状向老管家耳语一句,老管家便匆忙向院外跑去了。

  十三蹲下身探探几个听差,见他们只是昏死了过去便放了心。

  他见那耳房内依旧微闪着一豆血红,里面的女鬼却由凄笑改成了诡唱,拉长的唱腔调子怪异又诡秘,仿佛像催命的丧音,在午夜里显得十分恐怖。

  十三异常烦躁,在他眼里再厉害的鬼也没王二毛子掣肘。

  “本爷爷历来只取人命,今天倒要尝尝取鬼命的滋味了!”

  他嘴上“呸”了一声,把小妖女往后远远的一推,径直就进了那鬼栖的耳房。

  一进门,十三脚下却不慑被绊了一下,他用脚尖一踢,原来是个躺地的人,“难道地下的人就是被鬼害了的十六姨太?”

  他顾不上多想就往里走去,鬼唱还在继续,他循着声音来到里间,只见那豆诡异的灯火果然是只红蜡烛做芯的红灯笼,借着红灯笼微弱的光,他看到灯旁坐着个披头散发的人!

  那鬼唱果然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

  十三被这女鬼唱的心烦,抬脚就要踹向她的心窝,他的脚刚抬到半空,只见屋里涮地一下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十三正瞄准女鬼要来记窝心脚,这灯一亮,他猝不及防一眼看清了面前的女鬼,下一秒他吓的“啊”地一声嚎了出来,刚刚抬在空中的脚转了个圈,他头也不回地逃出了屋。

  那女鬼一见十三跑了立时追了出来,十三刚跑到院子里,正冒着冷汗连呼哧带喘,却见这女鬼又追了过来,他不由又“啊”地一声,却下意识先闭了眼。

  死人成堆他倒不怕,厉害恶鬼他也不怕,关键这女鬼,她没穿衣裳啊!!!

  十三在个人做风方面历来洁身自好,他连女人的嘴都没亲过,更哪见过如此阵仗?

  刚刚他在屋里一见这赤身果体的女鬼便羞红了脸,及至这女鬼追出来了,他想的不是先打而是先闭上眼再说。

  此刻院子里的电灯也早已打开,整个院子灯火通明,赤身果体的女鬼追着十三出来,一双贪婪地的眼射出淫光,像钉子一样按在十三身上拔不出来,她斑斑血迹的嘴角不自觉流出了口水,似发情的母狼般就要张牙舞爪地扑向十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