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旧地重回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240 2020-10-11 19:33:32

  他转头对张妈道,“那就先留下察看,只准在外面的园子,不许进我的院子,要有一个敢做妖,立即撵出去卖给人贩子。”

  话一落地四个人都不着痕迹的一哆嗦。

  十三浑不在意,又问张妈,“此次回来的仓促,少奶奶的衣物用品备齐了吗?”

  张奶上前笑回,“有,有,都备齐全了,现赶着买的。委屈少奶奶先将就用着。等安顿下来再精细挑拣。”

  十三闻言颔首不语。

  张妈在前引着十三夫妇回房,又一边不住地对着小妖女夸赞,“真真是天上掉下来的美人儿,那画上的仙女也及不上少奶奶的风姿,”她脸上的皱纹笑成了一朵花,“怪不得能拢住你那野马的心,”

  说着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顿了顿,一抬袖子匆匆抹去眼角的泪痕,“三少爷成家了,大小姐在天之灵也得以安慰,得空带少奶奶去祠堂拜祭下你娘,也不枉大小姐当初......”

  十三闻言沉声打断,“知道了。”

  张妈口中的大小姐正是十三的生母,而张妈便是十三母亲的陪嫁丫鬟。

  见十三忽然就阎王似的拉下脸来,四个远远跟在后面的丫鬟都吓的眼中含泪。

  四人本是今年重阳节才被管事的分派到十三院子里,此前并没有伺候过十三。

  当然十三也从小没用过丫鬟伺候,因着他不喜仆人多,听差的都在园外候着,院里只留有一个他母亲当初的陪嫁丫鬟,后来兼他的管事嬷嬷——张妈,剩下院里一概事情都是由大獾打理。

  后来十三带着大獾去容城半年多未归,园子里的花树山石、池塘亭台无人打理,管事的才派了这四个新人来此充职。

  四个人各怀心事的到了十三院里,有图十三长年不在家,能不用伺候主人落个轻省的;有图不用在老太爷的小姨太太跟前战战兢兢的;还有图看园子能偷懒磨洋工的;更有的怕一不小心被老太爷看上纳为小妾的。

  四人心思各异,却都不约而同地暗地打算道:就算是混差事,等熬到一够了岁数放出去嫁人,篯家也会按旧例给自己一笔丰厚的陪嫁安置费。

  于是四人分来后,都在十三的空院子里各司其职,倒也相安无事。

  没想到今天突然闻听十三回来了,四人心中暗暗叫苦,好日子怕是到头了。

  这个三少爷小时候懂事敦良,大了却因桀骜不驯喜怒无常而名声在外。

  四人本想谋个磨洋工的差事,没想到一年多不回家的三少爷突然回来了!

  四人只能你推我让,硬着头皮上房里准备,只在心里默默祝求祈祷神仙,能让三少爷这次回来只是打个尖,新鲜几天就走。

  没想到正战战兢兢地祷着告,却又听到上房的差人来传信儿,不但恶名昭著的三少爷回来了,此次还带回来了新少奶奶!

  能配的上公老虎喜欢的还不是母老虎?!

  这消息对于一心想吃闲饭的四人无异于雪上加霜。

  一个公老虎就够难伺候了,现下又再多来了一个母老虎。她们生怕成为老虎少奶奶的眼中钉肉中刺,不时地打骂受气,到时候求死无门。

  且说四人听到信儿后,收拾规整好房屋和一应俱全的日用品,提心吊胆地等到天已黑透,十三才带着他的小新媳妇儿回了院。

  一进院门先是排揎了她们一番,及至十三说要留下察用时,四人万念俱灰就差昏死过去。

  她们不愿意伺候活阎王!

  要不是慑于十三的雷霆名声,她们现在就不会强自支撑着软了的腿儿远远跟随在后,而是直接就着腿儿软,跪在十三面前求他大发慈悲撵她们去别的院当差!

  十三并不晓得遥遥跟着的他的四个丫鬟的小心思,只拉着小妖女绕过园子、穿过甬道、来到自己的院子。

  院子是小巧别致的三进院落,院里依旧是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十三带着小妖女进了最内里的小院儿,一进厅便见自己屋里贴上了喜字,厅上还挂上了喜庆的红绸子缀饰。

  “这是做什么?”十三一指那乍眼喜字和红绸。

  张妈赶紧上前回道,“老太爷吩咐,既然三少爷已在外办了喜事,家里便不宜再大操大办,只在您的住处挂上红,图个吉利。”

  十三闻言并不答声,只穿过大厅向左边自己的卧房去了。

  卧室外间的小花厅,依旧是大红满眼,再走进套间里的卧室一瞧,却见与往常无甚区别,只有床棱子上贴了两个大红喜字。

  张妈见十三只端详着床棱子上的喜字并不说话,赶紧上前喜兴兴回道,“因您今天回家的晚,我们得到消息后再去家里的布庄,只取得些普通的布匹,老太爷说那布粗劣,不能堪于床品一用,老太爷把以前收着的云锦锻子分来,让针线上的人暂时赶着做了床单被罩,又说等明天十八姨太回来,正好可以从省城咱们家的绸缎铺里带回上好的大红料子。”

  十三闻言,见床上铺着的确实是一水儿的苏绣云锦,亦是老头子平常喜爱的淡雅之色。

  “还有那些......”张妈还要继续回话,十三摆手打断了她,“张妈,你先下去歇着吧。”

  张妈闻言应了一声,刚到门口又折了回来简要明了地告诉了他洗漱用具一应之事,便退出门,向二进院子东南角的自己的屋子里自行歇息去了。

  十三里外寻摸了一圈儿没找到大獾,他和小妖女在小花厅里脸对脸儿而坐,眼睛总是不自觉地就溜到她怀抱的金碗上。

  他支着额头,一幅百无聊赖地样子。

  怎么将那金碗弄过来呢?

  及至想得他眼皮打架了,他也没能想出个万全之策。

  忽然桌上的大座钟“嗡”地一声一报点,把十三惊的醒了旽。

  他一看表,时针正指向11了,不由一伸懒腰打了个哈欠,对着正歪头认真琢磨大钟的小妖女道,“天晚了,睡吧。”

  小妖女并不理会他,只还睁着大眼睛望着那钟,她一双亮如星辰的眼曈一直随着那表针走。

  十三盯着她手上一直牢牢抱着的金碗不由心想,“就不信你睡着了还能一直抱着它!哼哼!到时候我偷过来,再贼喊捉贼,趁你们乱成一团不得头绪时,我早就又做上我的司令了!!”

  他心下想着,一双妖惑的桃花眼不由弯成月牙。

  笑眯眯向小妖女一弯唇,他站起身一拉小妖女的胳膊,手下一用力,便把小妖女打横抱了起来,他单手抱着她,另一只手给她解下了大氅扔到一边,直接走进里间将她扔到床上。

  尔后他俯身伏在还愣呆呆的小妖女耳边,低沉的嗓音莫名染上了无限诱惑,“睡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