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抢夺金碗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188 2020-10-10 19:09:33

  十三郁闷地看着笑呵呵的老太爷,老太爷一脸欣慰地看着小妖女,小妖女像饿了三天的难民似的自顾自埋头苦吃了一顿饭。

  及至撤桌子了,老太爷单命仆人洗好金碗拿给小妖女后,又叫俩人回厅,说要再给小妖女个好宝贝,十三一听此言,耷拉的眼皮立马支了起来,一改刚刚的无精打采,反倒拉着小妖女快走,直催着她过去领宝贝。

  进了厅,只见老头子从炕桌抽屉里拿出一个筒状的铁盒子,上下一晃,哗啦啦脆生生的声音就清晰地传到了十三耳朵里,

  敢是东珠?猫眼儿?他自顾上前去夺过盒子就要打开一看究竟,老头子这回竟不拦他,只呵呵地旁观,十三一打开,像是刚充好气儿的皮球立马泄了气,原来是这东西?他像被哄骗的小孩知道了真相,不由有些愤愤,“这也算宝贝吗?”

  老头子浑然不觉,一把夺过,“怎么不算,这是choclate,现下宅子里的小女孩们中最流行的零嘴儿,”

  十三见年已过百了老头子竟还拽起了洋文,不由嗤然,“什么choclate,不就是巧克力豆吗?”

  “亏你还念过洋学堂,连句英文都憋不出来,真是个不长进的蠢东西,”老头子向小妖女一招手,“来来来,小丫头,这个是给你吃的,”

  小妖女一听是吃的就要去接,未等上前,十三先一步夺过那筒巧克力豆,盖上盖子,直塞入老头怀中,“谁要你这个便宜玩意儿,想当初康熙帝都带头嫌弃这玩意儿没用,我们才不要,走走走,困了,去睡觉,”一面说一面就推着小妖女出了屋,小妖女只得缩回了要接巧克力的手,出门前还一直眼巴巴地望着已被老太爷放回抽屉的巧克力。

  十三拽着小妖女出了院子,便放开了手,他拈着下巴,思摸着怎么从小妖女手里把金碗骗过来。

  要个彩礼钱老头子就三番五次地驳回,不如先把这金碗弄到手。换了大钱没准就尽够拉杆子招人的了,那时自己又是威风凛凛的一方司令,还用的着为向老头子要那点彩礼钱做小伏低装乖孙子?

  自动给自己升了一辈而不自知的十三,一跺脚便打定了囫囵主意,他一面细想一面已和小妖女走入了甬道,见四处无人,他便生了要强夺之心。

  “这金碗个头儿不小,沉不沉?”他停下了脚步,尽量用关切的语气道,“不如交给我,我来帮你拿,怎么样?”

  小妖女牢牢抱着金碗,见了十三像披着羊皮的大灰狼似的表情,不由手下收紧,“老爷爷说不能给别人。”

  “我是别人吗?”十三佯装生气,俊脸上上了一层霜,他站在小妖女身旁微微俯身,低头看向小女孩,“我是哥哥。你是妹妹,妹妹就应该听哥哥的,拿来!”

  小妖女不理他摊开的手,一侧身闪到了十三对面,“不,我是媳妇儿。”

  十三一听差点悔的肠子青了,唉!这下她真得认定是自己媳妇儿了可怎么好?,都怨自己一见了钱就什么都顾不得。

  只能强行不认罢。

  他面上一肃,手支在小妖女身后的墙上,“你是妹妹,说是媳妇儿是我哄老头子玩的,你可别当真。”

  小妖女闻言大大的眼睛看向他,墙灯上射下来的灯光映的他的眉目深邃,鼻梁高挺。她一眨眼低了头,“我是媳妇儿。”

  十三见她像狡诈的小狐狸,不由道,“嘿!这是谁家的孩子。说什么还都不听了。”

  小妖女紧紧抱着金碗,“你家的。”

  “好,我家的妹妹就要听我的话,乖乖给我金碗。”他上前一步,高大的身体都快把小妖女罩在怀里。

  小妖女被挤在墙壁和十三之间就要挣脱,“我不是妹妹,我是媳妇儿。你躲开,让我出去。”

  十三见面前的小女孩像被困的小兽似的胡乱挣扎着,像是下一步就准备要又踢又咬了,他非但不让开反而更上前贴近她。一手抓住她的胳膊,一手就要去夺她怀抱的金碗。

  “不要!”小妖女清泠泠的小嗓子染上了委屈。

  “给我!”十三语气威吓,手下用力。

  俩人正是难分胜负之时,却听对面甬道口传来一声,“三少爷……”

  接着便没了声音动静,来人不防看见俩人在拉拉扯扯,又不慎听见了俩人的话尾,以为打扰了小夫妻之间的打情骂俏,不由讪讪地就要退下。

  “张妈。”十三唤住了来人,便松开了手侧身站直,整一整衣服便向她道,“这时候你怎么在这里?”

  张妈见十三问询,脸上依旧有些不自然地上前回道,“是院里都依照您的吩咐打点好了,我来回话,”她顿了顿,“少爷久不回家。我怕小丫鬟们忘了告诉您,前面拐弯处的甬道今年重阳时节堵上了,老太爷另从东园子角上开了个门,正好能通咱们的院子。”

  十三闻言点头道辛苦后,便由张妈前方带路领着二人朝他的院子去了。

  仨人七拐八拐,没两盏茶的功夫便来到了一个园子,园子内外灯火通明,园门两边一溜电灯笼掩映,正中书着“真园”两个大字,正是十三从小住到大的地方。

  此时园门还边立了五六个垂首躬身的听差,一见十三来了赶紧小心问安。

  十三并未有重回旧地的抒情想法,他停也不停,径直领着小妖女就进了园子,一进门却见到顶头四个女人正并排垂首立在里门两边。

  十三见状脚步一顿不由一皱眉,“哪来的这些闲杂人等?我不过一时不回家,真园昜主了?”

  正打直而站的四人大气不敢喘,生怕哪根头发丝搭的不对,都会被眼前的活阎王一脚踹到街上去讨饭。

  张妈见状赶忙上前笑回,“这四个丫头是前不久分来看屋子打理园子的,现在有了少奶奶,三少爷可不能像以前剁了尾巴的猴儿一样想一出是一出了。少奶奶是娇滴滴的女孩儿家,总要有趁手的丫头服侍。”

  张妈是家里的老人儿了,又从小看着十三长大,算是半个乳母,对十三脾气了解的很,亦敢于直言。

  十三闻言看了看身边的小人儿,确实从上到下无一不彰显着该被人精心呵护的样子。

  不过......这么多人监视着,他还怎么抢宝贝?

  十三瞄了眼小妖女手捧的金碗,一看即收。

  他转头对张妈道,“那就先留下察看,只准在外面的园子,不许进我的院子,要有一个敢做妖,立即撵出去卖给人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