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我要吃烤鹅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079 2020-10-07 18:46:54

  此时天已黑将下来,灯光遍布的园子里虽然不是黢黑,却因园子又大,山石又多,亭台池塘边树木遍布,故他一时竟没寻到。

  他不便询问仆人,又不知道小妖女的名字,即便知道,在这个家里这等时辰,他也是不能随意乱喊的。

  心里急惴惴绕过亭台,他心想这小丫头太调皮,一不留神便让她脱了滑。明明来时才刚刚答应了自己乖乖不会乱跑。

  若之前她一时跑了也罢,现在自己却正是用着她假装媳妇儿换钱之时……若此番找不着她,自己一时又去哪寻这么个便宜媳妇儿?

  他感到自己之前全是被小妖女的外表骗了,心想若寻到小女孩非得先得给她个教训不可。

  十三自胡乱想着,不由心下焦急,脚上又匆匆快踏了几步。浑像前方有巨款等他,若迟了些那钱就会长腿儿飙了似的。

  刚走到灯光绕岸的池塘边,他见到池塘里交颈的天鹅仿佛不太对劲,两只天鹅正使劲伸脖,互相将头深埋对方羽间,似乎还在瑟瑟发抖。

  他放目四下一瞧,又见岸边塘上珍禽类甚少,不似往常。

  他正自纳闷,忽然闻听池塘对面那一带叠嶂林立的假山石处传来一声异动,他不由快步过去,借着地灯的光,只见小妖女正骑在一只大仙鹤身上,左一把右一把地薅羽毛。

  原来刚刚小妖女随十三一进园子,就被园里闲庭信步的锦鸡彩鹮白鹳等老头子各处搜罗来的珍禽吸引住了目光。

  她眼上瞧着,脚下跟在十三身后的步履愈来愈慢,最后直直定住不动了,而十三一心向钱,亦忘了身后的她。

  两一下得空,她趁无人注意便偷滑溜到山石边,挑拣了只个头最大的仙鹤捉住按牢,一心想再尝尝中午烧鹅的美味。

  那大仙鹤此时被小妖女骑着,一动也不敢动,两只眼睛吓着立立激激,脖子低俯在地上,半仰着头微张着嘴,看样子无比可怜。

  刚才那声响动正是因为小妖女猛薅了一把它脖子上的毛,以至它条件反射地低叫了一声。

  此刻大仙鹤意识到自己的叫声招来了十三,它非但不欲求救,反倒又像害怕又似犯错,赶紧屈辱地俯下头闭上了长嘴。

  十三走近一看,这大白仙鹤正是颜家送给老头子的那只,更是老头子平常的爱物,他赶紧上前制止住小妖女满是羽毛的双手,话一出口语气却软了许多,“你没事欺负它干什么?”

  小妖女不答,象征似地晃了晃胳膊,挣了挣十三的手,却是没挣开。

  十三看着眼前这个,不久前还口中信誓旦旦说自己会乖的淘气包,全然忘了刚刚决定要给她教训之事,他像大哥哥对小妹妹似的无奈道,“喜欢羽毛你找鲸头鹳啊,你不用自己动手,它都会自动拔了毛送你。”

  此时正值像个佩了尚方宝剑的巡抚一样的鲸头鹳,昂首挺胸,阔步巡视至此,它猝不及防被十三一指,一歪头向十三翻了翻眼皮,连躬也不鞠了,它一转身带着十二分的不屑,又撇着大叉走了。

  小妖女此时依旧骑在大仙鹤上,听了十三的话后便嘟起了小嘴,她看也不看刚刚走过去的傲娇鲸头鹳,只抬着清泠娇柔的小嗓子任性道,“我不要羽毛,我要吃烧鹅,”说着就还要去拔鹤屁股上的毛。

  十三赶紧拉住她的胳膊,“这是鹤不是鹅,再说你中午不是已吃过好多了?”

  小妖女现在不想听道理,见十三一直拉着她不放,便由任性升成娇横,一气之下就把手中的羽毛扔了他一身,“要吃要吃就要吃!”她仰起小脸撅着花瓣似的小嘴看向十三,“现在就要吃!”

  十三一拂身上的鹤毛,生怕她又呲出小兽牙坏了自己的大计,赶紧上前哄道,“鹤肉不好吃,你乖乖随我来,一会准保有好吃的能让你吃个够。”

  小妖女歪头想了一想,黑葡萄似的大眼睛一亮,便点头从大仙鹤身上站起了身。

  大仙鹤一得了空,便扑腾着已半秃的翅膀就要腾空起飞,无奈一飞起来却发现重力失衡。

  它强撑着飞了半米高,终于还是又摇摇晃晃地栽了下来。它深一脚浅一脚逃走时,已完全失去了道骨仙风的气韵,周身凄惨至极,乍一看浑似个落魄的秃鹫。

  十三见小女妖还一直若有所思地瞅着连滚带爬逃向黑暗角落的大仙鹤,他不敢耽误,赶紧拽紧了小妖女的胳膊,急匆匆就往上房找老头子换钱去。

  花厅里,正等着看十三能做出什么妖来的老头子,眼瞅着十三领进来了一个精灵似的小女孩,不由微愣,甚以为十三真个有了大变活人的本事。

  待俩人走到他面前,老头子却被小妖女头发上沾着的一根羽毛吸引住了目光。

  篯老太爷年纪虽大,眼神却是极好,他只瞧着那根羽毛怪是眼熟,就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十三见状赶忙遮人耳目地把她头发上的羽毛给薅了下来,心想刚才进门前光顾着择她大氅上的羽毛了,一时匆忙竟忘了留意她的头发上。

  还好她的长发一直是柔顺披散着的,没盘任何发髻,刚刚便是沾上一根半根的也有限。

  十三把手里的仙鹤羽毛不着痕迹地往后一丢,直堆起满脸笑向老头子介绍这是自己的新媳妇儿,又赶忙拉着小妖女让她喊太爷爷。

  小妖女正巴巴儿地等着吃烧鹅,她闻言先是莫名其妙地瞅了十三一眼,尔后一敛密长的睫毛,还是向老头子乖乖地喊了一声太爷爷。

  老头子刚才听到十三说这小女孩是自己的新媳妇儿,一时连烟袋也忘了抽。

  他正自纳闷十三是不是又要捣鬼儿,此时听面前的小女孩乖乖巧巧地向自己喊了声太爷爷,一时竟忘了分辨十三的意途,只不由嘴上连连答应。

  “好好好,”老头子对着小妖女和颜悦色地地一点头,“天然去雕饰,生的不俗,难得一身灵气,就是岁数小了些,也单薄了些。”他说着呵呵一乐,“不怕,以后在这里多吃点就有了。”

  说完他转脸面向十三时立即收了笑,问道,“你几时娶的媳妇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