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太爷爷!我有媳妇儿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018 2020-10-06 17:06:17

  不知是为了彰显自己老当益壮,还是补药吃多了没处泻火,直至老头子现已年至期颐,纳小姨太太之风非但没止,反而更盛。

  有人猜测,没准这霍老太爷是对三个不成器的重孙彻底失望,一时兴起要给他们添几个爷爷玩玩。

  熬死了儿子又熬死了孙子的霍老太爷,仿若扎根深埋的古松,鬼差也轻易不敢请动,坊间传说是因这霍老太爷富可敌国,每每阎王爷派人来请时,便多多给了金银搪塞鬼差的嘴,一来二去就成了例。

  还有人说以霍家的财力,老太爷活个千年万年不在话下。甚有那惭贫仇富的,更调侃他凭此金山银海便是熬成个王巴乌龟也不成问题。

  此时,老头子见十三一时无话,便觉得自己气也发了,形势架子也做足了,该是时候顺顺小毛驴驹子了。

  “你此次回来就别再出去了,别学你那大哥二哥没出息,好好在家和我学学治业理家的本事,将来也好继承祖产。”

  十三一听,这是要把自己这匹孤狼充当狗,关笼子里养了。

  他见老头子面色刚缓,不敢硬犟,只好改用缓兵之计连哄带骗,他一双桃花眼弯成月牙又做小儿状,“太爷教诲的是,孙儿自是不敢不听,只是……”

  他一转眼珠不敢直说要钱拉杆子结派,只管胡乱扯谎,“我之前外面还有一笔帐没还,除非太爷拨给我一笔款子,我还上那大帐窟窿才能安心在家好好学习哩!”

  “什么?!”老头子一见十三贼心不死,依旧是想变着法从自己这抠搜钱,刚刚散去的火气又“腾腾腾”跃跃欲试地要蹿起火苗来。

  此时他刚刚绷起的一颗疼孙子的心,再也灭不了肺上的燎烧的火了,不由手下拐杖又是一抬,正戳向十三的膝盖。

  十三兔子似的一跳,险伶伶躲过了这一杀招,他陪着笑脸,“一年没见,太爷爷还是这么龙马精神,杀手锏真是练的更加出神入化了!”

  他靠着正得意自得拈白胡子的老头子,不觉话头一转,“没少用这招辖制我大哥二哥吧?敢自是拿他们俩练的手吧?!”

  老头子本被十三前半句恭维的正自受用,未曾想十三下半句就专往他的神经上戳,“臭小子!还敢拿我打镲?”

  他又想起老大老二,火从心肺蹭蹭蹭烧上脑门,一时没抓到二人在面前,新气旧恼一股脑儿全发泄到了十三身上,

  他声音宏亮,骂的不急不喘轻车熟路,“哥儿仨要么天天出去鬼混不着家,连影儿都抓不着!要么好不容易抓住影儿了,一回家除了伸手要钱外别的一概不会,一个个讨债鬼儿托生的?合该我生下你们就是为了还债的?都想气死我才罢休不成?”

  十三深悔自己贱嘴贫舌,哪壶不开提哪壶,真真是活该自讨苦吃。

  老头子一年到头气势如虹声称自己要被哥儿仨气死的次数,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这次好不容易拣着自己这个小杮子有求于他,便肆无忌惮地捏来搓去,合着自己今天刚一回来就一人受了仨人的过,这俩顿排揎非得替老大老二记着,等他们回来一总拿钱补偿折现。

  老头子按往日流程骂完了,见十三脸上一片沮丧,不由觉得孙子一年才得回来,自己接连排揎两顿实实有些过了,生怕好不容易回家的重孙儿被自己骂走,他一侧头慢慢缓和了脸色。

  “不是不给你钱,以后家下这么大的产业归谁?不过你现在年岁轻,若一味肆无忌惮地放任你花,于你来说,是祸不是福。”

  十三见老头子有所松动,正冥思苦想换法子讨钱的心头一跳,眼前一亮,正要说话,却听老头子又道,“自古先成家后立业,我们霍家更是如此,世世代代子孙成人后都是先娶妻生子,后继承家业,偏到了你这一辈,上面俩个兄弟不争气做脸,坏了给你以身作则的榜样,”

  他抄起绿玉嘴大桐杆烟袋一转话头,“我这里还留有给你娶亲的彩礼置办一应的一笔钱,你什么时候娶妻了,自然就可以来拿。”说完便笑看了十三一眼,又兀自抽烟袋去了。

  十三闻言一时有些懵,见老头子正儿八经地说了一套后又对自己古怪一笑,不由心下微微糁然。

  笑话,老大老二比自己大十几岁还光着棍儿天天到处浪,凭什么跳过他俩,可着自己一个小嵬子关笼子当狗养,还得兼下崽?

  他思及此又闷又愤,及至想起被“王二毛子”夺走的地盘人马,他不由恨的敲拳,自己此次回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讨钱重整旗鼓去报仇的吗?

  他活像被逼良/为娼的小寡妇似的,一面止不住屈辱,一面安慰说服自己:为了心中的大业,上刀山下火海都敢不眨眼的蹈入,娶个媳妇儿又算的上什么?大不了娶回来当个摆设晾着,现下之计,先把那救急钱弄到手再说。

  不过一时匆忙,人海茫茫,他娶谁当媳妇儿呢?

  想到一日抓挠不来媳妇儿,一日那笔婚用钱便到不了手。一日钱到不了手,一日便报不了“王二毛子”抢自己人马占自己地盘的血海深仇。

  他不由懊丧嗐叹,恨不得此刻能从地下钻出个媳妇儿,立时押给老头子看了好换钱。

  右手促急地扣了桌面几十下,忽然他想起什么,一拍大腿站了起来,“太爷爷!我有媳妇儿哇!”

  他说着就下意识地要向后拉刚刚被自己忘到九宵云外的小妖女给老头子看,却没成想手抓了个空。

  老头子闻言见状,边悠哉地吐着烟雾边还故意问,“哦?在哪?抓团气儿给我充当重孙媳妇儿?我老头子老是老了,所幸眼还没花!”

  十三见背后空空,向外间望去亦并无小妖女的踪影,深悔自己刚才进门时一时情急,光顾想着要钱的大计,一时把小丫头给忘到脑后了。

  此时他顾不上理老头子的揶揄,大步踏出房门就奔向园子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