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霍石狮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139 2020-10-05 19:10:00

  十三一听也不敢笑了,立马站起来恭身垂首,老头子一见,哼了一声再不出言。

  十三默站了片刻未见老头子有话,他思绪一转,得了主意,只见他忽然收了周身的威武戾气,不顾自己魁梧的身形,直滚上罗汉床,紧贴着老头子的胳膊撒娇撒痴,,浑然一副稚童做派,“太爷爷,孙儿在外可是想死您了!”

  老头子见魁梧挺拔一向在众人面前威风凛凛的重孙子,在自己面前活像褪了刺的刺猬,拔了牙的老虎,他脸上不由缓和了几分,半似不信地“哦?”了一声。

  十三见老头子有所松动,立马有了动力,更加卖力地表演起自己不要脸的绝学,他上前一下一下给老头子捶背,边说道,“真的,司令当的委实没趣儿,背景离乡后,才知道还是家里好,孙儿在外可只念着太爷爷!”

  此时老头子终于崩不住乐了,“这倒还像句人话!”他乐到一半忽然一收,一虎脸,“想我你一年不回家?!油嘴滑舌的小狼嵬子!”

  十三这一套都是从小做熟了的,因他是家中老小儿,又兼儿时失去怙恃,但凡他一使行这类手段,家里上下老小没有不买他帐的。

  只见他故叹了口气,捶背的手慢了下来,“世事艰难,孙儿不想只靠着太爷爷的庇护,本想打下一片天地给太爷爷挣脸,没想到......”

  老太爷闻言了然于胸,闭着眼不着意地“嗯”了一声,“接着说。”

  见十三一直没有下文,他呵呵一笑,一切尽在掌中的表情,“没想到却被人抢占了。”

  十三满脸皆是无限伤怀,他默然垂首,“孙儿无能,只是......”

  “只是什么?”

  见十三“只是”了半天也没有下文,老头子不由出言,他深吸一大口旱烟才缓缓吐出来,“只是你一时失察,才被那些宵小之鼠辈使下三滥钻了空子,倘或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必定能将其歼之灭之,一网打尽。”

  十三闻言不由愤然点头,正欲再说什么,只见老头子一摆手制止住了他,“你不用说了,我都尽知,苦肉计唱了,近乎也套了,二十岁的大小伙子了,立直了比我还高半头,这娇嘛也捏着鼻子撒了,接下来是不是要进入正题,让我支援支援你,随便拨个几万大洋给你花花。”

  正低首垂目扮可怜的十三,闻听此话不由眼眸一动,早知道老头子鸡贼至此,却没想到他会如此直白说出来。

  十三当时也不做小伏低了,下巴一扬背脊一直,他由鹌鹑转换成小猴儿,立马换了一副无赖相,“反正太爷爷有的是钱,几万大洋对您来说还不是九牛一毛,”他像稚童求取玩具似的天真一笑,“赏我再玩一把呗?”

  老头子听了登时气的老脸通红,大拐杖就要往十三身上敲,“玩?玩?!就知道玩!!!你多大个人了!成天介不务正业!不思进取!不学无术!”

  他把拐杖重重往地面一敲才接着道,“家中内事外务,你是横草不拿竖草不拈!只一味地拿了白花花的银子当瓦砾片儿,去往那不着四六的外几路填陷!就算家里有那么天大的金山银山,也迟早让你们哥仨给搬空了!”

  他嗓门洪亮,中气十足,正骂的兴起,忽然想起老大老二,感到仨人一总儿骂起来更是省力又起劲,便又连拉带拽地把他哥儿仨掰扯损骂了一溜够儿。

  十三本来挨着微雨似的骂,还感觉不痛不痒。后来一拉上老大老二,老头子的怒气由小雨直转成暴/雨,劈头盖脸浇了他个狗血淋头体无完肤,他倒先成了个垫背的人肉盾牌,给老大老二白挡箭了。

  他一撅嘴不乐意了,他在外野了一年回来,家里的规矩已然萧疏,嘴上一时没了遮拦,“我们还不是从小被您教的?俗话说,言传身教、上行下效,上梁不正......”他没敢说全下半句,赶快调转了话头儿,“再说了,他俩没出息,您光指着他俩骂得了,别拉带上我啊,我又没像他们......”

  “放肆!这是谁家的规矩?!你还敢顶撞太爷了!出去一年学了些痞叛的东西就当成出息卖弄开来了!”老头子脸似红霞,声如撞钟边骂边喝。

  “我告诉你!要钱?老子一个子儿也没有!”他气的一手抚胸,一手使劲一敲拐杖,卯足了中气,口上一迭声地说十三要气死他。

  不等十三答言他又劈声斥喊道,“快给我滚出去!!”说着就一连迭地叫人把十三轰出去。

  外面的仆人闻听此况,既不敢动也不敢不动,一时都变成了要相亲的大姑娘一样,进一步退三步。

  十三见状摆手招退了正为难的仆人,换了正经脸色又上前坐在老头子身旁,并不理他的哼气,径直上前耳语道,“太爷爷,今日帐房突然发疯病似有异诡之处。”

  老头子闻言一时忘了自己还在生气,不由转脸对着他,“你看出来了?”

  十三见老头子缓和了语气忙嗯了一声,就要给老头子斟茶,“太爷爷示下,可要怎么处置他?”

  老头子接过茶碗呷了一口,“自作孽,不可活。”

  他微微向后一仰,十三赶忙接过他手中的茶碗,只听老头子肃声道,“先不用理会他,是疖子总得冒头,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做怪。”

  十三微一沉吟便不再做声,自己家大,人多事杂,老头子虽年已过整百,却自来是响当当的人物,便是自己也是自小见着老头子那些治家束下的手段过来的。见老头子如此之说,想定是有了万全之策。

  原来这霍家自老头子当家时,便举家迁业至此,现已将近百载,当年霍家仿若从天而降的石崇邓通,定居此地后,便把整个云城市及周边县镇的正经商业行当拢了个七七八八,因老太爷外号霍石狮,云城又被人诨称为石狮子城,又因着他一直盘距纵横着此城商业赫赫扬扬,连咳嗽一声云城的商行都要震三震,实在堪称云城一霸,就连如今的市长都不敢拂面一二,更反倒像炭火盆一样追赶着结亲做朋。

  霍老头子自来主张活得要任性,吃得要讲究。一生只有三大爱好,吃饭,花钱,打重孙。

  后来没想其耄耋之年过后又添了新鲜毛病:纳小姨太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