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发疯的账房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042 2020-10-04 19:15:23

  一推却发现门纹丝不动,竟是从里面闩上了。

  “乖乖,活了二十年还未曾见过自家不到入夜就闭门的时候。”

  “这是知道我回来才闩门闭户?”

  “还是闩门闭户就是因为知道我要回来?”

  十三带着一腔疑惑,一手抓着还在对着阶下大石狮子张望的小妖女的胳膊防止她乱跑,一手大力叩着门环卯足了力敲。

  没想到一盏茶的时候过去了,大门依旧纹丝不动,他不由心下恼火。

  “他奶奶的!本小爷回来不锣鼓喧天,夹道欢迎也就罢了,还敢给坐冷板凳吃起闭门羹来了!”

  “兔崽子们,一年不回来就敢欺主了,这是要以下犯上反倒要给我个下马威不成?”

  他一时怒气上涌上去就要踹门,却不料此时门从里面被打开,险些闪了他一个趔趄。

  来人打开门,一见十三便赶紧躬身问安,“三......三少爷......”

  十三见他面上踌躇言语嗫嚅,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怎么的?一年不见不认识本少爷了?”

  听差的忙垂首肃立,“不......不敢......”

  “你结巴什么?”十三剑眉倒竖,见听差始终只给自己开一个门缝,院里又由远而近,传出一阵阵慌乱声。十三不由生疑,不欲再和听差多言,他用力一推门就拉着小妖女迈了进去。

  一进门,十三却是一顿,尔后连忙止住大步踏前的动作,一闪身赶紧转头,一手就捂上小妖女的眼睛。

  小妖女猝不及防被十三的大手牢牢捂住了眼睛,只闻听得院里一片乱糟糟的吵闹,却是看不到什么情形。

  十三正一边捂住小妖女的眼睛,一边却见对面一个赤条精光手舞足蹈的疯汉,眼冒淫光口吐秽语,忽然挣开周遭拦阻的众人,对着小妖女要扑过来。

  本是侧身捂着小妖女的眼睛的十三,见此情形,他直接把小妖女揽在大氅里,长腿敏捷一抬,上去就是一记狠命的窝心脚。

  十三何等气力?来人登时被踹了个倒仰,直挺挺躺在地上抽搐了两下,便死了似的不动了。

  周围刚刚被这赤身果体的人一直猥亵追赶的女佣们,一时像被定住了似的忘了跑。而那拼命围堵都没拦住此人的男佣们,见此情形都不由吓了一呆,一时间没人敢出声,满院针落可闻。

  十三见惯了卫兵的胆力和眼色,此时见了这些嗫嚅胆小怕事的仆人不由又添了一层气。

  他一直没放开捂着小妖女的那只手,此刻侧身挡在她身前,并不问事情的原由,只冷面寒声地对众人下了令,“捆起来扔进柴房,等醒了再审。”

  众人一时被十三杀气四布的眼神吓的噤了声,有胆大的拿来大绳,把地下昏厥过去的果体疯汉捆成了个猪粽样。

  匆匆赶来的管家见此状赶紧让力大的仆人把猪粽犯抬走,才指派众人各自干各的去了。

  见众人散了,管家才恭恭敬敬地上前问候了十三风尘归来,又凑上前低声耳语回了刚才事件的来龙去脉,“回三少爷,这账房先生于今日不知何故忽然发起了疯症,开始时只是乱喊乱骂,后来就大庭广众下脱起衣服来,一边脱还一边嘴里没干没净的胡言乱语,脱了个精光后竟还对丫头们......”他略一踌躇换了副语气,“不想正赶上三少爷回家,是小的不察,仆人们一时没能制住他,让您受惊了。”

  “惊个屁!”

  十三闻听管家的回话,只扔下一句雷庭震语,不顾身后的管家被震的耳朵一嗡身上一呆,他直接揽着小妖女就向宅院里面走去了。

  走了几步小妖女眼前便恢复了光亮,不由疑惑看向刚拿开手的十三,询问他为何刚刚不说一句无缘无故就捂住自己的眼?

  敢自是他家的规矩?

  她见十三只一路走,并不回答,便在心底默默盘算起来。

  十三过了二门,见小妖女不问了,“咳”了一声才说话,“我家院子大,容易迷路,以后不能随意乱跑,要紧跟着我走,知道吗?”他一面说一面便停了下来瞧着她。

  小妖女想起来时所见的,沿着一整条街矗立的浩浩荡荡的院落,很同意十三说的院子大。

  见小妖女点了点头,十三才加紧了步伐,领着她直往上房去了。

  此时大宅院子里到处都已点上了灯,小妖女随着十三弯弯绕绕,过大门进小门经过道,最后绕过花园子才来到十三口里的上房,房子天宫一样矗立在亭台水阁中,是典型的苏式园林建造。

  十三并不理院子里一叠声的垂手问候,整一整衣领便兀自径直进了厅门。

  一进大厅,一阵暖风扑面而来,被如春暖风一激,十三才感到自己早已被寒风袭过的脸有些发冻。

  “老头子还是这么金尊玉贵地会享受,呵。”

  他心下一笑,大步踏进围屏后的套间,这正是老头子的小花厅了。

  此屋更是和暖,竟如初夏。暖流夹裹着阵阵香气袭来,香味清幽淡雅,却不似熏香,原来这暖阁里种满了一水儿的兰,水仙,红梅,翠竹,正是开的争芳斗艳,春意盎然。

  十三越过花海,才看到罗汉床上的老头子正靠着绣墩儿怡然自得地抽烟袋,旁边一个正在用美人拳给老头子捶腿的美貌小媳妇儿,一见十三进来,眼皮也不敢抬一下,恭身退了出去。

  见老头子不动,不起身,浑似没看见自己一般,十三想到心中大计,赶紧上前去,坐在老头子身边,做势就要给老头子捶肩。

  老头子见十三涎皮赖脸的做派,不由冷哼一声,身体却依旧泰然不动,他浑然一副刚看到十三的样子,“呦!这是咱们的大司令回来啦?”不等十三回答,他利索地一翻身便坐了起来。

  十三捶肩的手就落了个空,他不由堆笑恭声,“太爷爷。”

  “不敢当!”老头子闻言拔高嗓子一吹胡子,把个玉嘴铜烟袋锅子在炕沿上连磕了几下,哼声哼气道,“您是司令爷,我这等身相儿哪敢劳您大驾问候,您老大驾光临,哼!贵步临贱地!合该我糟老头子三步一磕头,五步一作揖,去大门口迎接您老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