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十八太奶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074 2020-10-03 11:10:09

  小妖女不意他竟会说出如此冷人心肺的话,她看向他,只见他像吓唬小兽一样说完这句便扬着下颌不再开口了。

  见小妖女一直不说不动,十三感到自己这次的脸硬嘴狠,足能赶跑小妖女了。他一踱脚,转身便要走,却见小妖女一闪身拦住了他的去路,

  他不由低头看她,只见小妖女委委屈屈地咬咬唇瓣,对着手指怯怯地仰头看向自己,她漆黑漾水的大眼睛闪着希翼的光,十三刚想避开她迷魂术似的目光,却听一声娇怯怯的稚嫩嗓音传来,“十三哥哥。”

  十三蓦地一呆,还是继她喊饿后第一次开口。

  也是第一次叫他。

  她声音软软糯糯,纤稚婉转,清透可人,喊的十三不由一愣神。

  她见十三不言,便又扬起小脸央求道,“我会乖的,不要丢下我。”

  十三被她小手一抓胳膊醒了神,深感面前的小女孩简直就是个小妖精。

  她脸如莲瓣,手下轻柔,声音仿若山泉叮咚,又细又凉,既清且甜,一字一调叩着他的耳膜直渗入心田,要不是早上十三才见过她露尖牙的凶狠,现在半边身子都得被她喊酥了。

  十三整一整刚刚措不及防的心神荡漾,咳了一声,面上故做不豫。

  “怎么?这是还要赖上我了?”

  小妖女生怕被丢下,故而默默缩回手,委委屈屈不肯答言。

  十三见她并不还口,大眼睛里的水光漾来漾去,随时将要落泪,浑似天地间除了自己就再没有人肯要她的样子,他的心微不可察地又软了。

  情感战胜理智,决定再带她一程时,他恨不得骂自己花痴,没一点能免疫她的定力。

  恢复了理智后,他感觉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本要打的老狐狸没打到,还弄了个小狐狸嵬子来养。

  俩人的举动落入镇长眼里便成了小儿女之间的打情骂俏,他决定吸取教训,一时没敢贸然上前打扰俩人的情切切意绵绵。

  及至见俩人不再拉扯了他才要上前恭请,却见贵人从堂屋走了出来,直越过他走到十三面前,“三少爷,天色将晚,是时候回去了。”,她老成一笑,“老太爷怕是等急了。”

  说着她就命跟随而来的仆人打点,一错眼却瞧见十三身后转出个小女孩,她不由纳闷,“这小姑娘是。。。”

  小妖女闻言,便立时干脆地回答道,“媳妇儿,”

  十三不意小妖女竟一改以往的沉默,还学会抢答了,他急中生智便想盖过小妖女的声音,急忙拔高嗓回答道,“妹妹!”

  小姨太疑惑地瞅了俩人一眼,俩人并排立的很近,从面貌上来看确实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只不过这小女孩年岁却是小了些。她默默掂量,看看十三,又浑身上下扫了一遍小妖女的打扮,便不肯再多问。

  她颇有当家太太的行事风范,吩咐了仆人,就招呼俩人上车,并告知十三自己还要去隔壁镇上的庄子办事,请十三先行坐车回家。

  十三依言,边走向车,边向她道谢,“此番多谢十八太奶周全。”

  被他称为十八太奶的人,自始至终和气着一张面孔,年轻的面庞上是与行事做派不符的成熟,她闻言一笑,并不答语,算是受了十三的谢,尔后便上了另一辆车。

  她自认为这次来的任务已完成,见十三和小妖女双双上车,便也不肯多言,这个太孙的年岁和自己差不多大,脾气又是出了名的恶,她顾着自己的身份尴尬,认为自己委实没必要太过追根究底。

  一边被人忘却的猪头镇长听得这一句不由被这奇怪的称呼唬住了,这青春靓丽的贵人不是霍司令的姐妹?竟是......太奶?!

  小妖女没坐过这新奇的大家伙,上了车不由转动小脑袋瓜左看右看,汽车启动时,小妖女不防头被惯性带的向前一仰,十三眼疾手快伸出胳膊把她圈了回来,警告她乖乖坐好不要乱动。

  小妖女向十三弯了弯眼,轻轻“嗯”了一声。

  十三瞧着面前的小女孩,见她做派天真,举止烂漫,浑然一副对世事无知无觉的样子,不由心下微愁,该怎么把这条小尾巴甩掉才好。

  他想了想,对小妖女道,“记住,无论谁问起,都要答你是妹妹知道吗?”

  小妖女花一样的小脸儿仰向他,“我是媳妇儿。”

  十三纠正小妖女,“你是妹妹。”

  小妖女油盐不进,“我是媳妇儿。”

  十三无奈,“刚刚你叫我哥哥,就应该是妹妹!”

  小妖女听了,带着十分的疑问歪头看他,看来看去也没得出该对应媳妇儿的称谓,最后她一扬脸,对着十三十分肯定地说道,“我是十三哥哥的媳妇儿!”

  原来小妖女在镇长与十三对垒时说的话一一入耳,心里咀嚼着媳妇儿三个字,便深深记了下来。

  她现在牢牢认定自己就是十三的媳妇儿。

  十三扶额叹气,感觉面前的小人精是要赖定自己了。

  他双手交叠在颈后,向座椅慢慢靠去,深吸一口气,心思微微回转,想她就算赖得了一时也赖不了一世,反正自己此番回家也是拿了钱就走人,到时候先送她回陈仓粮铺,再去办正事也不算耽误。

  及至有了如此的想头打算,他才深呼出一口气,不至于郁闷到底。

  汽车由一路颠簸后来变成一路平坦,及至天将擦黑俩人才到了家。

  十三本以为一进自家街口就有人夹道欢迎,没想到整条街状如平常,等汽车停至大门前了,他才感到有些不对劲。

  自己家大门紧闭,门上的大书“霍宅”的牌匾依旧肃穆威赫,大门前却空无一人上差听命。纵是天色将晚或有别事,这气氛也未免安静地过了些。

  他末及多想,长腿一迈便下了车,先转到另一边给小妖女打开了车门,才带着身后寸步不离的小妖女迈入高阶向大门走去。

  及至来到门前他却站定了,想再叮嘱小妖女几句,一回头却见小妖女正对着阶下的两座一人多高的大石狮子左看右看,嘴里还念念有词,他不由快步返下台阶,把她拉在身旁才去推门。

  一推却发现门纹丝不动,竟是从里面闩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