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不许放!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313 2020-10-01 19:20:17

  “捉那个小妹子!捉她媳妇儿!”

  院子里的众人被镇长一嗓子喊的茅塞顿开,立即就持棍转向不远处的小妖女。

  小妖女早在十三打架时就自动退到了月台,此刻她正席地而坐,一手托腮,另一手扬起来对着阳光摆手指玩。

  她纤细柔嫩的手指开开合合,金色的阳光便从她白嫩的指缝里倾泻下来,落到她如玉莹白的小脸儿上。

  十三有时真感觉她是个呆的,比如此时,她被一众黝黑的大汉持棍围了起来,竟还无一丝慌乱害怕,依旧乐此不疲地玩着她的小把戏。

  镇长见小妖女一被众人围制住后,十三就停了手中的棍棒,一副浑似自家的小狐狸嵬子落到猎人手里似的表情。

  镇长不由哈哈大笑,赶紧一轱辘从堂桌下爬了出来,因爬的太急,被桌角撞了额头他也浑然不觉。

  此时,手握狐狸嵬子当把柄的镇长不由又有了底气,他一抚大光头,向十三扯着嗓子喊道,“告诉你!小子!赶快束手就擒!否则先把你媳妇儿来上一顿好打!”

  他得意洋洋地威慑,“嘿嘿,就她这小身板儿,恐怕禁不住几棍子呦!”

  十三闻言脸蓦地一沉,他戾声喝道,“你敢!”

  “哟呵!还敢耍狠!”镇长不意自己手握把柄,十三还敢公然叫板,便立时激怒,对着一众鼻青脸肿持棒围困住小妖女的黝黑大汉。

  他一嘬牙花下了令,“来人!先打这个娇滴滴的小媳妇儿,给我出出气!”他声音对着众人,脸却瞅着十三。

  “谁敢?!”十三愤然,知着他是在向自己谈条件,上前一步拦了下来,他一转身忽然换了副有些不自然的语气,“她不是我媳妇儿,你放了她,我任你处置就是了。”

  “哎呦!不是你媳妇儿?你当本镇长傻的?不是你媳妇儿你那么护着她?你当我是蠢猪啊?我精的跟猴儿一样!。。。。”他认为十三和他的小媳妇儿都是统一的十分不文明,骗吃骗喝,不要脸的样子如天生一对。

  他有理有据,“你们身上还穿着新兴的合和服大氅,当我是土包子?我可是摩登的很哪!我可是新时代的文明领路人。。。。。。”

  十三不意镇长竟有忽然就自吹自擂的毛病,他低头瞧了瞧自己身上的大氅不由咬牙:这个蠢獾!连偷都不会偷!没事偷套情侣服给自己做甚?!没办过一件正经人事!现下它不知是按照自己的指令办事,还是又打洞攢沙玩去了。

  他心下无奈叹叹,换了一副讲道理的语气,“她确实不是我媳妇儿,你看我们的年岁正是兄妹,你放她回去报信,到时候我家必定有人送钱来,现在就算打死我俩也于你无益,不过也是白出场气罢了,那时你也换不来半个子儿不是?”

  镇长一听不由顿了顿,他大蛤蟆眼珠转了转,一撅胡子,“别给本镇长这情哥哥甜妹妹的找调子!”他铺垫一番终于吐露了重点,“我放了她,你不就跑了?!”他心想的后半截话却没出口,你跑之前再好打我一顿,我上哪说理去?

  看着十三片刻,他一掴厚掌居高临下地发了话,“我有个万全之妙计,现在你媳妇儿放在我手上,你乖乖束手就擒,让这些人出了气后再捆死了,一并往前头带路,跟你回家拿钱。”

  十三一听镇长的缺德妙计心里登时又恼又怒又恨又羞。

  人家都是衣锦还乡,到了自己这里却是司令变流丐,还是被绑着回家勒索赎金的流丐,此时他忽然切身领会到了以往他大哥二哥苦不堪言的恼和不能言说的恨。

  镇长见十三并不答言,一转头换了语调,他油滑一笑,“不然就将你这天仙似的小媳妇儿卖与我,勉强补了这亏空也好。”

  镇长话语一落,众人群中便立时响起一阵哄笑。

  十三闻言猛一攥拳,抬脚一勾地上的大棍,就势一踢便握入了手中,他不欲再和这个缺德镇长多言。

  说时迟那时快,他一个箭步飞身跃上台阶,大棍一下狠敲在依然一副胜券在握、洋洋自笑的镇长的膝盖上。

  下一秒,十三在镇长一声惨叫将要倒地时,一手提起了他肥厚的后脖梗子。

  “放了她!”十三语气狠戾跋扈,两指使劲钳入镇长大肉脖子后的穴位,疼的他猝不及防向前一个趔趄。

  围困住小妖女的众人见镇长被擒,一时不约而同地止了笑,惴惴不安向后退了一步,正是个要撤后的样子。

  未曾想镇长身残志坚,此时他还保持着向前趔趄的姿势,不顾一切地胡乱大喊道,“不许放!......哎呦!......”,

  镇长下完令便要去捂被十三打肿的膝盖,却因被十三钳住脖子而弯不下腰。

  他脖子僵麻,膝上肿痛,嘴上止不住一连串的“哎呦”,此时他一条腿长一条腿短,打着摆子站的甚是滑稽。

  他自来养尊处优,哪曾受过此等苦楚,此刻他使劲按压下想立时投降的心态,调动起全身的怒气暂时充当骨气,他强自梗着脖子乱叫,“贼子做梦!都给我看好了他媳妇儿!”

  镇长心下认定十三逼自己放了小妖女后,准得给自己来上一顿胖揍才肯离去,到时候他人财两空还得白落一身伤,岂不得活活冤屈懊丧死?到时候下半辈子都别再想抬起头做人,此生怕都活不起了。

  思及此,镇长决定和十三死磕到底,那时没准还有转寰的余地。他哎呦着向十三一翻白眼,瓮声瓮气开了口,“好小子!有种你就弄死我!本镇长四十年后又是一条好镇长!我看你个......”

  “好,我就如了你的愿,”十三挑唇一笑,他手下着力,“镇长吩咐,却之不恭。”他说着一顿,一双弯弯的桃花眼忽然染上的全是冷漠戾气,语气却着实漫不经心,“那我,就勉为其难做个善事,弄死你吧!”

  十三低沉又似嘲谑的话语把强自镇定的镇长吓了个魂飞魄散,他磕磕巴巴,“......你......你敢......”

  “哦?”十三闻言轻笑出声,他一脚迅猛踢向镇长的那条站直的腿的膝窝,轻漫狠戾的话语在镇长的狼嚎鬼叫中飘散到四面八方,“那就试试看我敢不敢。”

  瞬间跪地的镇长顾不上察看自己两个已快废掉的膝盖,钻心的疼痛一时让他失去了理智,他一连声朝小妖女处对众人胡乱喊道,“快打死他的小媳妇儿给我报仇!快来救......哎呦娘耶!......”

  十三提起他的领子,一拳狠擂向他的大白脸,左右开弓擂的他哇哇叫喊不迭,末了又一把将他掼摔在地。

  一脚把跪地胡喊乱嚎的镇长踹了个狗吃屎后,十三把棍子一握,另一脚踏在镇长趴着的大宽背上,就想以此当着力点跃过去救小妖女。

  未料这时却听门外传来一阵轻笑,正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好热闹啊!请问三少是在此小憩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