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两颗尖牙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639 2020-09-28 16:40:57

  瞥见来人是个兵样子,十三便一把拉了小妖女揽在身后,自己就要御敌。

  没等他先行出招,来人却直擦着他身旁飞奔了过去,浑似没瞧见他似的,还边手舞足蹈地狂奔边喊妈妈。

  十三认出这人便是刚刚山上的其中一个大块头小兵子,正纳闷他为何在此,只见一阵旋风似的东西从眼前一闪,不依不饶地地直追着大块头去了,不是大獾还能有谁?

  大块头被大獾追的慌不择路,一时一人一獾一前一后地直围着十三和小妖女转圈。

  十三此时才发现那大块头满身狼籍,他全身半血半土,脸上布满了一道道血爪印子,半边的耳朵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薅掉了,他从头到脚没有一点人模样,活像凌晨赶着去地狱报道上差的鬼。

  此刻这倒霉鬼边玩儿命地奔跑,边呲哇乱叫哭爹喊娘,哪里还有一点能威胁到人的样子?

  十三瞅准还在疯了似地转圈追赶目标的大獾,一个眼疾手快从跑圈中把它薅下,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钳制住了它。

  他使劲把大獾紧紧箍住,告诫它休再胡闹。

  大獾莫名被人打断报复事业自是一万个不服,它使出吃奶的劲儿奋力反抗,眼看就要挣脱,十三却反而不再强制它,只腾出一只手自项间摸出一枚玉佩往大獾面前一亮,大獾才认命地停止了挣扎,蔫头耷脑地垂下了头。

  十三见大獾终于肯就范了,便开始拎着它耳朵一连串地训它,“蠢的要死。”“祖传的脑袋不会转筋,”“单可着一人儿追,留下一群人单挑我一个。”“白吃闲饭没卵用。”

  他每骂一句就扒拉一下大獾的毛脑袋,最后对着它的两道白毛站岗的额头狠狠来了个脑瓜崩。

  大獾一言不发,仿若入箩之雀儿一般任十三蹂躏,浑然一副听天由命的悲催倒霉相。

  它面上绝望,心中悲苦,谁让它从祖辈就被命运扼住了喉咙呢!与其说是命运,不如说是被十三的祖宗骗着锁了脖儿?

  天哪!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獾啊!

  这边大獾在心中呐喊,那边的大块头在嘴上嚎叫,此时大块头并不知大獾早已不追他,还机械地围着十三自顾自地跑命转圈。

  及至忽然跟大獾来了个脸贴脸面对面,他吓的“嗷”的一声惨嚎,像遭了雷劈受了刺激的狗熊,猛地一个急刹车,霎时间就要往反方向逃命。顶着一身怪异的形象,口中一连声凄惨绝伦地喊着“找妈”,脚下捣着如踩了风火轮儿的已然跑细了的两条腿儿,他张牙舞爪地不知一溜烟儿奔逃向哪里去了。

  十三无瑕理会自学成才练就风火轮神功的大块头,眼看天边露出了鱼肚白,他命大獾前方带路,并威胁它:再故意绕远就扒了它的皮做肉獾头。

  大獾强自装做没看见他恶狠狠的神情,它低眉顺眼,脚下不着痕迹地往小妖女身旁一蹭,尔后就“哧溜”一声跑去探路了。

  十三带着小妖女,抄着大獾带领的安全近道走的一路平坦。

  直至天明,待远远看见镇子了,十三拎着大獾的耳朵密令一番,便立时轰它去执行。

  正美滋滋紧挨着小妖女走路的大獾临时受命,它先是迟疑着向右拨了下大毛脑袋,看了看小妖女,尔后又转向左边偷偷看了下正在瞪它的十三,一对上十三要吃人的眼神,它一低头“哧溜”一声便又没了踪影。

  小妖女见大獾神出鬼没,并无多言,不多时便又见它远远回来了。

  及至近了,才发现它像个人似的背上驮着一个大包袱,像是怕包袱掉了似的,还把大包袱系在胸前打了个结。

  十三见状不由挑唇一笑,伸手便解下包袱,打开一看,原来是两件呢子大氅。

  十三瞧见里面其中一件还是大红色的,触手感觉十分柔软厚实,便忍不住打趣大獾,“哟,一根筋还知道怜香惜玉了!”

  他一面说着便一面想把那件大红色大氅递给小妖女,手伸到中途却不由一顿,下一秒他一扬手展开大氅,亲自给小妖女披上了。为她戴上风帽后,又给她在领口处打了个结实的结。

  见小妖女被严严实实裹好了,他才拿起那件玄青的大氅自穿上,披风又宽又大正好能遮住他身上的军装。

  他边系带边不忘向大獾道,“果然好料子,这是偷了老字号裁缝铺了?还是下了哪家大财主的库了?”

  大獾在一旁默不答言,它感觉十三还是十几年如一日的不要脸皮。每每他命自己去充贼偷盗,偷不来挨揍,偷来了挨皴,偷的不好挨训,偷的好了还是挨训,仿佛看准了它跑不了,单逮着它一个玩命耍贱。

  此刻大獾浑似一尾落网的鱼,见自己又被他逮着打讪了,它习以为常地装听不见,只惴惴看向从上到下只露出一张小脸的小妖女,生怕她不知道自己是迫于无奈被逼入的贼情一案,而因此嫌了自己。

  它两只大爪子含羞带愧似的在胸前搓来搓去,一颗黑白相间的大毛脑袋一扬一落,小狗眼对着小妖女期期艾艾,一双人脚似的大毛脚丫不安地踩来踩去踱了片刻,它最后终于像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身般,强自沐浴着十三鄙视的目光,贴在小妖女的腿边站定了。

  十三十分瞧不上它那个没半点自知之明的花痴蠢驴样。

  一个天天干着偷吃偷喝的勾当的人脚獾,还能自封为护花情圣了?它自以为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年獾,实则还不是个见色起意的随兴盗?

  再说情窦初开去护花,总也轮不到它一只獾。

  十三胡思乱想间,见小妖女整个人裹在宽大厚实的大氅里,只露出荷瓣似的小脸,整个人更显的单薄可人,处处昭显着该被人备加呵护。

  大氅通体大红,风帽衣襟上却是统一滚的白色的狐狸毛,此刻她的小脸被大风帽上的风毛衬的更是眉目如画,容色出尘。

  她黑亮的眼曈染上了黎明的雾气,如清透欲滴的晨露,满是晶莹懵懂,好似一只稚嫩成精的小狐狸,一呼一吸都是不属于人间的灵气。

  十三看着面前乖巧的小狐狸忍不住心下一声叹息,并不觉得她会属于自己,更认为她不该数于人间。

  天光大亮,俩人光明正大进了镇,大獾遮遮掩掩,照旧是打地洞跟着十三。

  此时正赶上镇上的早集,集市上人声鼎沸热闹非常,各行各业十分齐全。

  十三拉着小妖女穿梭在人群中,生怕她不小心走丢。没往前挤几步却忽然感到手上拉的人不动了,十三回头正要询问,却见她站在卖吃食的摊子前正盯着一排烤猪蹄目不转睛。

  十三知道她是饿了。不光她,自己一天一夜水米未打牙也是饿的厉害,可苦于自己逃亡时没带上金银细软,此刻身无分文的他,结结实实尝到了英雄气短的滋味。

  他默默叹气,一面后悔忘了让大獾偷衣服时顺带着偷钱,一面就要去拽走小妖女。他不欲在人群中乍眼,便手下用力去拖还在呆呆对着烤猪蹄的小女孩。

  却没想到自己一个将近一米九的大男人用尽力气却扳不动她分毫,他不由心下纳罕,自己就算饿了一天也不至于失了多少气力。他自认为自己现在就算拖不动头蛮牛,拖个三五个面前这样的小女孩还是绰绰有余。

  十三略一思忖,便气聚丹田,脚下扎马,正是个憋着劲一鼓作气要把小妖女扛走的样子。

  没想到他的大手还没扶上小妖女的肩,只见前面盯着烤猪蹄的小妖女忽然一脸怒气地转向自己。

  十三正要上前出言哄骗,却见她小脸一甩,忽然一瞬间无比凶狠狰狞,一张小嘴两颗僵尸一样的小尖牙就露了出来,十三在自己目瞪口呆的震惊中,清楚地听到了她狠狠发出的声音“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