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魔音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142 2020-09-27 19:28:48

  眼见十三扣动了扳机,众兵一声惊呼,再回神时却意识到并未听见枪响。

  此时十三睁开眼,气的恨不得把刚才被大獾拍死的小兵拉起来再踹死一回。

  娘的!没事浪费子弹干什么?!

  这下好了,人没死成,还白现了眼!

  得!豪言壮志算是白说了,一会还得落这帮狗孙子手里。

  十三闭眼一叹息,就听那军官先忍不住笑出声来,接着小兵子队伍此起彼伏,继而齐声哈哈大笑起来。

  那领头的军官笑的最狠,血赤呼啦的脸在月光下尤其不像人。他带头笑够了,才阴阳怪气地道,“霍司令,看来注定是老天不让你死啊!活该你落在我们哥儿几个手里,看在你也是一条汉子的份儿上,我给你留个面子,给你个选择,你是想先卸左胳膊,还是想先卸右腿儿?”

  十三被其羞辱并不答言,他面色如水,心下暗伏,计划着只待军官打枪时,自己便趁机奔过去扑倒他抢了他的枪,横竖今天总是得交待到这了,杀一个赚一个,杀两个便赚一双。

  此刻他临危不惧,大有孤注一掷殊死一搏的决绝,非但并无丝毫困兽之色,反而月光下愈发显的他剑眉星目,风姿卓绝。

  他的白衬衫上已布染鲜血,夜色下,他的一张本就俊美非凡的脸显的异常冶艳,被火光一照浑似一只绝色妖孽。

  并不理周围的困顿,化身妖孽的十三若有若无地微微一笑,对着满脸得意的军官漫不经心地开了口,“我觉得还是……先卸脑袋的好!!”

  说时迟那时快,他话音未落人已扑向军官,眼见军官被扑倒在地,周围已有了经验的小兵霎时间统一抄起了枪,瞄准了十三的胳膊腿儿就要扣动扳机。十三并不理会,只对隐匿在黑暗里的小妖女大喊了一声,“快走!”

  正值这千钧一发之际,十三耳边却传来了一阵奇怪的乐声,而他预料中此起彼伏的枪声却并没有响起。

  只听那乐声云起幽远,响遏回折,既肖广乐,又似鳌愤,一时如来自天外之音,一时又如在耳边轻吟。

  十三甚觉怪异,再看周围,所有的小兵子似乎都像被下了定身咒似的一动不动了。

  十三略一定神,顾不得想及其他,长腿一迈就要向树下去寻小妖女。及至树前,他却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树的小妖女正从唇边拿下一支小巧古怪的笛子正准备收好,那笛尾还挂着一个甚为奇异的铃铛。

  十三惊诧万分,“这。。。。他们都是被你的笛声放倒的?”

  小妖女从树尖往下一跳,轻盈盈落了地,对十三轻轻一点头。

  十三见状不由纳罕,心中风起云涌,这他娘的...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盖世轻功?

  他思绪百转千回,目光又落在了小妖女腕间的铃铛,想了想不知用什么词语形容合适,末了只好不解地问,“这是天乐?

  小妖女不答。

  十三一挑眉,“魔音?”

  小妖女依旧不答。

  十三转了转眼曈,换了一种方式询问,“你是米聚山的女儿吗?”

  小妖女还是不答。

  “那你是神仙吗?”

  小妖女摇摇头。

  “妖精?”

  小妖女还是摇头

  “那......”十三见无论自己如何问对方都是同样的沉默,他沉吟片刻,思忖着问道,“你是人吗?”

  小妖女这回连头也不摇了,她仰头淡淡瞧了十三一眼,抿了抿粉粉嫩嫩的唇,转身向下山的路走去了。

  十三见小女孩似乎被自己逗的有些生气了,便不肯再多问,也随着她一并寻路下山了。

  及至俩人到了山脚天还没放亮,十三察探了四处并无乱兵,一颗悬着的心便暂时落了地。他看向一直默默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妖女,月色下她一身狼狈,两只眼睛却亮的异常,不像人间凡品,更像从山中刚入世的小精灵。

  而不管她是不是米聚山的女儿,自己都不宜再带着她了。十三低吟半晌开了口,“刚才多谢你救我,”他未语先笑,“但我不能恩将仇报不是?现在我也不是司令了,你跟着我也没什么前途,咱们就此分道扬镳,他日有缘,若我能重整河山必定报答你的大恩!”他语气有些干干,尽量把话放的缓慢委婉些,像生怕伤了面前的小精灵的心似的。

  十三边说边看向小妖女,她一直默默地低着头,被头发遮住大半的脸上在月光下看不出什么神色,他不由轻咳一声,低头继续坦白自己不是真为娶妻,而是为算计嫁妆,末了又道,“现在我也不要钱了,你自己可以回去了。”

  十三长篇大论说了一通,怎料一抬头却见面前的小人儿自始至终没一点反应,她不说也不动,亦没有一点要离去的意思。

  他不觉一时情急,“若放到以前,我娶了你也无妨。现在我却不是司令了,你还图什么?”

  娶你,于你无益。

  他嗓子低沉,句句掷地有声,似在自嘲,“以你花容月貌,再出落两年必定成为天仙一样的人物,再攀个司令还不是信手拈来绰绰有余?”

  小妖女俏立在一旁,任十三好话赖话都说尽也不答言,只默默地挽着腕,浑似不曾听见任何话语。

  十三郁闷了,他头一回尝到为女孩儿家郁闷的滋味。自己的老巢被一锅端了,弟兄们也死的死降的降,背着恶名骗来的钱,还没来的及派上用场就便宜了王二毛子,他都未曾这么郁闷。

  此刻面对这小女孩他感觉浑身的力使不上,小女孩一直安安静静,任他磨破嘴她依旧超脱世外无动于衷。

  末了十三叹口气,认为她是个小哑巴,并且还是个身怀绝计的绝色小哑巴。

  十三感觉不论自己从哪方面出发着想,都应该立时扔下她而去,但不知为何,他却情不能禁,怎么也狠不下心来。

  他见自己走到哪小妖女就跟到哪,不多不少保持着一臂的距离,柔柔弱弱乖巧的不像话。他一时心软,心想先带上她也不算什么,小丫头看样子也不费饭,现在兵荒马乱扔下她也不合适,到了有人烟的地方再做打算也好,反正陈仓米铺跑不了,等自己安顿下来随时可以送她回家。

  心下计议已定,十三便带着小妖女奔着出山的路走去。没想到刚出了林子,迎面却影影绰绰奔来了一个人,来人在月光下显的尤为凶神恶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