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山中围困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320 2020-09-26 17:07:21

  小妖女低头敛眉并不答言,不明白他有什么可怕的。

  她从来便是没有害怕的东西的。

  见小妖女依旧傻乎乎呆愣愣的,十三不再逗她,他自顾自脱下外衣给小妖女披上,俊脸慢慢地逼向小妖女的大眼睛,却又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停下。

  他一双含情的桃花眼被篝火照出异样的光,又暖又亮的眸子似乎盛满将溢的蛊惑,低沉性感的声音掠过小妖女耳边,轻的像一只蹁跹而过的蝶,“怕我就对了。”

  不等小妖女反应过来,十三早已洒脱利落地后退坐在了小妖女对面拨起了篝火。

  火光下他的一张俊脸半明半暗,不经意散落下来的发丝显得他不羁又神秘,衬的他笼罩在阴影中的眼眸愈加深邃幽远。

  小妖女坐在篝火对面,像看画一样看十三,总是感觉这副画应该在哪里见过。

  夜愈来愈沉,天边的星子渐渐都隐于乌云,林子里除了偶尔经过的几声老鸹叫并无其他响动。

  十三站起来巡查一番,就让小妖女先靠着篝火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休息。

  大獾本是竖着耳朵观察林子里的异动,一听十三发话,便自动小跑过去蜷缩在小妖女身边。

  十三见状却难得没排揎它,初冬夜深寒重,小女孩身体单薄的不像样,让大獾充当它的皮褥子也好。

  夜色静谧如水,一时间似连风声都绕了路走。

  十三大喇喇坐在地上静静拨着篝火,想自己一朝被人拔了营,早上还是有兵有马有枪有炮的司令,晚上却成了落跑的流民。

  抬头望向树下已乖乖入睡的小女孩,他不由苦笑着一摇头,未曾料想在自己无立足之地时,身边还能有人相伴。

  他默默盯着小女孩安静的睡颜看了良久,心里忽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暖意。

  待漏夜时分,十三感到应该安全了,便熄了篝火,守在小妖女靠着的那棵大树前,胳膊支着额头想打个旽。

  未等十三迷糊睡去,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让他立时清醒,本能地警惕戒备起来。不等他寻得武器以御敌,刹那之间,突然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肩膀打到了小妖女靠着的那棵老树的树干上!

  十三见状急忙要去护住小妖女,却未料被冰冷的枪口顶上了后脑勺。

  “别动!”

  十三眸色一闪,立时举手做势投降。

  察觉到后面举枪的手微微一顿,十三立刻虚晃了对方一招,敏捷地一闪,趁机扑倒了后面的小兵就要去缴他的枪。

  没想到小兵挣扎中放空了一枪,这时早被枪响惊醒的大獾飞奔上前来咬上了小兵的裤腿,小兵腿下吃痛,一挣扎踢上了十三的胳膊。

  此时十三又冷又饿,比平时减了不少气力,他狠命箍着小兵,命大獾去咬小兵的胳膊。

  大獾听命立时行动,被大獾一口咬上胳膊的小兵禁不住痛的胡乱挣扎,手上又是放空一枪。

  十三不意被挣脱的小兵摔在地上,正要反击时,却见小兵被大獾跳起来一拍头,断了脖子。

  十三暗喜,一面夸大獾好样的,一面去缴小兵的武器,手上刚抄起枪,他却发现自己和大獾已被包围。

  面对周围一圈黑洞洞的枪口,十三不由轻笑出声,他似自言自语地低声道,“糟糕,还是局困卦。”

  话音未落,忽然间一枪打响,对面的充做重围的兵队中应声倒下一个人,周围的小兵子立时一涌而上,是个下一秒就要把刚刚放枪挑衅的十三打成筛子眼的架势。

  十三临危不惧,想到枪里的子弹大约所剩无几,便不肯再用枪。他猛地踹上近身的一个小兵的肚子,在小兵捂腹痛吟时又飞地一抬脚踢断了那小兵的鼻梁,接着三两拳便把那小兵放倒在地。

  另外的小兵子们见状,立时子弹上膛就要崩了十三。

  十三赤手空拳并无一丝惧色,他桀骜不驯地一甩沾血的拳头,依旧要对着向他举枪的小兵下手了。

  眼看小兵子们就要扣动板机,却见后面一人制止,“不可,王司令有命要抓活的。”

  小兵子们闻言顿时像泄气的皮球。他们审时度势,自认赤手空拳绝打不过十三的。此时其中一个身形壮硕的小兵心思活络,一挺身拍着胸脯而出,“俺来。”

  十三看一眼眼前的大块头,未发一言,抬手就向大块头扔去了个庞然大物。

  大块头被丢了个措手不及,及至他被咬的呲哇乱叫了,才知道十三丢过来的是活物。

  被丢过去的活物漫无目的地像无头苍蝇在人群中乱咬一通,也只能让小兵们带伤而不能将其歼灭。

  大块头一马当先,决定先拿下这只畜生再说,他连对大獾开了几枪,结果一枪没中,却被大獾当成了唯一目标。

  从这大块头边追大獾边开枪,后来变成了大獾玩儿命地追他,中途他一时松懈被大獾逮住,脑袋差点被大獾一爪子拍进腔子里。

  大块头登时被吓的魂飞魄散,手上一发狠,脚下一提气,他突然使出精神病附体兼嘬奶的劲儿,猛地一甩身摆脱了大獾。

  未等他松口气,眼见大獾下一秒就要给他来个恶狗扑食,他不敢松气,边张牙舞爪地叫喊,边撒丫子逃命去了。

  大块头在前面跑大獾就在后面紧追,开始一人一獾围着树干转圈。末了,大块头被追赶的几近崩溃,竟一溜烟地逃下山了,大獾紧随其后,不依不饶地追逐着他报仇去了。

  小兵子们无意与一个小兽浪费时间,见一场人獾大战结束,军官头头儿捂着被大獾咬的满是鲜血的脸,不由恨恨,“王司令只说要抓活的!又没说不能伤他,兄弟们!残废也是活的,一齐上!”

  这小兵子们无一不被大獾抓伤咬伤,此时更是愤愤,不由忘了上令,听了军官的号召便齐齐包围着十三逼近。

  “活的嘛!有口气就是活的,缺胳膊少腿瞎眼断脚也是活的嘛!”军官阴恻恻一笑,对众小兵说道,“胳膊归我了,你们的子弹可看好了,瞄准了往别处落。”

  十三见威逼上来的兵枪,誓死不肯受辱。他用力握着手中的枪,想枪里的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己算是留对了。

  此时涌上前的小兵子们忽然见十三一手持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众人都一时踌躇不敢向前。

  若此人死了,回去怎向王司令交待?到时候按军令他们也是逃不了一个死。

  刚刚还颇为嚣张的军官见到此情景亦不由懊糟起来,他左右为难,深怨自己命太好找到了目标,上赶着去抓了个烫手山芋。

  军官一瞅十三,收起了苦大愁深,他清清嗓子正要发言,却见此时十三爽朗一笑,整个人渡上了一层说不尽的洒脱,他不羁地一抚额间的碎发,朗声喊道,“狗子们,爷死也要死在自己手里,别人想要爷的命,爷可不答应!”说完,他看了一眼隐匿在黑暗中未被发现的小妖女,一闭眼迅速扣动了板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