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见色忘友的肥獾

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大泽千里 2758 2020-09-25 17:46:49

  小妖女被十三抱着落了地才发现自己身处的原来是个地洞,十三感觉一直抱着小女孩甚为不妥,便松开了她,让她紧跟在自己身后走。

  小妖女在漆黑的土洞里走的深一脚浅一脚磕磕碰碰,忽然间她嗅到一丝浅浅的气味,便不由朝着可疑方向走去。

  刚没走几步,她一不小心就被个不知道的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脚下一个重心不稳,她就势坐倒在了个毛绒绒的大物什上。

  那毛绒绒的大物什本正自舒服地呼呼大睡,不成想被人一屁股坐在身上,它登时闷哼了一声,接着就像婴儿啼哭一样哼唧起来。

  小妖女吓了一跳,赶快抬屁股起身,还以为自己刚刚坐上的是个长满毛的大号儿婴儿。

  一直走在前的十三听到动静便从前面折回,又一拐弯才来到小妖女面前,原来这洞子纵横交错,小妖女一不小心便拐到了另一条路。

  此刻十三准确无误地一把抓住还在作婴儿啼哭的大毛物什,劈头盖脸地训将起来,“我说刚刚左右找不着你,原来躲到这里享清闲来了啊!爷在外被炸了老窝,人都差点交待了,你可倒好!连影儿都没傍!一天天就知道胡吃闷睡,比老太爷还受用!”

  他一扒拉那大毛物什的毛脑袋,万般嫌弃,“要你还有个屁用?!”

  大毛物什平白被人扰了清梦,又无故挨了十三一顿狠骂,它感到十分委屈,委屈是真委屈,却还倒是低着头一声也不敢吭。

  十三出够了气,把它往地上一掼,赶着命令它往前方充当带路兵去了。

  俩人一路被大毛物什带着,连滚带爬地钻着九曲十八弯的地洞,不知过了多久才见到前方缝隙透出丝丝光亮。

  及至钻出了洞,十三才发现自己已到了城外山角的老槐树下。

  此刻俩人已由一对璧人变成了一对土人,浑身上下被黄土蹭的没一块齐整洁静地方。

  十三累的筋疲力竭,不由怀疑是前方带路的毛孙子故意公报私仇给自己找苦头吃。

  他一招手正想叫过来大毛物什再训上一顿解解乏,却见它正不好意思地左右转着小狗眼,偷偷摸摸向小妖女身边挪着大脚丫。

  十三不由看向小妖女,她不急不喘,刚逃命出来却也不见丝毫慌张害怕,只一双亮的出奇的大黑眼睛定格一样一直怔怔地看向自己。

  十三注意到她的目光,似乎带着些又见故人踪影的意味,他不由起了一点逗小女孩的心思,一弯眼对着小妖女挑眉坏坏一笑,“认识我?”

  小妖女不意他会这样问,不自觉微微呆了一下后,她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

  十三见她像只迷路的小兔子乖的不像话,不由开怀一乐,“不认识最好,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他言语一顿,忽然就无赖起来,“你可都看见了,本司令杀人放火不眨眼,最好你回家后叫你那老砍头爹送钱来,不然可别怪我把你卖了换大洋花。”

  小妖女闻言默默,对着手指一低头,才发现自己腿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毛绒绒的大物什。

  十三本想吓唬吓唬小女孩,话语未落却感到无限凄凉懊丧,真是朝为司令暮为囚。他老气横秋的一叹气,深感自己时运不济,被王二毛子败的委实冤屈。

  及至又是一声叹气后,十三心想反正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大不了从头再来。

  他自来从善如流,并不是钻牛角尖的“武死战”一派,现在只想以逃命为上。微一沉吟,他心下便有了囫囵计较,现在出城的大路小道肯定皆被王二毛子把死,倘若不小心中了埋伏,王二毛子岂不是正好对自己来个瓮中捉鳖?

  他灵光一闪,意识到骂了自己,不由心中愤恨地回骂起王二毛子秃王巴,专会阴险使诈,整个儿一阴人,浑身上下没一点像人类的本事和做派。

  权衡掂掇一番,末了十三决定上山先躲躲风声。计议已定,他看一眼身边的小女孩,怎么也下不了狠心把她扔下。最后,他拉着莫名得来的小媳妇儿深一脚浅一脚地上了山。

  直至日头将要落山,十三带着小妖女才走到了山林深处落了脚。虽说未见追兵,一路上十三却差点被叛变的大毛物什给气了个倒仰。

  原来这大毛物什便是个大獾,是和十三从小长大的宠物兼发小,俩个伙伴儿自小形影不离,颇为亲密。

  未料此刻这大獾见了小妖女却像走失的幼童找到失散多年亲妈一样,上蹿下跳,左右殷勤,小心奉承。

  十三在一旁冷眼旁观,心道,“得亏它不会说话,不然早就恨不得上前直接喊妈了。”

  大獾足有半人多高,体格壮大,一身毛又密又长,乍一看像个小熊。它一双小狗眼下趴着个大毛猪鼻子,大黑脸上两道婴儿臂宽的白毛似纽带一样,从它下巴颏儿直奔左右眼、再各延伸向头上直至后背。它的一双大爪子又尖又利浑似熊掌,两条肥短腿下面长着一对全是毛的人脚状爪子。

  此刻正站在小妖女身旁献殷勤的大獾垂着大毛脑袋,一双人脚似的毛脚丫分成个外八字,胖胖的身体微微前倾,两个大毛爪子抱在胸前,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显的十分笨拙可爱。

  十三十分看不上它那个见色忘友的做派,没想到它跟着自己十几年,天天一副正派的老实样全是装的,原来骨子里也实则是个不正经的东西。

  他冷眼瞧着大色獾,末了得出结论:瞅它这副花痴做派,肯定是它小时候在老头子房里呆过几年,耳濡目染,上行下效了。

  十三懒懒坐在山石上,拿了一把野草放进嘴里,他百无聊赖,看向在一旁乖乖托腮坐着的小女孩,一眼,又一眼,愈看她愈小,像枝头没来得及绽放的花骨朵,被人提前摘下来送给了自己。

  想来这米聚山必是打着攀附自己司令名号的主意,想图个一劳永逸一举占个大个儿的便宜,果然是出了名的铁公鸡王拨算盘,倒不负他“一毛不拔、只进不出”的名号。

  只可惜他算来算去没算到王二毛子会突然攻打进来,自己由司令一夕之间变成了人人奚落的落水狗,估计得知此讯的他,现在得正在家中捶胸顿足地悔之想死呢!

  思及此十三苦笑一摇头,把嘴里的野草当成了王二毛子,他恶狠狠嚼了几口又使劲“呸”了出来,愤然恨道,“想不到我霍十三英雄一世,却落到如厮田地。”

  他一转话音看向远方,“敢挑衅暗算你爷爷,回头爷包管把你的心肝脾肺肾掏出来下酒!”他面上狰狞,言语狠戾,大獾见了不由默默靠向小妖女身边。

  小妖女仰脸看向十三,不怕,却看他是个极清俊的美男子样子,她对着手指心想,他很好看呢。

  确实好看,十三生了一副极好的皮囊,他五官似精雕细琢,丰神俊朗不凡,长腿宽肩窄腰,一身精壮的腱子肉矫健敏捷,似随时猎敌的兽,而他那一双本应含情的桃花眼却是冷漠非常,时时散发着桀骜不驯的危险气息。

  纵然现在如平洋之虎四面楚歌,落魄如厮,他亦临危不惧,仍气度不凡,并无半点潦倒相。他俊逸的身姿在泥泞困境下,反倒被烘托的如末路英雄将破穷途一般伟岸。

  此情此景,怕寻常女子早就芳心暗许,可小妖女不懂情爱,她只是本能地觉得十三好看而已。

  入夜,初冬的气温已然降低,虽没上冻,却也十分寒冷了。幸而还没下雪,十三找来干柴燃起火堆让小妖女拢着篝火取暖。

  他见小妖女身姿单薄,衣服也单薄,心下不由叹气,只可惜她头上的那块大红布帘子在枪战中落下了,不然现在还能充当个毯子御寒。

  略一思索,十三便要脱下外衣,小妖女听到动静后不由抬起头睁大眼睛不解看向他。

  她莹白细嫩的小脸,长长的乌发,黑亮亮的眼眸,无一不在火光的辉映下凭添了一层暖色,乍一看活像一只迷茫惶恐的小狐狸。

  十三见状,内心不禁莞尔,解扣子的手一顿,他微微一勾唇,对小妖女一弯桃花眼,低声道,“怕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