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快穿回来后我被大佬们宠翻了

第57章 继续被嫌弃的太子殿下

快穿回来后我被大佬们宠翻了 扇子酱 2052 2020-10-22 00:00:00

    “你说的也有理。”苏洵毅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颇有几分不甘心的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如今软软才回来,还是不要让这些没边儿的事情打扰到她最好!”

  “其实陛下那里,倒是不用担心。”小刘氏拿着调羹搅动着药碗里浓黑的药汁,一边温声对苏洵毅分析道:“妹妹明年下半年才及笄呢,太子如今可是年岁不小了。若是依着陛下的意思,妹妹可不是最好的太子妃人选。”

  听了小刘氏的话,苏洵毅微微一怔,不过很快也就回过神来,有些赧然的抬手拍了拍额头,颇有几分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我这也实在是有些心急过了,还是夫人考虑的周全,多谢夫人!”

  见苏洵毅装模作样的拱手冲她行礼,小刘氏抿着嘴儿笑,一抬手将已经凉好的药递过去给他:“就算是你这会儿态度再好,该喝的药还是要喝的!”

  和苏洵毅还有小刘氏这边的琴瑟和鸣不同,处于宫中的弘景帝就显得有些心气儿不顺得多。

  那个混小子,他不过就是提了一嘴他的皇叔,远在南疆的湘王又得了个孙子,他竟然就在御书房里当着两位相爷的面儿,给他尥了蹶子,直接一言不发的就走人了……

  要是他能争点儿气,给他整出个孙子,不,哪怕是个孙女儿呢,他也不至于去馋别人家孙子呀!

  结果呢,结果这混小子真是白瞎了他这一副好皮囊,如今都多大人了,别说是太子妃了,竟然身边连个宫女儿都没一个!

  也不知道那玩意儿是不是真的像外头传的那样,都放坏了!

  弘景帝有些烦躁的抬手揉了揉眉心,习惯性的拿起龙案上的折子想要继续看,却在翻开后又似想起什么一般放下,扭头对伺候在身边的大太监德全开口问道:“太子呢?”

  “太子爷今儿一早离了御书房就出宫去了,听宫门那边儿递来的消息,说是黄昏时分才回来。这会儿,应该在东宫。”德全躬身,十分周全的回答了弘景帝的问题。

  宫里宫外所有人都说,当今陛下宠爱贵妃,连带着贵妃所出的两位皇子也是更被他高看;太子虽然占了个嫡字,可到底宫里没有母后看顾,朝堂上又没有得力外家相护,从这个位置上下来也不过是迟早的事。

  可也只有他们这些在弘景帝身边伺候的亲信才知道,这满天下弘景帝最为在意的人,到底是谁。

  以前,排在第一的自然是皇后娘娘,而后来自从那场意外之后,就只剩下了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是自小没了母后看顾,可是他自满月就被册立为太子,后来皇后娘娘仙去之后,便养在了陛下的紫宸宫。

  其实在太子小时候,这父子俩的关系还是挺融洽和睦的,只是后来经历了太多,以至于……

  唉!

  德全在心底默默的叹了口气,真是为前朝后宫那些蹦跶个不停的人,累得慌。

  “出宫了?他最近这出宫的次数倒是频繁哪!”弘景帝微微一怔,带了几分探究的抬头看向德全,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致的问道:“你说,太子最近在忙些什么?”

  “这个,老奴可不敢胡乱猜测。”德全微微欠身,带着几分忐忑的开口回道:“不过能让太子爷费心劳力的,定然是与江山社稷有助益的大事儿!”

  “你个老货,数你嘴最会胡诌!”弘景帝索性扔开了面前完全没什么心情去看的奏折,颇为烦恼的叹着气:“要朕说,那个混小子现在最大的事儿,就是赶紧给朕迎娶太子妃,再给朕生一打孙子孙女,这样朕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是孤零零的,想要含饴弄孙都是奢望!”

  德全很识趣的闭上了嘴,吃过几次亏的他很清楚,这个话题并不适合他搭腔,反正不管说什么,最后都落不到什么好。

  再说了,弘景帝这话说得也不对。他哪里是没有孙子孙女,大皇子三皇子,甚至是后头的四皇子五皇子,哪怕没有迎娶正妃,可也皆有庶出的子女降生;更别提大皇子那里了,虽然大皇子妃难产早亡,可是却也还是给大皇子留下了一位嫡子啊!

  若是陛下真的想要含饴弄孙,只要透个信儿出来,怕是不出半个时辰,这紫宸宫就要被挤得满满当当吧!

  如今陛下会有这样的抱怨,不过是他满心满眼里,只有太子这一个儿子罢了!

  “唉,要不是朕之前允诺了那混小子以后不探查他在宫内外的一举一动,这会儿我也能知道他最近频频出宫到底是为何了!”

  弘景帝虽然没有等到德全的回应,却也并不在意,依旧自顾自的说得痛快,他有些懊恼的轻拍了一下龙案,心底皆是猫抓一般的心痒难耐。他顿了顿,带着几分期待的抬头继续问德全:“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出去密会他心仪的小娘子去了?”

  “……老奴听说,前儿太子殿出宫是去了镇国公府。”德全的嘴角禁不住抽了抽,有些无奈的看着满脸暗示,希望他能够去帮着探查一下太子宫外行动的陛下,索性直接开口给他浇了一瓢凉水,也好让这位折子还有一多半没有批阅的陛下快点儿停止这种浪费时间的磨洋工行为,赶紧干活!

  “朕记得镇国公府有位据说才华品行都十分不错的小娘子!”弘景帝双眼一亮,兴奋的摸了摸下巴:“你说,会不会太子他……”

  “陛下,您忘了吗,之前的宫宴上,太子殿下对镇国公府的那位小娘子冷言相对,若不是您开口解围,只怕那位小娘子都要羞愤的去撞柱自尽了……”德全叹了口气,颇为不客气的戳破了弘景帝还没有来得及开始的畅想。

  “行了行了,别说了!提到这些朕就堵得心口疼!”弘景帝太阳穴突突的疼,他索性抬手扔下笔,指责桌案上的一堆奏折,十分理直气壮的对德全吩咐道:“去,把这些都给太子送过去,他如今孤身一人又不需要陪妻哄子,正好替朕这个当爹的分担分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