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快穿回来后我被大佬们宠翻了

第53章 百因必有果!

快穿回来后我被大佬们宠翻了 扇子酱 2050 2020-10-19 01:56:52

  刘云蕊心里也知道苏软软所说的话有道理。

  可是知道是一回事,接受与否,又是另外一回事。

  她愁肠百结,心情极差,哪怕是身边有苏软软盯着,最终却还是一直念叨的炙肉没吃两口,桌上的三壶梅子酒倒是全被她一个人给喝了个干净。

  看着已经醉得人事不省的刘云蕊,苏软软叹了口气,站起身叫进了门外候着的茗香,还有刘云蕊的丫头书雁。

  “你们姑娘今儿兴致高,我没劝住便多喝了两杯。你们也知道这京城里我算不得熟,书雁,你下去寻了你们府里随行的嬷嬷,问问店里的小二,看看有没有隐蔽一些的后门,把马车挪过去候着。”

  苏软软见两个丫头匆匆进来,也没有犹豫,十分干脆的压着声音吩咐。

  书雁和茗香虽然被刘云蕊如今的状态吓了一跳,可很快也就冷静了下来。听着苏软软的吩咐,半点儿没有犹豫的立刻执行。

  交代完了两个丫头去办事儿,苏软软方才回头,将一旁架子上的大毛斗篷拿过来给刘云蕊披上,后又自己取过斗篷披好,方才站起身来走到一旁的桌边坐下,等着茗香她们回来。

  再那一世里,她其实对刘云蕊的了解也不算特别多,但是有一条却是肯定的,她和她姐姐的感情极好。

  那一世最后刘云蕊走在她的前面。

  那时候镇国公府已经是风雨飘摇,安国公府也是独木难撑;平宁郡主那时候越发的克制不住她的野心与欲望,抓紧时机落井下石,对她兄长和小刘氏苦苦相逼。

  而刘云蕊也是再难忍受平宁郡主的无耻,在一次赴宴中指着鼻子臭骂平宁郡主不知羞耻为何物。大约也是因为知道自己所做之事不甚光彩,平宁郡主在宴席上并未曾接腔与刘云蕊对峙,可是却并不表示,她会真的甘心忍下这口怒气。

  在镇国公府与安国公府鼎盛时期平宁郡主都不曾放下过对苏洵毅的觊觎,就更别提是那时候随时都有可能倾覆的镇国公府了。

  所以在那之后没几天,刘云蕊在与母亲去京郊上香祈福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所谓的流匪,再后来……

  消息传到镇国公府的时候,小刘氏当场就晕厥了过去,而那时候,她腹中的孩子,才不过两个月……

  或者镇国公府与安国公府的覆灭,是因为功高震主,被主上所疑,可有道是雪崩降临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何况,无论是平宁郡主还是苏洵鸾,她们可并不是那一片片小雪花,她们几乎就是推动那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

  苏软软静静的看着趴在桌上已经睡熟的刘云蕊,眼底有着她自己都不曾觉察到的温柔。

  上一世,你已经尽力去做好一切了;这一世,你也只需要继续做你鲜衣怒马,恣意明朗的小娘子就好!

  茗香她们的动作极快,几乎也就半盏茶的功夫,便就一前一后的返回到了苏软软身边,同时上楼来的,还有在楼下候着的刘嬷嬷和其他几个安国公府的婆子们。

  不管怎么说,像刘云蕊这样的世家贵女,在外头喝醉酒都不是一件说得出口的事情,所以在场的几个婆子的脸色都算不得好看。

  苏软软自然明白她们的顾忌,低声开口道:“辛苦各位嬷嬷们了,这次的事情怨不得你们,你们只管小心办差,护好你们姑娘的名声就好;至于其他的,我回去之后也会修书给舅母,将今天的情况说明,不会牵扯连累到你们的。”

  听到苏软软如此说,跟着的安国公府的婆子们忙齐齐冲着苏软软福身道谢,面上也多了几分松了口气的笑意。

  因为早有安排,扶着刘云蕊下楼到马车上这一路,还算是平安顺当。

  苏软软只看着安国公府的马车仄仄离开,才总算是松了口气,回头和茗香还有刘嬷嬷笑了笑,也快步上了自家的马车,朝着镇国公府的方向回去。

  只是苏软软这里的马车才行了没多远,就被人突兀的拦住了去路。

  一身玄色锦衣常服的微胖男子是苏软软熟悉的长相,只是身为东宫总管,太子心腹的他,怎么可能这么闲的出现在这里,还如此肆无忌惮的拦住了她的去路……

  给苏软软考虑的时间并不多,又或者说,压根就没有给她任何考虑的时间,她就不得不下了马车,随着福成的躬身伺候,步行到不远处的垂柳树下,上了另一辆外表不显山不露水,但明显比她之前乘坐的马车要更加宽大的双驾马车。

  “给太子殿下请安。”苏软软一进车内,就看到之前有过两面之缘的男人正歪在厚厚的白狐皮软垫上看公文。

  听到苏软软进来请安的动静,他并没有从手上的公文里抬头,而是抬手指了指隔着矮几的另一边:“坐。”

  “太子殿下叫臣女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吗?”苏软软虽然不知道眼前这男人的目的是什么,但是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可并不好应付。

  她十分小心谨慎的维持着她胆小卑弱得人设,微微垂着眼眸,跪坐在原地并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

  在不知道对手的目的为何的时候,按兵不动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很怕孤?”等了半天并没有等到苏软软入座,太子终于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跪坐在那里垂着头故作小心的小姑娘。

  倒是只聪明的小狐狸。

  “臣女不敢。”苏软软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几分颤音,将一个面对恶霸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却又不得不故作镇定的小娘子,演绎得惟妙惟肖。

  她越发觉得太子此番是来者不善,不过仔细想了想,似乎她与太子之间并没有什么交集啊,为何这个这一世突然产生的变数,会这样莫名其妙的就冲着她来了呢?!

  “孤那天听你哥哥提起你的时候,可是百般赞誉,说你聪明乖巧。那想必有句话,你也一定是听说过的。”太子倒也没有戳穿眼前这个入戏已深的小姑娘,而是轻笑着开口,依着他自己的想法,开口道:“百因必有果!”

  

扇子酱

太子: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   软软:……我干了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