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快穿回来后我被大佬们宠翻了

第51章 诬告

快穿回来后我被大佬们宠翻了 扇子酱 2026 2020-10-17 00:54:33

  “阿蕊能这样照顾软软,也是因为大嫂的嘱咐。”苏洵鸾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她垂着眼眸,淡淡的开口:“大嫂从那次之后便对我生了隔阂,平宁你是知道的。”

  “那一次……”平宁郡主脸上的兴奋与期待顷刻间烟消云散,她有些讪讪的笑了笑,低声道:“那一次也是意外,我也不想的嘛!”

  那次她不过是假借小刘氏的名义去给在京郊大营练兵的毅哥哥送了趟东西,那小刘氏也不知道是怎么得了消息,竟然一路安排人去了京郊大营找毅哥哥,坏了她的好事不说,还非要毅哥哥彻查到底。

  结果就为了将这件事情平息下去,她折损了两个心腹不说,还因为小刘氏的一封书信,被母妃责备。

  当时帮她忙的苏洵鸾小刘氏自然不能怎么样,不过却也因此而被她所不喜,从此在国公府里是处处找机会寻她的麻烦,不让她好过。

  小刘氏这样心胸狭隘的人,怎么配得上她的毅哥哥?!

  可偏偏小刘氏又太过能装会演,竟哄骗的毅哥哥对她爱若珍宝,言听计从。

  一想到这些,平宁郡主的心里就像是刀割一般!她用力攥紧了帕子,抬头看着身侧垂眸喝茶的苏洵鸾,心底一阵活络,她眨了眨眼,想了想便继续开口哄道:“鸾儿,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好,太过大意没有筹谋得当,让你也不幸被牵连。不过细说起来,你也得感谢我才对!”

  “这话是什么意思?”苏洵鸾挑眉,颇有些不解的看着平宁郡主。

  她自然知道平宁郡主的打算是什么。

  平宁郡主对苏洵毅的执念,还是和上一世一模一样!

  那一世,平宁郡主在苦苦的求而不得之后,干脆在宫宴上铤而走险对苏洵毅下药想要来个生米煮成熟饭,结果被人识破,不仅没有得到苏洵毅的怜悯和怜惜,反而因为这件事情而触怒了圣上,以祸乱宫闱之罪被赐白绫;汝阳王府也因为管教不利而被圣上连下圣旨斥责。

  也因为有了那一世的了解,这一世她几乎是一遇到平宁郡主,就抓住了她的命门,丝毫不费力气的就得到了她的好感和靠近。

  至于她哥哥已经有了妻子这件事情,早就被她给直接无视了。

  一来,也是因为平宁郡主家世不差,背靠汝阳王府,算起来也配得上苏洵毅了;二来也是最重要的,她和小刘氏从前一世开始,就不算合拍。

  说起来她和小刘氏姐妹也算是从小到大的情分,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姐妹从小就喜欢和她过不去!

  刘云蕊是个直性子,惯来不会做掩饰,在长辈们京城里的名声早已经传出去了,倒是不足为惧;让她觉得棘手的,还是小刘氏。

  她就像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从她记事起,无论她如何努力,都一直被她压得死死的,连喘口气都困难。

  后来好不容易等到小刘氏出嫁,却又是嫁入了镇国公府,成为了她的长嫂,更是名正言顺的压在她的头上,让她难以动弹。

  她已经受够了这种受人掣肘的日子。每每看到小刘氏在她的面前春风得意,她的心里就像是有虫蚁在啃食!

  而平宁郡主对苏洵毅的这份欲望与执念,也正好能够让她心愿达成,彻底的拔掉小刘氏这根心头刺!

  她都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真想看看,到时候小刘氏被苏洵毅抛弃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她就不信,到了那时候,小刘氏还能够像现在这样的高高在上,目无下尘!

  “我知道你母亲疼你,视你如命,可是你我都知道,父母再如何疼宠我们,我们终有一天是要外嫁的,而父母也终有一天会先我们而去;那时候,我们能指望的,也就只有家中其他兄弟姐妹的互相扶持,守望相助了!

  可是现在你的嫂嫂已经和你起了龃龉,若是我猜的没错,其实你嫂嫂一直都不喜欢你吧?!

  这一次,也不过是借题发挥而已!

  你看,我可是替你早早的试出了你嫂嫂对你的态度,若是再晚上一些,等你嫂嫂有了身孕诞下嫡子,那她在镇国公府的地位,就越发的稳如泰山了,说不定,连你母亲,都要在她的面前,退一射之地!

  那时候,你要如何自处?

  更远一些来说,等到某一日你出阁了,父母又离你远行再不得归,你嫂嫂自然就成了你们镇国公府的当家主母;那时候你要是在婆家受了委屈回去找兄长寻求庇护,你觉得依着你和你嫂嫂的关系,她会对你伸手相助吗?”

  “兄长素来疼我,若是我将来遇到难处,他是绝对不会置之不理的!”苏洵鸾别过头,声音有些发虚,却还是勉强的支撑着最后的坚持。

  平宁郡主看到她这态度,心里也知道她方才所说的那些话起了作用,心里越发有了底气,自然也就有了继续循循善诱的动力:“毅哥哥是疼你,可到底是个男人,内宅的事儿他再有心,又能管多少?

  再则,毅哥哥对你嫂嫂是什么态度,你嫂嫂又是什么样的本事,你难道还要继续这样自欺欺人下去吗?

  别说再多等几年,就现在,你若是与你嫂嫂起了冲突争执,你觉得毅哥哥会站在谁那边儿?

  何况,现在又回来了一个更为乖巧的软软妹妹,这才几天,就已经哄得你们府里的老夫人晕头转向,再假以时日,有你那嫂嫂相助,你觉得你在你们府里,还能有什么地位?”

  “就算是你说的没错,可我又能如何?我一个当妹妹的,总不能插手大哥哥院儿里的事情吧?”苏洵鸾咬牙,眼圈泛了红,委委屈屈的声音里带上了几分哭腔:“如今不光是祖母,大哥哥还有嫂嫂,也都喜欢软软妹妹的很。

  为此,母亲去大哥哥那里与他说过,甚至连哭都哭了好几场,又能怎么办,大哥哥还是要给软软妹妹另修院子,说她在外头吃苦不少,总不能回了家,还要让她继续受委屈!我,我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