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快穿回来后我被大佬们宠翻了

第50章 挑拨

快穿回来后我被大佬们宠翻了 扇子酱 2024 2020-10-16 00:01:00

  “你说的没错,可是你再怎么生气,再怎么愤怒鸣不满,镇国公府也还是会护我周全啊!”苏软软笑眯眯的看着杜若若,慢吞吞的开口:“也不会弃我这个什么都不会的草包不顾,去转而维护才艺双全的你呀!”

  虽然很残酷,可这就是现实。

  “你这个……”

  杜若若再也克制不住,三两步冲过来就要对着苏软软动手,却被早有准备的刘云蕊先一步上前拽住了她的手腕:“杜若若,你可得考虑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又是什么场合!你再想一想,你是什么身份,一个小小的伯府小娘子,竟然敢冲着镇国公府的人动手,你是打算拉着你们杜氏全族陪葬吗?!”

  刘云蕊的这一番话,像是迎头一盆冰水,让原本还怒气冲脑的杜若若激凌凌的打了个寒颤,原本绝对可以针对一切的勇气,这会儿也像是被戳穿了的皮球,顿时泄了气。

  她怎么就忘了,刘云蕊在整个京城的贵胄圈子里如此得意如此硬气的原因呢!

  安国公府和镇国公府……

  这两家在朝中的影响,根本就不是她家一个小小的伯府能够与其抗衡的!

  甚至,连汝阳王府在遇到这两家时都还要退一射之地。

  她哪里来的本事,哪里来的勇气……

  “杜姑娘是聪明人,又有着别人家小娘子所没有的勇气与魄力。既然如此,也应该知道,各人自扫门前雪的说法。

  不论我是什么出生,也不论我与洵鸾姑娘是什么关系,那总归是镇国公府自己府内的事情,你一腔热情的出来为了洵鸾姑娘鸣不平,可有想过未来你出了事,又有谁来为你鸣不平呢?!

  到底,疼的还是你自己。”

  苏软软看着明显有些颓然泄气的杜若若,突然缓步上前,贴在她的耳畔,用大约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低声耳语了一番,复又后退两步,看着面色惨白的杜若若笑了笑,便不再与她多言,而是转头去看刘云蕊:“阿蕊姐姐,我们走吗?”

  杜若若不会无缘无故的到处找她们的踪迹。

  想必十之八.九是背后有人在挥鞭子抽着她往前冲,当然,也有可能是有某些当诱饵的好处,故而才让杜若若一时间忘乎所以,冲上来不顾一切的折腾。

  “走吧!”苏软软能想明白的事情,自然也瞒不过经常与她们纷争不断的刘云蕊,她早就腻烦了在这里无所事事的呆着浪费时间,现在正好有杜若若的这一通闹腾,她倒也有了可以直接离席的理由。

  这边平宁郡主她们得到苏软软和刘云蕊已经离开赏梅宴而去的消息时,苏软软她们早已经上了马车,出汝阳王府而去了。

  “不过是一个外室女,你们镇国公府竟还看得这般宝贝?”平宁郡主脸上的笑意一凝,回头似笑非笑的去看坐在她侧首的苏洵鸾,带着几分调侃:“啧,不是说,你们府上那位老夫人最重规矩的嘛,怎么这次竟然这么不着调,把一个外室女宠得这么无法无天?”

  “母亲说,祖母年纪大了,不论做什么都得以她开心为最要紧的大事。软软妹妹聪慧明理,性子又和顺柔婉,祖母自然喜欢。”苏洵鸾抬头看着平宁郡主,有些勉强的笑了笑。

  “那你们府里其他人呢?你母亲,还有你哥哥嫂子也这样不管不顾的纵着她?”平宁郡主见到苏洵鸾叹气,好奇之心更甚:“不能够吧,你家大哥哥可是出了名的冷肃持重,怎么也这般失了分寸?”

  “祖母喜欢,母亲又能怎么办?父亲忙于公务,向来也不管内宅的事儿;至于大哥哥,你也知道前些日子他才受了伤,如今正在院子里养伤呢,哪里能管得了这些;都是嫂子她……”

  苏洵鸾面容愁苦,含混不清的给了旁人无数深思考量的空间。

  平宁郡主一听苏洵鸾提到苏洵毅的伤,立马就又来了精神,她也懒得再管那个这会儿已经离了汝阳王府的外室女,颇有几分急切的凑近苏洵鸾:“我也是之前听说毅哥哥受了伤,原本是想过府去探望的,可是你也知道,我的身份就算是关心,也有些不太方便。

  如今正好问问你,他的伤可要紧?!

  听父王说,那天城门口一涌而上了二三十号黑衣刺客,个个身手都好的不行!实在是太可怕了,我当时就担心得不行,直到听说没有大碍,才稍稍松了口气。”

  “大哥哥的伤势虽然严重,但太医说大半都是皮肉外伤,还好没有伤筋动骨。”苏洵鸾温柔的伸手拍了拍平宁郡主的手背,详细的为她讲述了一番苏洵毅的伤势,而后才叹了口气道:“原本那天兄长是该在家中休沐的,可是因为祖母说软软妹妹就是那两天返京,大哥哥一早便过去城门口迎接,谁知道竟然会遇到那些胆大包天的刺客!”

  “什么,竟然是因为她?!”平宁郡主一听苏洵鸾的话,顿时气得声音都拔高了一个音调,她一抬手重重的拍在炕几上,咬牙切齿:“那个小J人,简直就是个丧门星!那样肮脏的出生本来就应该在那穷乡僻壤之地自生自灭才是,竟还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回来京城恶心连累毅哥哥!

  不过,刘云蕊那个死丫头一向自视甚高,怎么这次竟然会对这样一个丧门星如此维护?!”

  话锋一转,平宁郡主想到方才见到刘云蕊和苏软软时的种种,心里还是有些疑惑没有解开。

  不是第一次打交道,这刘云蕊是什么脾气,她自然是再清楚不过。别看她开口闭口的不在乎出生规矩,可实际上却是个再傲娇清高不过的性子!

  以往一般和庶女都很少去搭理的她,这次竟然对一个外室女这样的上心……

  还真是稀奇得很!

  “阿蕊能这样照顾软软,也是因为大嫂的嘱咐。”苏洵鸾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她垂着眼眸,淡淡的开口:“大嫂从那次之后便对我生了隔阂,平宁你是知道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