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快穿回来后我被大佬们宠翻了

第43章 笃定

快穿回来后我被大佬们宠翻了 扇子酱 2073 2020-10-13 00:00:00

    小刘氏如今虽然已经出阁,可也都是从姑娘的时候过来的。这京城的小娘子们是个什么生活状态,她可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

  抱团什么的是常态,一般家族间往来亲密的小娘子们,自然也就来往密切;若是朝堂上政见不和的,那在平日里见了面,也自然都是和乌眼鸡一般,互相相看不顺眼!

  软软如今归家,这是她出去参加的第一场宴会。

  虽然说是占了镇国公府小娘子的身份,可到底过往含混,再加上还有个居心叵测的苏洵鸾在中间挑拨,实在是不能保证这场宴席会太平无事。

  为这件事情操碎了心的小刘氏想了半天唯一想到的办法,也就是临时给苏软软拉上个靠谱的帮手。

  她的幺妹从小也是被父母兄姐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性格是泼辣刁蛮了些,可该有的大是大非还是不会出什么错漏的!

  而且最主要的是,她和苏洵鸾一贯从小到大都不对付,如今让她护着苏软软一些,也正好是投其所好!

  想必就为了恶心苏洵鸾这个从小到大的对手,她也会好好照顾软软的!

  小刘氏三言两语的将她家幺妹与苏洵鸾的纠葛还有那小姑娘的性子对苏软软简单的交代了一遍,而后才浅笑着继续道:“那丫头别的都好,就是个直性子暴脾气,我的意思是,不然明天你们先见一见,若是合不来就罢了,若是合得来,以后就叫她经常过府来和你说说话,也算是多个伴儿!”

  “谢嫂嫂为我安排。”苏软软抬头看着小刘氏颇为感激的一笑,对于小刘氏的幺妹,她是有印象的。

  那个姑娘确实是如小刘氏所说的那般火热明朗,那一世她们倒是也有过几次交集,她在别人嘲笑她的时候,不止一次的站出来帮她说过话,只是后来……

  想到那姑娘最后的结局,苏软软的心里便不自觉的一酸。

  那样好的姑娘,却……

  不过好在,这一世她回来了,一切都还来得及!

  多少也是一起分过一块饼的情谊,那一世一直是她在处处维护着自己,那这一世,至少也该做到相互维护吧!

  见苏软软同意,小刘氏也是个痛快人,扭头就吩咐人出去安排传信儿了。

  苏软软点好茶,递到小刘氏面前,姑嫂两个又继续细细的说了会儿话,小刘氏才心满意足的起身告辞了。

  送走了小刘氏,苏软软静静的在暖炕上坐了一会儿,便站起身走到一旁的黄花梨桌案后坐定,研磨开始抄写经文。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她便养成了这样一个习惯。

  心不静或者是思考问题的时候,都会去抄写经书。时间长了,她倒是练就了一笔好字,还有满脑子里滚瓜烂熟的各种经文。

  “姑娘累了大半天,也该歇歇了。”刘嬷嬷端着一碗燕窝羹从门外走进来,停在她的身边慈爱的笑道:“昨儿将您抄好的经文送去给老夫人,老夫人可是高兴了好久呢!”

  “不过是顺手的事儿,祖母喜欢就好。”苏软软有些不好意思的抬头看了刘嬷嬷一眼,搁下笔接过了刘嬷嬷递给她的汤盅。

  要说这给老夫人抄经的事儿,还真是顺手而为之。她之前习惯性抄经书的时候被刘嬷嬷看到,她便开口提到老夫人年纪大了,经书字太小,她看不清;想着反正都是抄经,抄什么不是一样?所以苏软软便把老夫人平日里念的经文重抄了一卷让刘嬷嬷给老夫人送了过去,然后就被松鹤院里上上下下夸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出门见人了。

  “也就姑娘您有这份儿心。”刘嬷嬷瞧着苏软软小口小口的喝着燕窝,再看看她这两天渐渐养起来的好气色,越发满意的笑起来:“有的人可是外头人人称颂的才女,这么多年说是写的诗文无数,也没见着她为老夫人抄上半个字的经文!”

  越是与苏软软相处,刘嬷嬷对苏洵鸾便越是看不上,也越发为苏软软觉得委屈和不平。

  那样一个虚荣功利的姑娘,为什么夫人就是抱着她不放将她当宝贝疙瘩一般不撒手呢?难不成是被小鬼附了身?!

  “我是之前抄经书抄习惯了,若不是如此,像我这样年纪的小姑娘,哪里有没事每天惦记着抄经文的?”苏软软笑眯眯的看着刘嬷嬷:“您也别再夸我了,再夸我我觉得我都要稳不住飘上天了!”

  “姑娘这么好,奴婢怎么夸都不为过。”刘嬷嬷接过苏软软递过去的汤盅,乐呵呵的转头递给候在一旁的香茗,再回头扶了苏软软一把,伺候着她到一旁净了手,等到将她送到暖炕上坐下,她才又絮絮叨叨的开口道:“既然姑娘决定要去赏梅宴,那就一定得提防着那一位。这样费力费心的也要您去参加,必然是没安好心!

  她这么多年在咱们府里长大,有着这个身份,在京城里可是混了个极为不错的名声!外头与她交好的贵女可是不少。

  那平宁郡主就是其中之一,这次赏梅宴又是平宁郡主的东道,指不定她们在琢磨什么坏主意呢!”

  刘嬷嬷一想到自家姑娘或许会受的委屈,她就一肚子的火!

  那个白眼狼,受了镇国公府这么多年的恩惠,如今不懂感恩也就算了,还要恩将仇报的对她鸠占鹊巢这么多年的正主下毒手!

  “嬷嬷放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不怕她的!”苏软软担心刘嬷嬷情绪太过激动而伤身,忙开口安抚道:“再说,她现在就算是有想对付我的心,却也没有那个胆子和底气。所以最多也不过是煽风点火一番,别的更过分的事情她暂时应该还不会做。”

  “为什么?”见苏软软如此笃定,刘嬷嬷很是有些不解的看着她:“如今有这样好的可以对付姑娘的机会,她如何会放过?”

  “她如今非要将我拖拽进这场赏梅宴里已经惹得祖母不喜,若是再生出其他的幺蛾子,怕是祖母第一个就不会放过她。”苏软软耐心的开口解释道:“再说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也担心在外头惹我惹的太过,我会将她的老底全都给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