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快穿回来后我被大佬们宠翻了

第29章 族谱除名!

快穿回来后我被大佬们宠翻了 扇子酱 2012 2020-09-29 22:49:09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的母亲对于苏洵鸾,都是毫无保留的全心维护,甚至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抛在了脑后,可结果呢……

  在苏洵鸾的心里,母亲也好,镇国公府也罢,都不过是她用来攀附更显赫位置的工具罢了!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他们便是她的亲人,若是有一天,他们没有了利用价值,那便是她随时可以抛弃的累赘,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

  “我,我只是想和软软商量,想看看她对鸾儿,是不是有什么误解……”刘氏声如蚊呐,越来越低,最终所有的底气都消失在苏软软含笑望向她的水眸里。

  她并不是脸皮厚如城墙的人,若不是为了苏洵鸾,她断断是做不到昧着良心过来找苏软软为她的鸾儿做说项的。

  可是能怎么办呢,她养了鸾儿十多年,真的就这样看着她被轰出国公府无依无靠,她真的舍不得也放不下啊!

  国公府又不是那种小门小户,难道多养一个姑娘还养不起吗?!

  “夫人您说了这许多,大概的意思我知道了。就是想要洵鸾姐姐留在国公府,不至于流落在外,无依无靠。”

  苏软软声音软糯,语气温和,丝毫没有因为刘氏提出的这番无理要求而不满。她看着刘氏,稍稍停顿了一下才又继续道:“我才刚刚从外面回来,惹得夫人和大哥哥因为我的事情而起了争执,是我的不是,还请夫人原谅。

  洵鸾姐姐是夫人从小养在膝下的,情分自然非常人可比,您要留下她在身边也是理所当然,没什么不对的。只是夫人您既然如今寻到了我,那我正好也有两件事情不明白,想请夫人解惑。”

  虽然不知道苏软软要问什么,不过看她这会儿的态度还算温和好说话,仿若是绝境中看到希望的旅人,她忙不迭的点头:“你说,只要母亲知道的,绝对不会隐瞒你半分。”

  “夫人如此珍爱洵鸾姐姐,一片慈母之心让我感动又羡慕;既是如此,那夫人可曾想过,洵鸾姐姐的亲人,是否也还在找她呢?

  若是她的生母也是像您一样,是一位疼爱儿女的和善母亲,那她见不到女儿,岂不是会痛苦伤心?

  夫人若是真的担心洵鸾姐姐离开国公府无处可去,那为她寻到真正的父母,不好吗?”

  苏软软微微歪了歪头,一脸不解的看着刘氏,等待着她的回答。

  刘氏愣了愣,显然没有想到苏软软会问到这个问题,她像是被人狠狠的扇了一耳光一般,木愣愣的盯着苏软软,嘴唇翕动,却连半个字也吐不出来。

  而苏软软却像是没有看到刘氏的尴尬与为难一般,继续又开口缓缓的说道:“母亲不回答,是在担心洵鸾姐姐真正的家人对她不好,又或者是出生一般,只是普通的温饱人家,甚至连温饱人家都算不上,洵鸾姐姐过去会受苦,倒不如不去找,就让洵鸾姐姐留在国公府里更好,对吗?”

  苏软软自回国公府之后,可谓是风波不断。

  可是她却一直都是存在感极低,也极沉默寡言的。刘氏本以为这个从外头才接回来的孩子,是个老实怯懦的,被京城还有国公府的威势吓得不轻,还想着等一切尘埃落定,她再来慢慢的描补,哪曾想眼下这姑娘不开口则已,一开口竟然是这样的毫不留情。

  接下来,苏软软也并没有因为房内的气氛转入凝固而害怕的躲到一旁,而是坦坦荡荡的抬头与刘氏的目光相对望,平静而执着。

  她在等,等一个她经历了无数个轮回,却依旧不愿意放弃,想要弄清楚的答案。

  “鸾儿一直养在我身边,我从她牙牙学语一直照顾她到现在,就算是养只猫儿狗儿,也都会有感情,也都会割舍不下,何况还是个叫了我这么多年母亲的人?!

  母亲知道之前是亏欠了你,也知道鸾儿之前十四年所拥有的一切,本该是属于你的。

  可是,可是这已经错了十四年了啊!

  她是不是我亲生的,可是这么多年付诸的感情,不是假的啊!

  我一想到她未来可能要吃苦受难,我心里就刀割一样的难受!”刘氏沉默了好一会儿,却到底还是避开了苏软软的目光才敢开口。

  她哪里会不知道,她说的这些话有多可笑。

  不忍心她的鸾儿受苦,却让自己的亲生女儿在外面受了十四年的苦!

  但是,不正是因为如此,才要留下来鸾儿,不至于让她和软软一样,流落在外受尽欺凌吗?!

  这又有什么错?!

  脑海里的声音一直在叫嚣,搅得刘氏头疼欲裂,却到底还是撑住了没有倒下,她若是在这时候倒下了,又有谁来护着鸾儿呢?!

  “那若是洵鸾姐姐的家人比国公府还要富贵显赫呢,难道夫人您就愿意放她离开了吗?”苏软软点了点头,一脸恍然大悟的看着刘氏:“若是如此,那您打算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将洵鸾姐姐留在国公府呢?!”

  “自然是你的姐姐。我都想好了,对外只说你们是亲姐妹,你从小身子骨弱,养在江南之地,如今身子大好了,才接回来的。”刘氏几乎没有多想,直接就将这个早在脑海里盘算了许久的打算说了出来:“你小姨嫁去了江南,只说你一直住在你小姨家中就是。”

  “这不可能!”苏软软还没开口,倒是一旁一直听着这边动静的苏洵毅忍不住的开口打断了刘氏的盘算,他气得双目赤红,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盯着自己的母亲,咬牙怒道:“就算依着母亲要留下那个冒牌货,也必须将她的真实身份昭告整个京城!

  她是当初有人在北境趁乱恶意换进国公府的假千金,如今真相大白还留着她,不过是因为国公府顾念旧情,不想她流落在外暂时给个栖身之所罢了!

  还有族谱上,她也必须从苏家除名!她只能是个寄居的客人,而不能是我们镇国公府的大小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