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离婚影后今天也在震惊全世界

第四十章 又做好事了

离婚影后今天也在震惊全世界 尹致 2045 2020-10-19 21:36:58

  宋运筹横行霸十八,居一女人。

  气朝呆愣小弟们大吼:“愣着干,还给!”

  小弟们令,一窝蜂似朝薛难扑来。

  虽气势足,一群群架小屁孩,毫无章,没攻击力。

  对薛难这过战场武力来说,跟挠痒痒似,二全撂翻。

  薛难蹲宋运筹面,拍着染绿绿脑袋,仿佛一斗败孔雀。

  “让欺负人,这玩儿一一拔来,鸡毛掸子送给父母,让们抽!”

  宋运筹时过这侮辱,恨当场咬牙自尽,全身为老大颜面。

  一旁小弟见大哥人羞辱,捡水刀朝薛难扑。

  薛难察觉宋运筹神变过头时,小弟刀已经面,而身宋运筹死死钳,动弹。

  来非挨这一刀可。

  薛难倒怕挨刀,战场时,刀剑无,挨刀伤饭。

  可现这副身痛敏,这一刀,估计疼晕过。

  薛难认叹一口气,挨挨吧!

  而一秒,一黑一闪而过。

  人替挡一刀。

  薛难着扑来叶镜澜,难瞪大睛。

  文弱人,居敢手白刃。

  “没吧?”叶镜澜着汩汩血左手,满担忧问。

  幸刚应,一刀捅进心脏。

  薛难械摇摇头。

  叶镜澜松一口气:“。”

  薛难见脸色惨白,一股邪火冲头顶。

  用尽全力一脚踹开宋运筹,捡一旁手,从里面翻一条干净丝巾,帮叶镜澜扎伤口。

  幸伤口,血已经慢慢开止。

  叶镜澜扶来,带全区域:“稍一。”

  非训这臭小子可,们会毒!

  大过,一脚踹倒刚爬来宋运筹,手扒套,将双手绑身。

  钟,碾压战斗力决“敌方首领”。

  着又如炮,绑几伙。

  一动行云水,干净落。

  钟,已经躺一排“粽子”。

  薛难掏手,拨电话:“喂,警察,静宁人聚众斗殴。”

  决这渣滓们,捡,扶着叶镜澜边拦车。

  宋运筹从来风风,雨雨,曾过这侮辱,气破口大骂:“臭女人,开老子!”

  薛难连一神懒给:“自己开!”

  宋运筹噎一瞬,恼羞怒:“妈谁啊,报来!”

  “薛难。”声音大,却如冰雪覆盖,听人心头一颤。

  宋运筹荒贫瘠脑瓜里搜索一圈,没找关息。

  “,薛难,记!”虽败已,气势输,“敢罪宋运筹,妈死!”

  叶镜澜听这话,静如水眸里闪过一丝寒。

  开口,车子已经停面,薛难帮开车门,请车:“慢点。”

  绪,薛难搀扶乖乖坐进车里。

  们心医,诊还老医生。

  见搀扶着叶镜澜进来,脸色顿时一言难尽:“又?”

  薛难:“……”

  一大纪,记这。

  叶镜澜扶诊台:“医生,手伤,您帮处一。”

  医生没趣,拆开丝巾,随口问:“这伤口谁扎?”

  “。”薛难点忐忑,虽军学过扎,现人脆弱,担心自己,会让留遗症。

  医生一边帮叶镜澜伤口,一边对扎术给予肯:“还挺专业,血止错。”

  叶镜澜闻言识一薛难,战斗力一,扎水一。

  这季昭调胆小懦弱薛难,全两人啊!

  薛难丝毫没察觉人审视自己,心全叶镜澜手,聚会神望着伤口,眉宇间带着淡淡担忧。

  伤势薛难预估差,伤口虽,缝针。

  许累缘故,伤口缝一,叶镜澜睡着。

  薛难忍心醒,坐病床边守着。

  叶镜澜长,没睡着。

  长长睫毛睑投两排扇阴,带着一点婴儿柔软脆弱,让人忍心生怜惜。

  像醒着时,睛里永远带着生人勿进疏离,让人无端产生一可远观距离。

  “小师妹?”身突响声断薛难绪。

  头一,穿着白大褂陈泽推门进来。

  “师兄?”胸吗,怎跑急诊来?

  像穿心,陈泽柔声释:“刚遇医生,说这里。”

  朝病床躺着人一,叶镜澜。

  心里莫点堵:“怎?”

  薛难晚生,避轻说:“手伤。”

  陈泽没追问:“担心,这皮伤,过几。”

  薛难又一病床叶镜澜,依旧呼吸绵长,丝毫没转醒迹。

  “师兄,没吧?”刚医生说麻,对病人识没响,“怎还醒?”

  这关心则乱,来危。

  陈泽拍拍肩膀,温柔说:“担心,没。”

  话音未落,薛难见病床叶镜澜眉尖微蹙,似乎睡稳。

  压声音:“师兄,们说吧!”

  两人轻手轻脚病房,顺带门。

  们脚声走远,叶镜澜蓦睁开睛,神澈,没丝毫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