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七十章:她好不要脸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072 2020-09-24 21:00:00

  “督主,那那位太后。。。。。。”渡羽小声提醒道。

  “你何时这么关心别人了?”

  果然,渡羽就知道江寒会这么说。

  他什么时候关心别人了,关心的明明是你好吗?是你。。。

  “那当初督主为何不顺势让二皇子和宁王两败俱伤?”渡羽问道。

  渐离一拍脑门儿,这货真是情商低得可怜,连知知都知道这时候要闭嘴,他偏要往枪口上撞。

  估计这货明天得因为右脚进金暮司被打板子了。

  只听江寒道:“那是从前条件不成熟,如今由我监国,沐骁然撤了兵,正是动手的好时候。”

  “哦。。。”渡羽认同地点头,还真信了江寒的鬼话。

  “那个人你找到了吗?”江寒忽然问道。

  “嗯?啊?”渡羽一时没有反映过来。

  “临安府脱太后衣服的那个。”江寒好心提醒道。

  “额。。。”渡羽有些无力:“没。。。督主,属下实在找不到了,临安府里头就那么些男的,可是盘问来盘问去都不是啊。”

  “办事不力就是办事不力,还找这么多借口,明日去金暮司领一百个板子。”

  “啊?督主。。。。。。”渡羽抬头看着江寒,表情十分委屈。

  渐离在旁边拍了拍渡羽的肩膀:“渡羽兄,你。。。唉。。。”

  。。。。。。

  等事情都商议完了已经近子时了,当江寒从书房出来的时候,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铛铛铛。。。江大人,生日快乐。”沐梓柠蹦到江寒的面前,手上捧着她雕的那块玉佩递给他。

  江寒被吓了一跳,脚往后几个趔趄才站稳,定睛一看,沐梓柠正笑意满满地盯着他看,那目光晶晶亮亮,像落下了满天的星星。

  “你怎么来了?”江寒恢复了一会儿情绪,才冷着脸看着沐梓柠。

  “来给你送生日礼物丫。”沐梓柠道。

  “臣问的是太后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江寒补充道,这是两个问题,好吧。

  “哦,皇宫不是有个狗洞吗?我从狗洞钻出来的,我看你府上人多,我就躲在你房间里面等你啊。”

  呵,他把那个狗洞告诉了她倒是帮了她大忙了。

  “臣明日就叫人把那个洞堵上。”江寒一面往里走,一面面无表情道。

  “诶?江大人,我是特地出来给你送礼物的也,你怎么能这样呢?”沐梓柠跟在他的身后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了给你雕这个小像我花了多少心血?”

  “那皇后娘娘知不知道,随意闯别人房间是很不礼貌的?”江寒回过头冲着沐梓柠道,嗯?等等。。。

  他的视线落在沐梓柠手中那块奇丑玉佩。

  “太后说,这是臣的小像?”

  “是啊。”说起来沐梓柠就得意地笑了起来,将那块玉佩高高举起来:“真的很像是不是?你不知道为了雕这个小像,我多少个晚上没睡呢,江大人,你看一看嘛。”

  她拿着小像在江寒面前晃了晃。

  江寒把她的手连着那个玉佩往下压了下去:“臣不想看。”

  “江大人,你就看一看嘛,这都是我的心血呢。”沐梓柠不死心,又把手举起来。

  “臣说了不想看。”

  “为什么勒?人家真的很用心在雕刻这个小像嘛。”沐梓柠道:“我是真心想感谢你,在这个世界上你是第一个帮我的人,若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沐梓柠这几话说得真心实意,人人都说江寒是妖魔,只有于她,江寒是佛陀。

  江寒看着沐梓柠那认真的神色,忽然心里头一热。

  “所以。。。。。。在太后心中臣真的是长这个样?并不是存心来气臣的?”江寒想了半晌才问道。

  “江大人,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气你呢?我诚心诚意感谢你呢。”

  。。。。。。

  可是为什么他更气了呢?气得心口都痛了。

  他撑着桌子坐下,气都喘不匀了。

  沐梓柠赶紧去扶他,关切地问道:“江大人,你该不会是毒又发作了吧?你说你,怎么就至于这么高兴了?激动得连毒都发作。”

  。。。。。。

  “臣没事,但是太后你把那个玉佩拿远点吧。”

  江寒心里意难平啊,上京多少女人为他痴迷,怎么到了沐梓柠的眼中就是这个样子了?果然,这个女人不仅脑子不好,连眼也是瞎的。

  “哦。”沐梓柠赶紧把玉佩收好,想了想,“那啥,江大人,我记得上次我是不是差你三钱银子?”她问道。

  江寒都快忘了,那次护送沐梓柠回宫,她在路上为了贪嘴缠着他借了几钱银子,难为她还记得,江寒点头:“应该是吧。”

  怎么?三钱银子借了小半年了,现在才想着还?

  却听沐梓柠兴奋地道:“那刚好,这块玉佩我买成三钱银子,江大人,咱们两清了哈。”

  。。。。。。

  真实的沐梓柠往往比他想的更不要脸。

  两清?两清是个什么意思?就这么就想和他撇清干系了吗?

  那利息不用算啊?人情不用还啊?而且这是生日礼物,生日礼物啊喂,她倒是算得精哈,礼物也给了,银子也还了。

  一份儿钱当两份儿使。

  他不同意,他坚决不同意。。。。。。

  沐梓柠见江寒脸色难看,她就知道就这么是打发不了江寒的,于是道:“哎呀,我知道,我还有东西要给你。”

  “什么东西?”江寒冷冷地问道。

  沐梓柠兴奋地冲到江寒的床上去。

  她干嘛要上他床?她难道把自己送给他当礼物?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扣钱也不至于扣到这个地步啊,太不要脸了。

  谁料沐梓柠在床上一阵摸索,摸出了个圆圆的盘子一样大小颜色又黑黢黢的东西,她插个根蜡烛,捧着那东西向他走过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蜡烛的暖黄的光芒照在沐梓柠的脸上,摇摇晃晃,趁得沐梓柠的面柔如水,眸光温柔。

  “江大人,快许愿吧。”沐梓柠笑着对江寒道。

  江寒看着她,沉默,还是沉默。。。。。。

  “这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要放我床上?多不卫生。”

  。。。。。。

  江寒许久才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