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六十九章:报仇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35 2020-09-24 14:00:00

  “娘娘,李太妃邀请您去散步,您去吗?”安宁殿内,白蕊站在沐梓柠身边问道。

  沐梓柠手里拿着刻刀,很专注地盯着手中的东西,一面摆手:“不去,不去。”

  “可是各位太妃们邀请了您很多次了,您每次都不去,这样恐怕。。。”

  “哎哟,你没看我正忙着吗?”沐梓柠抬头不耐烦地看向白蕊。

  “娘娘这是什么东西呀?”白蕊有些奇怪,凑在沐梓柠身边去看,只见她手中拿着一块质地很是粗糙的玉,用力地雕刻着什么东西。

  沐梓柠很仔细地雕刻着,时不时吹吹上头的碎屑:“这不是江大人要过生日吗?我打算送他个生日礼物。”

  沐梓柠还是知恩图报的,毕竟若不是江寒,她只怕早就没命了,怎么可能还可能当上太后?

  “可是。。。”白蕊看着那块玉陷入了沉思。

  “就算要送也要送点好的吧,江大人怎么可能会佩戴这样的东西?”

  就算她一个下人只怕都不会戴这样差的料子,何况江寒呢?

  “哎哟,我皇儿刚刚登基,手上本来都没什么银子,我能帮他省点就省点嘛。”沐梓柠道。

  “再说了,我皇儿赏了那么多的田庄和金银给他,他缺的是我这么好的手艺。”

  白蕊一听这个话就乐了:“难道娘娘手艺很好么?这么多年了,奴婢怎么没有听说过?”

  沐梓柠得意地一笑:“这么给你说吧,你可以说我不会打架,但是你不能说我不会雕刻。”

  。。。。。。

  因为江寒成为了摄政王,这一次生日自然更比从前热闹。

  新修的王府人来人往,渡羽在府前迎来送往,可是众人都不见江寒的影子。

  “摄政王呢?”虽然每年都是这样,但是还是会有人耐不住想要问问渡羽。

  “额。。。督主他身体有些不适,不能亲自接待各位大人,还请大人们见谅。”渡羽脸都要笑僵了解释道。

  今年又是送了礼见不到江寒人的一年,大臣们脸上不免有些失望。

  尤其是渡羽看到人群中,一个穿鹅黄裙子的少女东张西望,无所适从的样子表现得最为失落。

  “额。。。那个。。。府中备了饭菜,请各位大人们待会儿去西苑吃些便饭吧。”渡羽尴尬地补上。

  正在此时,外头江峰走了进来,笑吟吟地与众位大臣打着哈哈,他夫人林氏跟在他的身边,与各位太太们相谈甚欢。

  许多来给他们巴结送礼的,江峰都笑着收下了。

  身边的恭维声不断:“摄政王少年英才,江老爷生了个好儿子啊。”

  “恭喜江老爷、贺喜江老爷。”

  “往后还请江老爷在摄政王面前帮下官们多多美言几句啊。”

  江峰收礼收得手都软了,笑得满脸褶子。

  回头看见了渡羽,一把将他逮住。

  “江寒呢?”江峰问道。

  “那个,督主他今日身体不适。”

  “你蒙谁呢?”渡羽话未说完,就被江峰堵了回去,“年年都身体不适?他当我不知道他在躲我?”

  “你去问问江寒是几个意思?若没有老子,二十四年前能有他?他现在出息就摆谱了?

  摄政王?狗屁摄政王,若没有老子,他是个屁。”

  渡羽听到这个话就不痛快了,站直了身板儿对江峰道:“江老爷来了这么一趟可得了不少好处吧?若是为着收礼来,那便安静些收了回去吧。

  你是真想让督主听到这些话吗?你何时与督主对着干讨着便宜过?何苦闹得大家都不愉快呢?”

  渡羽一说完,江峰果真沉默了。

  渡羽觉得自己牛逼哄哄的,一转头,一瘸一拐走得潇洒飘逸。

  “渡羽统领,你的腿怎么了?”旁边一个与渡羽相识的大臣见了他这个样子,好奇地问道。

  渡羽:“那天因为左脚先进的金暮司大门,被督主打了一百个板子。”

  。。。。。。

  渡羽想起了江寒还给了他一个任务——找到那日在临安府衙脱沐梓柠衣服的男人。

  但是渡羽找来找去,当日临安府所有家丁都有不在场证据啊,临安府衙连条公狗都未曾去过密室。

  若是找不到那个男人,只怕又要挨一顿板子了,渡羽仰头四十五度望天,他觉得他的命好苦啊。

  此时的江寒正跪在祠堂里头,上头黑檀木的牌位上写着——先妣墨云君之神位。

  门窗被关死,所有的喧嚣都被锁在了外头,只有一线线阳光,透过窗落在江寒身后三寸的地上。

  “娘,不知不觉你已经走了九年了。”江寒看着牌位说着话,他的神情自然,好像眼前便是他朝思暮想的亲人。

  “娘,如今儿子已经成了大荆的摄政王,只可惜,除了能给您一个诰命封号之外,这个身份什么都给不了您。”

  黑漆漆的牌位立在贡台之上,没有说话。

  江寒站起身,将手中的三柱香插在牌位前头的香炉里头,那香炉里已经落了厚厚一层烟灰。

  他插好了香,站在那牌位前看了许久,才缓缓开口道。

  “儿子曾答应为您报仇,可是到如今都还没有动手,娘,您会怪儿子吗?”

  江寒看着那个牌位沉默了一会儿,才低头笑了笑,那笑容底下都是悲凉。

  “许久没有来看您了,差点儿就要放弃了,娘,儿子的时日不多了,想来再过不久便能来地府见你了。

  只是在那之前,儿子一定会帮你杀了那个人的。”

  他想起了江峰,眼中的恨意越发明显。

  他忽然觉得自己荒唐,这么多年的计划,因为一个沐梓柠竟然会想要放弃,连仇也不报了吗?

  他十五岁那年曾亲自跪在母亲的坟前发誓,要成为这个世上最尊贵的人,要在江峰最悔最恨的时候,亲手杀了他。

  难道这些都不做了吗?

  若是如此,他哪来的脸面去见自己的母亲?

  不行,他已经没有时间再犹豫了,江寒想起那张明媚的笑脸,那双黑漆漆的眼眸,她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绝不能挡了他的路。

  江寒在祠堂里呆到了晚上才出来。

  立马叫了渡羽、渐离、思南、知知到书房里议事。

  “果真要动手了吗?”书房内,传来了渡羽惊讶的声音。

  若是那日督主迟一点到金銮殿,或许现在的二皇子和皇后早就死了,何需等到现在?

  渡羽还以为江寒放弃了呢,没想到现在又决定动手了。

  最近他是越来越搞不懂督主了,渡羽觉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