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六十八章:她听到了,她没听到。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31 2020-09-23 21:00:08

  “你们都是什么身份?也敢拦我?都是看门的狗,看门的狗。。。”沐桉柠叉着腰,指着那些侍卫的鼻子骂着。

  沐桉柠以前在上京城的名声很好,每次出现必然是大家闺秀的模样,就是被李景良退婚后,她虽成了弃妇,但也很有风骨。

  每日在府中研究琴艺、书画,更是没有再与其他贵家子弟有过什么来往,安安静静、本本分分,反倒叫一桩退婚成为了美谈。

  而如今,她站在皇城外头,跳着脚破口大骂,哪里还有半分大家闺秀的样子?

  侍卫们看着她这个样子也很为难,他们都知道沐桉柠的身份,大将军的女儿不说,她还是当今太后的妹妹。

  虽说传闻这两个人关系不太好,但是姊妹就是姊妹,家务事外人说不得。

  “快去通知太后。”领头的小声道。

  一个小侍卫听到这话便匆匆地往安宁殿去。

  不大一会儿,太后身边的大宫女白蕊就出来了,冲着侍卫们福福身行礼,道:“有劳各位了,太后让沐二小姐去安宁宫呢。”

  “是。”侍卫们听了白蕊的话,退至两侧,让沐桉柠过去。

  “二小姐,奴婢带您去吧。”进了皇城,白蕊带着笑与沐桉柠道。

  谁知沐桉柠理也没理,径直就往皇城里头闯去。

  皇城很大,纵然沐桉柠来过许多次,但也得十分小心谨慎才不至于找错了路。

  安宁宫的门头又高又大,需得让人仰头看看得清楚。

  沐桉柠一进去便见着门外数十太监、宫女规规矩矩站在外头。

  殿内阁宇交错,虽是秋天,但是殿中的也芙蓉花开得姹紫嫣红,与各色名贵草木相映,这样的景色与从前的椒房殿大不相同。

  沐桉柠走进了这里才真正意识到,沐梓柠是真真正正与从前不一样了。

  可是这些,原本是她该有的啊。

  东边暖阁里头有穿着华丽的宫女走了出来,冲着沐梓柠客客气气道:“沐二姑娘,太后正在屋里等着你呢。”

  沐桉柠震了震精神,往暖阁里头去。

  却见沐梓柠穿了一身绯色长裙,慵懒地躺在软榻之上,好几个宫女跪在她的身边,小心翼翼地给她捶着腿。

  她怀里抱着个杯子,插了一根竹子做的管子,正喝得“吸溜”“吸溜”的。

  沐桉柠一看到就气不打一处来,她现在被李景良抛弃,过得如此痛苦,而沐梓柠却像个没事人一样,享受着这样的生活。

  凭什么?凭什么,明明沐梓柠样样都不如自己的,凭什么她现在还能过得这么好?

  沐桉柠在沐梓柠旁边站了好一会儿,才见沐梓柠抬起头来,看着她问:“奶茶,你喝吗?”

  奶她大爷呢。

  “沐梓柠,你什么意思?”沐桉柠指着沐梓柠骂道。

  沐梓柠:“我就是问你喝不喝奶茶啊。”沐梓柠自从上次把沐桉柠打了之后,该撒的气已经撒了,现在的沐桉柠已经勾不起她打人的欲望了。

  沐桉柠听到这个话就更气了,她如此气势汹汹而来,沐梓柠怎么能半点反映都没有呢?她用尽全力就像打在了一坨棉花上,于是跳着脚骂道。

  “沐梓柠你这个贱人,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真以为当上太后就是个人物了,你不过就是先帝看都不看一眼的烂货,上京城的笑话,沐家的耻辱。。。。。。”

  沐桉柠一口气把她所有能想到的脏话都骂了出来。

  好爽,爽。。。这样足够气死沐梓柠了吧?

  可是她得意洋洋看向沐梓柠的时候却只见她吸溜了一口杯里的东西,然后答了一句:“哦。。。”

  “哦”?“哦”?

  她骂了这么久沐梓柠只说一声“哦”?

  这是什么意思?她不生气吗?不愤怒吗?不跳起来跟她对骂吗?

  她这是侮辱谁呢?

  于是沐桉柠方才才消下去的火就拱得更高了,拔高了声音道:

  “你可是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了,呵呵,养了个便宜儿子就以为自己麻雀变凤凰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东西。

  爹爹最疼爱的依旧是我,你能得意到几时?你这个儿子,既不是亲生的,也没有实权,还不是照样怕王家和爹爹?

  烂贱货就是个烂贱货,就是得了两天太后当也高贵不到哪去。”

  她都这样骂了,沐梓柠总该受不了了吧?

  谁知沐梓柠超大声地吸了一口杯子底下的珍珠“嗞嗞。。。”然后抬起头看着她,两个腮帮子一上一下地,“嗯,然后呢?”

  沐桉柠差点儿倒下去,“然后呢,然后呢。。。”

  “沐梓柠你是不是傻了?我在骂你,在骂你,你听不懂我说的人话是不是?你喝的这是什么鬼东西。”沐桉柠气急败坏,走上前去,一扬手便要去掀翻沐梓柠手中的杯子。

  沐桉柠的手还没触到沐梓柠的杯子,便被她“啪”地一声握着了。

  “你确定要和我动手?”沐桉柠错愕中看见沐梓柠虚着眼睛冲着她笑了笑。

  沐桉柠方才气冲大脑,差点儿就忘记了被沐梓柠拳头支配的恐惧,她忘记了,沐梓柠从不顾忌,想打人便要打的。

  所以她刚才骂了这么多话,是不是离挨打不远了?

  她吓了一跳,想要缩回手去,沐梓柠却把她的手死死拉住。

  “我问了你喝不喝的,你自己不喝,现在又嫉妒我手上有,你这样很不好哦。”沐梓柠的声音低低的,却让沐桉柠听出了几分毛骨悚然的意味儿。

  。。。。。。

  当沐桉柠离开东暖阁的时候,忽然听到那里头传出了两个不轻不重却异常清晰的字:“傻*”

  “沐梓柠卧槽你哔。。。”

  沐桉柠方才平息下去的战斗热血又沸腾了起来,转过身打算跟沐梓柠再战三百回合:“你这是骂谁呢,我跟你哔。。。哔。。。”

  “你他娘的,哔。。。哔。。。”

  可是两个宫女却拦在沐桉柠的面前:“太后已经睡了,还请沐二小姐离开。”

  “她睡她妈的锤子,她这个贱人,我操他妈的哔哔哔哔。。。。。。我哔。。。哔。。。狗女人,哔——————”

  这些脏话连两个宫女都听不下去了,实在难以想象沐桉柠这样一个大家闺秀是怎么骂出口的。

  沐桉柠透过两个宫女看见暖阁的帘子已经放下了,隔着厚重的帘子和里头一道内门沐梓柠还能听到她的声音吗?

  那要是听不到她得多亏啊?

  接下来的这一天沐桉柠都在想这件事。

  她听到了。。。

  她没听到。。。

  她听到了。。。

  。。。。。。

  沐桉柠觉得她快被折磨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