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六十七章:让我见沐梓柠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118 2020-09-23 14:00:00

  大荆第四十七年,李辰沿登基称帝,其嫡母沐氏为皇太后,祖母王氏为太皇太后。

  因为李辰沿年幼,封金暮司总督江寒为摄政王,代监国至李辰沿成年。

  因江寒有从龙之功,赐府邸一座、良田千亩、黄金万两。。。

  宁王李景良勾结大臣,揽权纳贿、残害百姓,但新帝念其为自己叔叔,暂不削其爵位、减其俸禄,只收回之前由他暂管的吏部。

  李辰沿这般做还是因为出于对王家的畏惧,但是沐桉柠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当然不能这么认为。

  李景良自从出了这件事后,整日关在府中,再也没提过他们的婚事。

  “怎么会?怎么会?”沐桉柠将屋里的东西摔得稀巴烂。

  姜氏刚刚走到门前,一个茶杯“啪”地一声摔到了她的脚边,把姜氏吓了一跳。

  “你这孩子怎么了?”姜氏问道。

  沐桉柠一转头看着她娘,“娘,你不是说沐梓柠会帮我们吗?你不是说她不得不仰仗沐家生活吗?

  为什么?为什么结局会是这个样子?”

  她满心欢喜地等着带着柳氏留下来的那些东西嫁与李景良,可是一切都落了空,而沐梓柠却风风光光做了太后。

  一个什么都不是都比不过她的女人,白捡了一个儿子做了太后,让她怎么能甘心?

  当初明明是她胜了,沐梓柠嫁给样样平庸的三皇子,为什么结局会是这个样子?

  “谁知道那个贱丫头怎么会有这么多心思?连我和你爹都被蒙在鼓里。”

  姜氏想起沐骁然回来的时候被气得发白的脸色。

  她嫁与沐骁然这么多年,还头一次见着他那个样子,坐在椅子上,全身抖了好久才骂道:“白眼狼、白眼狼。。。”

  姜氏大约听说了关于沐梓柠的事,在他的身边叹气:“老爷这位女儿可真厉害,果真是进宫当了皇后的人,咱们一家都被她算计进去了。”

  沐骁然一拍桌子骂道:“疯子,联合外人来对抗自己爹,生她养她这么多年,就是这么来报答我的?

  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就该把她掐死。”

  柳氏走到沐骁然的身边,温柔地替他捶着腿,宽解道:“老爷可别气了,总归梓柠是对咱们家有恨的,大约是凉了心了,才觉得外人比咱们好些吧。”

  沐骁然一听到这话更是火大。

  “我怎么她了?当初在府中我对她还不够好吗?是短她吃了还是少她喝了?我是她爹,一条命都是我给的。

  现在竟然这么对我,我沐家怎么会出这样一个不识数的人?”

  姜氏替他顺着气,轻轻地道:“是是是,旁的也就罢了,我就是担心咱们两个孩子。

  桉儿也快十九了,这孩子是个死眼儿,之前本是和宁王谈好了婚事却被耽搁了,好容易等了几年,眼看便要成亲了。又。。。

  唉,可怎么办哟?”

  沐骁然看着自己温柔的妻子,想起自己之前对沐梓柠竟然还有愧疚,还对那个死去的女人有过怀念。

  他现在觉得那些想法是真的荒唐,他真正对不起的是陪着他一起走过这么多年的妻子,和那个一直陪在身边的女儿。

  至于那个女人。。。他想起来便是气。

  若不是当初看着柳氏的将门身份,他绝不会娶她,现在好了,那个女人死了不算,还留了个这么不成器的女儿与他作对。

  “唉。”沐骁然扶着姜氏肩安慰道:“你放心,那个死丫头以为做了太后就算完了吗?总归兵还在咱们手上,她称不了意的。”

  “嗯。”姜氏温柔的点头:“妾知道,有老爷在,一定不会让我们母女受委屈的。”

  。。。。。。

  “啪。”又是一个花瓶摔碎的声音,让姜氏回过神来。

  “都怪你,都怪你,我就说了嘛,让人在途中杀了她,你偏不听,若当初听了我的话,哪里会有这些事?”

  “哎哟,我的小祖宗。”姜氏连连道:“谁没听啊?但是当时那个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了给宁王填窟窿,连你娘我这些年攒的那些私房钱都填补进去了,哪里还有闲钱啊?”

  “我不管,我不管。。。”沐桉柠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若不能嫁给景良哥哥我宁愿死。”她说着就趴在桌子上哭了出来。

  “都怨你们,都怨你们,早几年我便能嫁给景良哥哥的,你们临时倒戈,才让景良哥哥这般不待见我。。。”

  沐桉柠越说越伤心,其实六年前,她与沐梓柠相争便已经胜了的。

  沐梓柠嫁与当时的三皇子李景安,她嫁与李景良,是太祖皇帝亲自下的圣旨,但是太祖皇帝赐婚不久便死了。

  之后便是李景良和三皇子的皇位之争,其实眼看着李景良便要登上帝位了,但是关键时候,沐家临阵倒戈,把矛头转向了李景良。

  如此,一直默默无闻的三皇子才做上了皇帝。

  也是如此,李景良便恨上了沐家,婚约也做了废。

  也是最近,先帝一朝病倒,李景良称帝之心不死,加上沐桉柠坚持的等待,李景良为了得到沐家兵权,才把婚约又重新提了上来。

  但是沐桉柠一直不知道,当初明明李景良就快要当上皇帝了,自己的父亲为何会在关键时候反水?

  “娘,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做啊?”沐桉柠哭闹着问姜氏。

  姜氏叹息:“桉儿,你爹也有他不得已的苦衷。”

  “什么苦衷,你告诉我呀,什么苦衷要赔上我一辈子的幸福?”沐桉柠追问道。

  姜氏却如何不肯开口,十分为难道:“你就别问了,你放心,还有你爹在,沐梓柠不会有好日子的,他。。。”

  “我不听,我不听。。。”沐桉柠哭着便跑了出去。

  “桉儿,桉儿。。。”姜氏赶紧追了出去,可是沐桉柠已经跑远了。

  姜氏看着沐桉柠的背影,十分悲痛地摇头:“作孽啊。”

  柳素棉那个女人太过可恨,明明已经死了,却还要连累她的女儿。

  沐桉柠一路旁到了皇城跟下,被侍卫拦在了外头。

  “我要见沐梓柠,我要见沐梓柠。。。”沐桉柠往里头横冲直撞。

  “大胆,太后的名讳也是你能直称的?”侍卫喝道。

  “什么太后?她就是个贱女人,贱女人,你们敢拦着我?我叫我爹打断你们的腿。。。”沐桉柠失了神智一般骂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