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第六十六章:给我滚

哀家真的不想宫斗啊 雨雪半休 2095 2020-09-22 21:12:35

  周围的金暮卫一看到江寒便发现今天督主的脸色格外。。。难看。

  不是传出消息说,事情都已经成了吗?怎么还这么可怕的样子?

  又看见督主身后的渡羽统领垂头丧气,一副大难将至的样子。

  所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督。。。督主。。。”其中一个金暮卫小声地喊了一声。

  “什么事?”江寒往那个金暮卫身上看了一眼,吓得那个金暮卫怀里的猫都差点儿丢了。

  “这。。。这个。。。”那个金暮卫把那只猫双手举起,放在江寒的面前:“这。。。这是皇后娘娘的猫,督。。。督主打算如何处置?”

  江寒看见那只猫脸色就更难看了,吓得那个金暮卫恨不得跪下去。

  其实沐梓柠不是翻墙进的皇城,而是钻的狗洞,他当差这么多年,常年在皇宫走行走,哪些地方失修,他一清二楚。

  沐梓柠说带着只猫钻狗洞不方便,于是又把那只猫交给了他。

  明明说了自己养的,现在把什么事情都推到了他身上,江寒看见那只猫心道。

  那只猫原本温温顺顺,一对上江寒的目光,瞬间就炸了毛了。

  江寒心中一阵烦闷。

  怎么?他就有这么吓人吗?难道他脑门儿上就写了“危险”两个字吗?这猫跟它主人一样一点儿都不逗人喜欢。

  他当时就不应该救她,让她被那只箭杀死,杀死。。。

  气死了,气死了,越想越气,越想越气,他恨不得把渡羽打死。

  渡羽莫名其妙又挨了江寒一记白眼,差点儿当场去世。

  “督。。。督主。。。这猫?”那金暮卫壮着胆子又问道。

  “给我吧。”江寒说着,两只手将那只猫接了过来。

  “呼。。。”那个金暮卫松了一口气。

  那只猫一到江寒的怀里就不安分起来,想要跳出去,江寒将它摁在怀里,一只手抚着它头顶的绒毛,不让它动弹。

  “江大人,江大人。。。”此时周九娘正一脸娇羞地跑了过来。

  周九娘身娇体弱,跑了两步就喘了起来,脸上带着红晕,低着头轻轻喊他,恰似一抹难言的娇柔。

  结果一对上江寒的脸色,登时吓了一跳。

  这脸色,是。。。是谁借了他的银子吗?

  “嗯。”江寒简短地答了一个字。

  但是周九娘听到这一个字就兴奋不已:“江大人可还记得我?前两年除夕,我们在宫中夜宴的时候见过。”

  她继续害羞地道,声音温柔得都快掐出水来。

  “不记得。”江寒的声音像一坨硬邦邦的黑铁。

  周九娘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江大人真的不记得吗?我随着我姐姐一起,当时江大人就和我差着九个位置。”

  江寒:“当时那么多人,你又没什么特色,我怎么可能记得?”

  。。。。。。

  周九娘脸都僵了,她一向自诩貌美,在上京城众多贵女中是很出色的存在,与沐家那位二小姐不相上下。

  但是江寒说他没有特色。。。特色。。。

  她哪里受过这些委屈,当时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但是她不能哭,于是她仰起头,把爱情的苦和罪一起吞下,又硬生生憋出一个笑容。

  “呀,这是江大人的猫吗?好可爱啊,原来江大人也喜欢。。。”

  “不喜欢。”

  “猫。。。”周九娘最后一个字还没落下,就已经听到了江寒的回答。

  江寒说完,抱着猫就已经离开了。

  周九娘何曾受过这些侮辱?站在原地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刚才憋回去的眼泪现在又滚滚地掉了下来。

  周凝秋,你不能掉泪,敌人会笑,她在心里默默道。

  但是。。。她实在忍不住了,“哇。。。”地一声就嚎了出来。

  怎么可以这样?她的爱情才刚刚开始就结束了吗?

  渡羽经过周九娘身边的时候,大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于是上前,从袖中抽出手帕递了过去。

  “谢谢。。。”周九娘接过渡羽手中的手帕,她用手帕捂着脸,伤伤心心地哭了起来。

  “周姑娘,你捂着脸干什么?”渡羽奇怪地问道。

  “我。。。呜呜。。。我妆花了,我怕。。。呜呜。。。万一江。。。呜呜。。。大人回过头来看见我,不漂亮。”

  渡羽转头看着江寒的背影,又回过头安慰周九娘道:“周姑娘你放心把手帕拿下来吧,督主他已经走得很远了,绝对不会回头看的。”

  。。。。。。

  “哇。。。”周九娘哭得更大声了。

  “周姑娘,你这是怎么了嘛?”渡羽不明白,他明明好心安慰,怎么这位姑娘还哭得更厉害了呢?

  周九娘把手帕拿了下来,露出哭花的脸:“我。。。我真的就那么惹人讨厌吗?”

  渡羽:“没有啊。”

  “那为什么江大人一见我就说不喜欢我?”

  渡羽:“哦,周姑娘,你又误会了,督主说的不喜欢是不喜欢那只猫。”

  “可。。。可若是不喜欢为什么他还要抱在怀里?”

  “一般来说呢,督主不喜欢的东西很少,他说不喜欢的东西都比较特别,一般人,像你这种,他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所以他压根儿不会讨厌你,你就放心好了。”

  。。。。。。

  “哇。。。”

  “诶,诶。。。周姑娘你别动手,有话好好说好吗?”

  渡羽觉得自己真的好倒霉,在沐梓柠和江寒中间两头受气也就不说了,好好儿安慰一个失恋的姑娘,还被揍了。

  这都是什么世道?

  “他为什么说我没有特色?我哪点儿没特色了?呜呜。。。”周九娘一边揍着渡羽一边哭,“难道是我不够漂亮吗?”

  渡羽在一顿拳头中回头看向周九娘已经哭花了的脸,红一块、白一块,混着泪水。

  “你画得像鬼一样,别人也看不出来漂亮不漂亮啊?”

  “啊。。。啊。。。周姑娘你干什么?你拔簪子干什么?”渡羽看着周九娘一副要跟他同归于尽的气势,赶紧躲了起来。

  “你这个女人真的好奇怪,别人安慰你,你还不识好歹,难怪督主不会喜欢你。”

  。。。。。。

  周九娘站在原地,一口血吐了出来。

  “周姑娘,你怎么了?怎么了?该不会是有痨病吧?”渡羽担心地问道。

  周九娘站在原处摇摇欲坠,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来:“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